搜狐网站
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安徽高校探索可持续服务农民工子女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10月14日08:03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春晖社暑期送上“见面礼”

  40个崭新的书包放在孩子们眼前,每个书包里都装着3个软皮本,还有他们朝思暮想的各种玩具——一架玩具飞机,一幅熊猫图案的贴纸……

  对于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的40名农村儿童来说,这仅仅是快乐的开端。

  就在两个月前,他们用稚嫩的笔迹在“梦想卡片”上填写了姓名以及各自的“梦想礼物”,交给了前来探访的安徽大学春晖社的志愿者们,随后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实现孩子们的小小心愿,春晖社的志愿者们在期末考试前抽出时间,跑外联,拉赞助,办募捐,终于攒齐了礼物,把40个书包塞得满满当当。

  带着这份“见面礼”,历经5个小时的车程,春晖社暑期实践团队来到了孩子们中间。在12天里,志愿者们按照事先制定的教学计划,开设数学、英语等课程,组织开展“欢乐杯”手工艺品大赛、“快乐童声”歌手大赛等文娱活动。13名志愿者的到来,让这些孩子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纵声歌唱,第一次从电脑屏幕上看到了世博会场馆的样子,第一次道出了内心的孤独以及沟通的渴望。

  今年暑期,安徽各地高校积极组织大中专学生志愿者开展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组建起大学生关爱农民工子女服务团,针对农民工子女的现实需求,重点开展学业辅导、亲情陪伴、自护教育、文体活动、爱心捐赠等实践活动,让他们感受社会的温暖,在关爱中健康成长。

  据了解,团安徽省委直属26所高校组建440余支“三下乡”社会实践“关爱农民工子女”团队,13940名大学生志愿者参加实践,受益农民工子女达24396名,结“一帮一”3490对,高校捐款401205元,捐赠图书、画册12961册。

  为了推动“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的项目化、基地化、规范化、社会化和长期化进程,安徽各地高校逐步建立与农民工子弟学校结对帮扶的长效机制。在此基础上,志愿者返回学校后,继续爱心接力,巩固暑期实践成果,将帮扶活动长久地延续下去。

  更多“春晖社”暑假后继续献爱心

  “只有社会实践阵地化、长期化,才能将关爱深入农民工子女的内心。”合肥工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学院的团委书记郑召丽对此深有体会:“不仅要在暑假里开展支教活动,最好在正常教学时间内也能持续做。”

  郑召丽所在的学院成立了志愿者协会——先锋社。今年暑期,该社团组建了一支15人的团队,到位于合肥市郊的方兴小学进行支教活动。

  “这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农民工子女,虽然身在城市,但眼界很窄,父母关爱不够,不少同学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先锋社社长王为说,“有一个孩子,只要一靠近,他就会捂着脸,问他什么问题,都不回答。”王为发现,改变这些孩子,不是几天就能奏效的事,“需要一点点地突破,甚至是很长时间的耐心交流”。

  先锋社在方兴小学建立了志愿者服务基地,即使在暑假之外的时间里,志愿者每周都会来支教一次。这项活动坚持了4年之久,志愿者与孩子们的联系从未间断,为志愿者实施“跟踪辅导”提供了平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学生社团和志愿者组织成为暑期社会实践的重要载体,它将同学们紧紧地凝聚在一起,激发起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既保证了暑期实践的成效,也确保了志愿者的帮扶“不掉链”。而经过暑期实践的不断砥砺,这些社团组织不断壮大成熟,品牌知名度也随之提升,吸引更多的同学加入志愿者行列。

  安徽师范大学的“五四爱心学校”创办于2004年,是全国首个自发性质的市级爱心家教组织,先后有800名左右的大学生志愿者参加活动。今年暑期组,“五四爱心学校”派出了4支团队,奔赴六安、马鞍山、阜阳等地,帮助当地农村孩子开拓视野、丰富知识。该校的另外一个社团——“平民电脑学校”在暑期发起了“向日葵爱心行动”,组织“向日葵QQ志愿者”深入安庆、阜阳、六安等地的“留守儿童之家”,帮助孩子学习电脑操作,通过网络了解世界,同时引导他们健康上网。

  “暑期社会实践目前暂时告一段落,可志愿者行动没有停止,它延伸着未竟的使命。”安徽大学春晖社第七任社长汪飞告诉记者。

  新学期伊始,安徽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学院的同学们正筹划着募捐军训服装——从岳西县毛尖山中心小学回来后,他们就想着给那里的孩子们送去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在金寨县油坊店乡走访完47户贫困家庭之后,中国科技大学芳草社的同学们整理好了受助对象的详细资料。10月初,他们将在校园里发起一场募捐。届时,资助者与受助对象的结对活动也将全面展开,该校有着14年历史的“一帮一”启明星导航活动将再度扬帆起航……

  爱心回报,全面提升自身素质

  “23个人,1天的伙食费,加起来只有20元。每天的主食是"稀饭+馒头",有时桌子上只有一盘炒土豆丝,弄得队员不分男女抢菜吃,盛菜的碗都裂了!”

  来到泗县草庙镇中心小学支教之前,安徽大学的鲍文婷从未想象过这样的生活。

  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开支,给孩子们购置图书,鲍文婷和她的同伴们只能一点一点地省钱,“没想到,这样的日子,也就坚持了下来,结果,团队经费还剩余了800元!”

  支教,远没有想象得浪漫。一天的课程下来,很多志愿者的嗓子都喊哑了,不过,他们还得把一个个低年级的孩子送到家里,有时要走上十几里路;晚上回到宿舍,备完课后已是12点。23个人住在两间“密不透风”的宿舍里,没有自来水,没有电风扇,只能忍着蚊虫的叮咬,熬到天亮。

  “这就是最真实的生活,人总得适应环境。”让鲍文婷和她的团队非常自豪的是,“没有人后悔来到这里,没有一个人愿意退出,我们的团队协作能力得到了锻炼。”

  “不过,回头看看农村孩子,他们比我们更坚强,更自立,更乐观。”第一次遇见七八岁的孩子麻利地挥着镰刀割掉操场上的野草时,汪飞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身上的很多品质,正是我们所缺失的,我们倒是要向他们学习。”中国科技大学的邢鸿飞老师也有同感:“当你面色凝重地安慰他们时,他们却面带微笑,这种乐观令人敬佩。”

  “尽管我是农村出来的,可是对农村有些淡忘了。”走访了几户贫困家庭后,中国科技大学的一位研究生志愿者坦露心声:“有必要反思一下自己的过去,想一想农村的将来。”

  “不敢说我们的到来能够带来多大的改变,但至少我们看到了农村孩子最真实的生存状态,感受到强烈的社会责任和精神动力。”安徽大学的一位同学在总结中写道,参与服务农民工子女社会实践的最大意义在于,“激发大学生的志愿者精神,引领我们到基层去”。
(责任编辑:Newshoo)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