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警方想把我搞成第二个赵作海

来源:东方早报
2010年12月03日04:23
  对话王鹏:警方想把我搞成第二个赵作海

  早报记者 陈良飞 发自宁夏吴忠

  昨天一早,刚刚恢复人身自由的王鹏接受了早报记者采访。王鹏说,在吴忠市看守所的10天里,和外面联系不上,有冤无处申,不知道别人陷害他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一想到这,泪水刷刷地流,哭了好几次,最后眼泪都哭干了,特别无助的感觉。他形容,在看守所里面的感觉“就相当于动物园里面的狮子和老虎”。

  获释后的他略显兴奋,指着旁边的警官说,“给他听见也没事,他们已经向我认罪了,你们不要有任何顾虑。我完全自由了,现在我是爷。”

  回忆抓捕细节

  警方跨省抓捕时说:你不承认的话,我就把你爸爸妈妈都抓起来,让你家破人亡。

  东方早报:你觉得你的举报行为够得上公诉么?

  王鹏:我的事情根本够不上刑事案件,他们把我当成刑事案件了。诽谤充其量只是一个自诉案件,他们当成了公诉案件,吴忠警方基本上沦为了丁兰玉(马晶晶母亲)的工具、打手和帮凶。丁兰玉作为一个高官,竟然能够把公安机关当成自己的一个私人武装使用,这是我这个个案的价值所在。一个政协主席为什么能够把一个无辜的人刑拘?她能耐在什么地方?权力来自于人民,公安机关行使的国家公权力,为什么沦为了一个高官的私人武装、私人打手?他们为什么没有自己对法律的理解,他们做出的判断为什么不是依据法律,不是依据证据的指向,而仅仅是依据丁兰玉的指示?

  东方早报:刑拘你的时候,利通警方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王鹏:在抓我回吴忠的车上,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分局刑警队副队长石志刚跟我说了一句话,说“你这事其实也没啥事,你把高官给得罪了,给惹怒了。你是一个牺牲品”。我问,啥叫牺牲品啊?他说,这个你不要问那么详细,总之你就是牺牲品。他第一次来兰州的时候跟我说,丁兰玉是他们那边的大干部,和她家有矛盾有意见,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

  东方早报: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刑拘你呢?

  王鹏:他说丁兰玉催得太紧,“你把丁惹了,你真的把丁惹了,判你一天也要判一天。”这是丁兰玉对他们公安机关的交代。丁打招呼了,不过是亲自打的,还是通过他们的领导打的,我不知道。

  他还恐吓我:你必须要承认,你不承认的话,就把你爸爸妈妈都抓起来,让你家破人亡。吓我,吓我我也没承认,因为我懂法律。后来他就真的做出这件事情,把我爸软禁起来,我爸跑掉了,后来又去灌云抓我妈。抓我爸的时候还说“丁兰玉叫我们抓你的,你去找丁兰玉去”。

  披露“行刑逼供”

  刑警队副队长石志刚说,知道赵作海么?给你套一个诽谤的罪名又能怎样?

  东方早报:吴忠警方有没有在讯问的时候打过你?

  王鹏:石志刚一共打过我两次,11月23日第一次讯问,他把我腿踢青了,把我头也打了,耳光也扇了。24日下午,第二次讯问我,也是扇我的耳光,打我的头。第二次讯问的时候,石志刚还要把我搞成第二个赵作海,说:你知道赵作海么?赵作海没罪,都能在他头上套一个死刑,杀人的罪名,给你套一个诽谤的罪名又能怎样?他还恐吓我一定要按他的要求,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不然把我全家都抓起来,而且他真的是这么做的。

  东方早报:你觉得石志刚对你的行为够得上刑讯逼供么?

  王鹏:刑讯逼供罪能不能构成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一个人民警察明目张胆地说出把一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人办成赵作海的案子,他不配做一个人民警察。他可能是为自己的利益或者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东方早报:当时有没有想过和单位领导联系一下,寻求帮助?

  王鹏:在讯问我的时候,我对石志刚要求,说我被刑拘了,我给我们单位领导打个电话。他说打啥电话呢,说你工作都没了嘛,打啥电话。党员也没了。我的司法程序还没开始,他们就断定我的工作没了。这是一种有罪推定,就是一种先入为主,直接把我看成犯人了。石志刚说过,“你不就是一个犯罪嫌疑人么?打你又怎样?犯罪嫌疑人哪有人权啊?”这是第二次讯问我的时候说的话。

  东方早报:在讯问的时候,你对他们说过些什么?

  王鹏:我一直给他们讲法律,而且他们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也很明确,只要我跟他们提到自诉案件、管辖权问题啊,他们就非常心虚,避而不谈这个问题,非常粗暴地打断,“我们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石志刚直接说,“不要跟我耍小聪明,小心我整你。”

  讲述被拘10天

  初进看守所,害怕像高俅害林冲那样,把我害在里面,但进去之后发现情形要好得多。

  东方早报:在看守所的10天怎么样?

  王鹏:看守所里面没有被打,还挺人性化的,吃的住的肯定就一般,很多人挤一个通铺,每天都吃面条,烦死了。吃完面就做打火机,手都做成这样了。跟劳改一样。早上6点半起来,打扫卫生,还要训操,齐步走的时候还要说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一直做打火机,除了睡觉、训操就是干这个事情,一天十几个小时。

  东方早报:晚上睡得着觉么?

  王鹏:我睡不着。一个是想我被冤枉了。我被一个高官动用公权力把我投到监狱。我想公安局她都能调动,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既然她能够调动公安局,她就能调动检察院,也能调动法院把我判几年刑。还有一个就是我很担心我的家人。我妈受不了,我被拘留这10天,她滴水未进。

  东方早报:你在看守所的时候主要折磨在哪一块?

  王鹏:我在里面主要是精神上面受到的折磨比较大。当时我的心情非常苦闷,我就想:我这个冤啊,外面的人知不知道?我向驻检(驻看守所检察官)反映了这个问题。他告诉我,这事他管不了,他说你不要老谈程序的问题,你要考虑自己有没有犯罪,程序错了,我们也管不了。他说:“我现在只能保护你在这里面的人身安全。”

  东方早报:那时候你对自己的未来有没有恐惧?

  王鹏:在法律层面上,我从来没有恐惧。我从来不相信丁兰玉他们能给我定罪,因为我懂法律,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即使他们提审我的时候,我也表现得十分放松,我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在心理上)我也有恐惧,主要是在看守所。我对看守所不了解,初次进看守所,那种体会难以言表,害怕像高俅害林冲那样,把我害在里面,但进去之后发现情形要好得多。

  东方早报:你知道外面的情况么?

  王鹏: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现在回想一下,当时在里面没有想那么多,就是一种单纯的恐惧,特别特别恐惧,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我也不知道我父亲去北京了,我当时最担心,把我爸妈也抓起来,让我们一家在看守所里面见面。所以每次看守所门响的时候,我都看一下,是不是我爸进来了。

  东方早报:如果你的事情没有被舆论关注到呢?

  王鹏:我觉得这绝对是一种偶然,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舆论能够关注到。因为高官有势力嘛,即便有个别媒体报道,肯定被压制了。

  “第二次讯问的时候,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分局刑警队副队长石志刚还要把我搞成第二个赵作海,说你知道赵作海么?赵作海没罪,都能在他头上套一个死刑,杀人的罪名,给你套一个诽谤的罪名又能怎样?他还恐吓我一定要按他的要求,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不然把我全家都抓起来。”
(责任编辑:Newshoo)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