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彪马状告合肥17商家 假冒侵权商品致其销量下滑

来源:云南卫视
2011年05月23日07:37
  彪马状告合肥17商家 假冒侵权商品致其销量下滑

  英文“PUMA”和一头跃起的美洲狮,这两个商标形象,相信体育迷和运动达人们都不会陌生。近日,这个国际著名体育用品品牌“PUMA”商标的所有人德国鲁道夫·达斯勒体育用品波马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以未经授权销售假、仿冒“PUMA”商品构成商标侵权为由,将合肥的个体户和超市共17家告上法院,分别索赔每家5万元和10万元。

  “彪马”起诉山寨货

  扰乱彪马公司商业运作

  “PUMA”、“美洲豹”、“PUMA及美洲豹”和“跑道”等注册商标为彪马公司独创,并依法申请注册商标核定在运动衣、运动鞋、背包等产品中使用。该品牌在世界范围内大量、长期使用,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良好的市场声誉。

  彪马公司在其中的一份诉状中称,为拓展中国市场,其早在1978年就在中国注册了上述图形商标,核定在运动衣、运动鞋、背包等产品上使用,并深受广大消费者的信赖。

  可是一些违法制造商、销售商借此成功品牌大肆生产和销售相关假、仿冒侵权产品,以谋取非法利润。这些产品的存在,一方面扰乱了彪马公司对合法品牌的正常商业运作,另一方面,假、仿冒侵权产品的低劣质量和不完善的售后服务,一定程度上失去了部分消费者对彪马公司注册商标产品的信赖,给原告的声誉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同时,也使原告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2010年5月份,彪马公司委托代理人在安徽日之惠连锁超市有限责任公司四方店(以下简称“日之惠四方店”)内,购买了一个价值36元的背包,包上非法使用了彪马公司“PUMA及美洲豹”,彪马公司的代理人对该涉嫌侵其商标权的商品购买做了公证。

  为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彪马公司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判令日之惠四方店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同时,还要在报纸上登文赔礼道歉。

  据了解,彪马公司同时还向高新法院起诉的超市及个体户包括好日子超市、你我他超市、安徽太平洋超市有限公司、肥西新世纪莲花超市有限公司等。彪马公司向个体户的索赔是每家5万元,而向超市的索赔则是每家10万元。目前,已经有一家超市与彪马公司达成了调解协议。

  律师陈述

  彪马公司的产品在刚进入中国的前几年,经营总体上是不错的,可是近两年由于“彪马”遭到了山寨产品的冲击,销量下滑,为此,彪马公司就授权全国各地的律师,帮助打假,而合肥也榜上有名。

  为何打假?真彪马遇上山寨货销量下滑

  据了解,虞晓和他的主任虞仕俊律师,被彪马公司授权在江苏以及安徽市场打假。而在江苏,他们已经把整个市嘲清理”了一遍,之后公司发现合肥市场上也有很多山寨彪马,于是就又要求他们来到合肥市场打假。

  “最初彪马进入中国市场的几年,经营上还是不错的,可是最近两年,在彪马公司做的一项销量调查中发现,彪马产品的销量一直在下降,公司就分析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然后就派人到市场上做调查,发现是一些侵犯彪马商标的"山寨版"彪马在作怪,于是就授权给全国各个地方的一些律师,让他们帮助在市场上打假。”虞晓说。

  “在江苏起诉后的效果非常明显。”虞晓说,“就拿我居住的无锡来说,我们律师事务所就在闹市区,但是在这块区域几乎已经没有涉嫌侵权的商家了。”

  据虞晓介绍,在合肥的打假是从2009年开始的,他们先在合肥一些大超市和商场进行调查,发现涉嫌侵权的彪马运动衣、运动鞋、背包等产品后,就带着公证处的工作人员一起去购买,然后进行现场公证。

  “一旦固定证据,我们就开始到中院去起诉,2009年我们一共参与了14个案子,最后由于判决结果和彪马公司想象的有些差距,我们就上诉至省高院。目前,这些案子中的11个已经调解了,还有3个家乐福的案子没有调解掉。”虞晓说,“至于在合肥市高新区法院起诉的这些超市和商场,目前还是只调解了一起,我们等待公正的判决。”

  假货货源?80%来自福建、浙江,可依价格判真假

  市场上那么多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的山寨彪马产品,虞晓他们是怎么辨认的呢?“也没什么特殊的诀窍,就是从产品的价格上进行判断,因为涉嫌侵权的彪马价格比真彪马便宜。”虞晓介绍说,“真的彪马一双鞋子大概就在300元以上,可是山寨的彪马鞋子价格只在1至2百元,甚至更低的还有几十元钱一双的,这明显就是假彪马。”

  记者:这些商家就不会把涉嫌侵权的鞋子价格提到与真鞋子一样的价格?

  虞晓:商家的目的就是靠假冒知名商标、成本低、质量差来获利,所以他们一般不会卖很高的价格。

  记者:在江苏和合肥是“扫荡式”的打假吗?

  虞晓:准确地说应该是“抽样式”维权,我们选的都是一些大的超市和商场,比如家乐福等。

  记者:这批案子结束后,你们还会继续在合肥有所行动吗?

  虞晓:现在我们还听说在市场有涉嫌侵权彪马公司的产品,只要有,我们就会根据彪马公司的要求,对市场进行调查,继续打假。

  记者:你们清楚这些山寨彪马产品是从何而来吗?是怎样到市场上的?

  虞晓:这些彪马产品有百分之七八十都产自福建、浙江,但我们也不知道是怎样“混”到市场上的。

  维权难点?起诉所需各种费用加在一起成本太高

  “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太低,而我们的维权成本又高,相反销售假冒商标的销售商侵权成本却很低,这样就造成了侵权的泛滥、维权的困难。”虞仕俊说。

  为了让记者更清楚维权的成本,虞仕俊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我们起诉一家跨国的知名商业零售企业,结果判决对方构成侵权,却只要赔偿1万元(其实不少都是这样判的),那么除去法院给我们核定的每个案件律师费6000元,案件公证费600元,购买涉嫌侵权的产品几十到一两百元不等;再除去从市场调研到法院开庭,每个案子至少要来合肥5至6趟,车旅费、住宿费等加起来1000元,算下来,最终商家付出的侵权成本只有2000元左右,你说这样低的侵权成本,谁不愿意侵权呢。”

  “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要问题就是一些执法、司法部门人员对打击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行为的意义认识不足,以及侵权赔偿数额过低使侵权成本变的低廉,这样侵权人无所顾忌,侵权行为永无休止,官司永远也打不完。”虞仕俊说。

  “可对于我们要求的赔偿,商家也感到冤。”虞晓对记者说,“商场或者超市一般都是把自己的柜台租赁给个体户,在赔偿上有时和这些个体户沟通时,他们也叫屈,称自己几十块钱卖出的鞋子,却要被索赔几万元,难以接受,但个体户没有意识到,侵犯商标持有者的权利,造成的损失要比他们的损失大很多。”

  资料背景

  国际品牌屡屡在肥维权

  其实,除了我省外,彪马公司还在全国各地发起了维权风暴。2008年初,彪马起诉广东20多家个体商户侵犯知识产权;同年底,起诉海南多家零售公司及个人;2009年,彪马在深圳发起维权之诉;2010年在浙江宁波、嘉兴提起多起诉讼;2011年在南宁提起了20多起侵权诉讼。

  而早在2010年12月25日及今年的3月2日,本报就以《打勾的不一定就是耐克》和《卖假“耐克”“阿迪”就别喊冤》为题报道了耐克和阿迪公司联合工商部门,在白马服装城查获了大量涉嫌假、仿冒的阿迪和耐克衣服和鞋子。

  为何近年来这些国际知名品牌屡屡在肥掀起“维权风暴”呢?据业内人士分析,知名品牌维权实际上也给服装商家敲响了警钟。作为经营者,应比一般消费者有更高的警惕心和责任心,在做生意时,一定要注意审查货物商标注册证,签订商标侵权责任条款,避免自己的商标法律风险。 本组稿件 由 端媛 本报记者 张玉学 采写来源江淮晨报)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