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凤山入城 南关遇炸弹伏击(组图)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1年08月01日04:14
凤山入城 南关遇炸弹伏击
100年前,凤山从天字码头抵达接官亭,登上绿呢大轿入城。
仓前直街就是昔日革命党人英勇行刺之处。

  仓前直街就是昔日革命党人英勇行刺之处。

  广州有段古

  革命党人机警行刺清廷将军 广州人将“凤山入城”变成炸蛋特色菜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广州作为辛亥革命的策源地,流传了众多艰险跌宕引人入胜的革命故事,其中颇为传奇的是清廷将军凤山在南关遇刺的故事。

  这次行刺由黄兴亲自指挥布控,暗杀团员秘密制造了一批炸弹,甚至还在弹体上淬上剧毒,加强其威力。效率之高空前绝后,广州人将“凤山入城”变成了炸蛋这道特色菜的代名词,流传羊城。

  文/图 记者廖靖文

  跋扈将军抵天字码头接管广州

  1911年的广州,“三·二九”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同盟会遭到清廷血腥镇压,大批成员被捕。革命党人继续以暗杀作为武器。武昌起义后,广州更处处风声鹤唳,清廷官员个个胆战心惊。

  继广州将军孚琦毙命,水师提督李准被炸伤,人单力孤的两广总督张鸣岐连连催促清廷赶紧委派一位广州将军来协助自己。清廷素知广东是革命党之大本营,几个月前,广州将军孚琦被温生才以手枪击毙于广州,便挑选素以铁腕跋扈著称的凤山坐镇。清廷对他一向十分器重,曾令其出访欧洲,考察德、奥新式陆军,凤山被清廷认为颇有军事才干。

  老辣的凤山也深知自己此次前往革命党人活动的中心广州,着实是一个苦差,无奈朝廷命令已下,只得南下。老谋深算的他只带一妾一婢一妪二仆随侍身边,秘密南下香港,再转乘军舰前往广州。据考证,行动之保密,甚至连张鸣岐也未通知,只是在将抵广州前悄悄通知了一位关系亲近的清军协统带人来接。

  10月25日,天字码头北侧的接官亭显得有点冷清,只有那位协统带着八名旗兵迎接凤山一行。凤山不由感到凄凉,却又为自己秘密且平安抵达广州而得意,在这里他登上了一顶绿呢大轿入城。

  青年革命党布局炸弹前方迎候

  当凤山放松警惕的时候,无畏的革命党人其时已经在北面不远处准备好炸弹迎候他。凤山启程赴广州的秘密消息此前已被革命党人打听到了。行动由黄兴亲自指挥布控。黄兴的姨甥当时只有17岁的青年李沛基、李应生兄弟担负刺客重任,其他青年协助组成暗杀团。

  暗杀团首先在南关仓前街(今北京南路东侧)顶手租下了一间旧铺屋,改名“成记”洋货店,挂起招牌佯装做生意,实际是活动据点。刺杀行动方案非常严密:以南关仓前街“成记”为第一关,双门底(今北京路)为第二关,惠爱中路(中山五路)为第三关,沿现在的北京路自南至北布置了一套三重刺杀狙击线。

  另外,万一凤山临时改变路线,暗杀团也准备了两组应急人马:一组人被安排在归德门(今解放南路与大德路交界处)附近的医馆进行守候,一旦凤山改行归德门一线,便可相机伏击;此外还有另一组机动人马。

  暗杀团员采购了大批原料,秘密制造了一批炸弹。他们甚至还在弹体上淬上剧毒,加强其威力。在广州河南所开办的机器铸造店里,革命党人铸出了三枚生铁弹壳,再由李应生和李沛基两人在店铺后面装填炸药和安置引信。李应生在装填炸药时因防范不够,被气体熏晕,配置炸弹的任务最终由李沛基一人完成。

  机警刺杀 全身而退

  凤山上岸的消息马上被革命党人通报,李沛基早已按计划潜伏在“成记”楼上,装置好三颗大炸弹,其他人员迅速撤离店铺。爆炸装置的设计堪称巧妙,在店铺楼面临街的檐口设一木板,用绳索牵住,把炸弹固定在板上,当凤山的绿呢大轿快来到洋货店门口,瞅准时机拉动绳索,木板一松,三颗炸弹便滑下,正好落在队伍中间,“轰隆隆”三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把凤山炸得血肉横飞。

  李沛基从洋货店的瓦砾中爬出后机警从容地逃走,全身而退。等张鸣岐派来的官员赶到现场时,只见多具尸体焦黑难辨。还是凤山的小妾根据凤山佩带的鼻烟壶才认出了凤山的尸体。

  凤山遇炸身亡的消息第二天就在广州各大报纸上刊出,广州百姓拍手称快,清吏则丧魂落魄,人人自危。后来因“炸弹”与“炸蛋”同音,广州不少餐馆曾把这道菜叫做“凤山入城”,一直流传。

  走访

  重走凤山入城路昔日踪迹犹可循

  100年后,记者重走了凤山从天字码头上岸到接官亭,而后到达仓前街的这段路途,其前后相隔不过300米。那时候天字码头附近就是水师公所,街尾是警察区署,是满清要员出入必经之地,在此一带设伏暗杀,可谓上乘之策。

  经历百年沧桑,难得的是天字码头基本保留了昔日的面貌,那时候沿江中路还没有完全修好,码头的位置比现在要再往北一点。而昔日迎候朝廷大员的接官亭,也从早些年不起眼的小巷子,新建了一个朱红色的仿古牌坊,十分抢眼。可以想象,从码头到接官亭这100来米的距离,凤山是充满忐忑,这本是最危险的一段距离,他平安经过,却没料到革命党人的心思缜密。

  记者在南关反复寻找都没找到“仓前街”的地名,只在北京路以东的珠光路上找到了“仓前直街”,老街坊告诉我,广州的仓前街只有一条,在六榕路附近,南关只有仓前直街,想来也许是当年笔误。

  仓前直街已经找不到古老的铺屋,但依然可以想象当日“成记”的情形。这里偏离了双门底一线近百米,凤山还是老谋深算,故意避开大路,走稍为偏僻的仓前街,依然没能逃过伏击。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