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20年不到 近7成老字号迁离南京路(组图)

来源:上海《青年报》
2011年08月16日10:09
这是一个令人有些五味杂陈的数据:十几年间近七成的老字号迁离南京路。

  这是一个令人有些五味杂陈的数据:十几年间近七成的老字号迁离南京路。

  听听那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号吧:盛锡福鞋帽店、新新美容城、东海咖啡……昨日繁华都已成了明日黄花。

  十里南京路,上海的一个标志;林立的老字号,标志着一个上海。正因如此,老字号的迁离,除了经营者的无奈与苦涩,还有市民的惋惜与不解。有人说,缺少了老字号的南京路还是上海的南京路吗?

  近期,龙凤旗袍、雷允上又迁出南京路,再次引爆了上海人的老字号情结。十里南京路,真的容不下老字号吗?老字号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它们的出路又在何方?今天起,本报推出老字号调查系列报道,与广大读者共同探讨老字号的那些事。

20年不到 近7成老字号迁离南京路

  本报记者 范彦萍

  福建路上的盛锡福帽店店面狭小,现在已鲜有人光顾。

  本版摄影 记者 吴恺

20年不到 近7成老字号迁离南京路

  盛锡福迁离风水宝地后一蹶不振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记者前往南京路步行街,寻访一个久违的老字号盛锡福。从地铁口出来,沿着南京路一路走去,却迟迟没有看到那个声名在外的名号。

  转角来到福建中路,在密密麻麻林立的小门店中仔细找寻,一个不起眼的狭窄玻璃门上,写着同样不起眼的深蓝色的“盛锡福”三字。“就是它吗?”推开玻璃门,那是一个仅15平方米的小门面,“不,是26平米,上面还有一个11平方米的阁楼做仓库。”上海盛锡福帽店的第二代“掌门”陈瑢酸涩地指了指头顶上方。

  “整个下午,到你过来,没有一个顾客,一上午只卖出了两顶帽子。”店员刘阿姨抱怨道,“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才隔了一条马路,生意就差那么多呢?”把玩着许文强那个时代最流行的铜盆帽,刘阿姨不解。

  虽然生意相较南京路上的店家冷清,但陈瑢已是很满足,因为毕竟要比海宁路上那家总店好多了。眼前的陈瑢头发有些花白,抬头纹清晰可见。谁也不知道,早在30多年前,他就与盛锡福捆绑在了一起。

  盛锡福是1911年在天津发源的,1939年在上海南京路开出了分店,而陈瑢的老父亲正是1939年进入盛锡福的第一批学徒,在这家老字号一干就是40年,直到1979年退休。同年,陈瑢子承父业,也进入这家店,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对于这家埋头苦干过两代人的老店,他有着太多的感情。

  “盛锡福被誉为中国"帽业之冠"、"帽子大王",1988年、1989年,最高峰时,一天营业额可以达到十几万。你能想象吗?当时大家为了抢盛锡福帽子,排队排到弄堂口。”忆及这番昔日繁华,陈瑢脸上挤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1979年入店,从缝纫机车工到裁剪工,从采购到车间主任再到销售经理,他一步步走来。1998年,当脚手架、竹排筏搭上了盛锡福一至四楼的外墙时,陈瑢知道,盛锡福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了。随着市政动迁,盛锡福要迁出南京路。领到动迁补贴款后,盛锡福开始为新店物色新址,但要找到人流密集、房价又低的“第二条南京路”谈何容易,寻觅新址的过程堪称一波三折。迫于成本、人工费,盛锡福最后买下了两家门店,一家位于海宁路242号,另一家则在瑞金二路415号。

  老板清晨5点上广播通报搬家信息

  如果说南京东路747号是盛锡福的老家的话,那么离开家的它从1998年开始就过上了颠沛流离的日子。

  “原址?再也没有去过那个伤心地。一开始是六六商城,听说后来又经过了两三次业态调整。”为了陪伴找不到原址的记者,陈瑢不情愿地“重回故地”。“看到第一食品商店了吗?斜对面就是了。”“看看,就是华美大药房正对面。现在是百联世茂国际广场,我们当时的店就在"百联"两个字下面。我小时候经常到爸爸店里来玩,从一楼蹬蹬蹬跑到四楼。”叹了口气,陈瑢吐露了一个小秘密,“1939年,老板曾在南京路沿街站了三天三夜,测算哪个口的人流量多,结果发现朝北门面的人密集,没想到后来在拆迁时,朝北的部分门面首当其冲。”

  另觅新居后,盛锡福位于海宁路的店面从原先南京路上一至四层800多平米“缩水”到30多平方米。2003年,历史再次上演,瑞金路上的另一家店面也因市政动迁被拆除。后来,盛锡福帽店又搬迁到豫园商城待过3年,却最终因为豫园需引进更多小吃店的规划而撤出。2009年来,由于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才使得盛锡福帽店在福建中路中华名品街占有了一席之地。虽然拐个弯就是南京路,但客流量却是天差地别。

  2003年,盛锡福转制后,陈瑢想出了各种办法招徕客户,在114登记电话、在报纸上打广告,让熟客介绍客人……他还记得,自己调好了闹钟,清晨5点半爬起来接受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服务指南节目的连线,大声告诉大家“盛锡福搬家了”。“这么多年来,大家对盛锡福还有感情。有人不知道我们搬去哪里了,在南京路上一路问过来,还有的老人由朋友陪着专门摸到我们的新店来。”

  同病相怜

  搬个家 营业额骤减八成

  事实上,像盛锡福这样,离开了土生土长的南京路后生意一落千丈的老字号不在少数。

  原址位于南京东路546号的新新美容城原是上海滩著名的四大美容美发店之一,与南京美发店、华安美发店等齐名,胡蝶、阮玲玉等影视圈的名人都曾光顾过那里。但当记者赶到原址时发现,那里已变成了一家诺基亚旗舰店。据一位老人介绍,毗邻诺基亚的班尼路,它的前身则是国华陶瓷,大约是于2005年、2006年左右搬走的。

  找到在新新干了30多年的资深老员工董久华,他娓娓道来这段尘封的历史:新新创建于1925年,最早时在南京路靠近浙江路,也就是现在的永安公司对面。1959年开始,市政府说要美化人民生活,新新公司便迁往南京东路546号,从一开始的美发部、美发厅发展到后来的美容城。1989年彻底翻造后的新新变成6个楼面,囊括了美发美容,女子、男子桑拿等业务。

  由于技术一流,新新曾一度“客满为患”。“我记得1985年左右,当时到我们店里的客人要排长队才能轮上,尤其是逢年过节,有的天不亮就过来排队了,甚至通宵等候。为了维持秩序,我们采取了叫号制度,发个纸牌子,每次放100个。新新最鼎盛的时候是1995年前后。当时烫发普及,店里引进了国际先进的设备。由于牌子响当当,很多人是慕名而来。”

  但这样的盛况已经一去不复返。

  从2004年开始,由于政府要调整商业街的经营机构,采取了“腾笼换鸟”的做法,迁出一些老品牌,引进国际品牌。2007年,腾出南京路步行街的老地方后,在新世界集团的帮助下,新新分别在汉口路575号和浙江中路466号安生立命,但门面和南京路时相比已缩水不少。

  “我们也想回到南京路啊,但可能吗?”董久华无奈地说。

  从南京路迁到支马路后,新新马上就经历了转制,从国企变为民营。与盛锡福一样,自从搬迁后,其生意就“大不如前”。“我们搬到汉口路、浙江中路后,生意和以前完全不能比。由于南京路步行街规定,商店门口不能做引导牌,很多老客户根本不知道我们搬到哪里去了。前两天,还有几位外地客户打听了很久,才辗转找到我们这。另外,这里毕竟较为偏僻,客流量小。”董久华介绍说,新新当时在南京路时有1000多平方米的面积,现在位于汉口路上的新址只有400平方米的面积(一层只有一个大堂、等客区和收银台,二楼是男子、女子美发美容)。生意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老客户流失了一大批。员工也从原来的100多人锐减到现在的40多人。

  雷允上药房一家店也遭遇了同样的困惑,因市政工程被搬迁后,雷允上选择了陕西北路上的一个门店安家,一方面这里的租金相比南京路要低得多,另一方面,落户“陕西北路老字号一条街”,也能抱团经营。不过,记者日前前往雷允上陕西北路店探班时,几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店员直言,生意完全不能和以前比。中午时分,记者在店里苦守了半个小时,却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偌大的店里显得有些冷清。

  与雷允上类似,迁居后的一些老字号的相关负责人也颇为含蓄地表示,和在南京路时比,现在的经营情况只能用“不太理想”来形容,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市口,相比于南京路,陕西北路上的车流、人流堪称“骤减”。

  而在福建中路名品街上,几家老字号的生意十分惨淡。老介福、恒源祥等老字号几乎没有游客进去,还有部分店则改换门庭,换了新主人。

  时代风潮

  近20年,三分之二的老字号流离失所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南京路上搬迁的老字号保守估计也有三分之二。”上海中华老字号企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张旭东扳着手指回忆说,当年,十里南京路可是老字号们的“据点”。上海滩的四大理发店之一的新新美发店,在工资还是100元的年代,剃个头就要50元。但是近年来其位于南京路上的门面突然消失了。

  张旭东历数当年的知名老字号们,一脸怀旧。“我记得位于华侨商店对面曾有家大三元,很多年前我和老婆两个人吃顿饭就要300元了,很高档的。而我88岁的老爹当年做寿就是在南京路上的五芳斋摆的寿宴。”在张旭东心目中,老字号的一些饭店很有特色,比如现代人做寿顶多就是吹蜡烛、吃蛋糕,但当年在五芳斋里不仅会献上寿桃,服务员上菜说些什么吉利话都有讲究,但这些蕴含着文化的仪式随着饭店的搬迁都渐渐埋没了。

  “现在的小年轻估计都喝速溶咖啡了吧,喝过烧制咖啡的有多少?喝过咸咖啡的又有多少?去过当年的东海咖啡的又有多少?”一连串的“多少”道尽其对昔日“慢生活”的怀念。

  记者从上海中华老字号企业协会了解到,从上世纪90年代起,陆续搬离南京路的老字号不胜枚举,光2000年前后就有十几家,如盛锡福、东海咖啡、老德记药房、海达衬衫店、老介福、大昌祥布店、金光布店、亨得利钟表、老日昇、东海皮件、迎风礼品、人立服装店、中华皮鞋店、鹤鸣皮鞋店、新新美容城、龙凤旗袍等等。

  更惊人的是,有近百个老字号如今已没有门店,仅剩一块雪藏在仓库里的老牌子而已。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他是无意中听到光某集团仓库里就放了100多块老字号牌子。由于各种原因,它们无法见天日,这其中包括东海皮件、华东皮鞋店、大三元、翼风模型、春秋西服、万象百货、伟脖服装等。

  刨根问底

  被迫让路给“大都市进程”

  眼看着这么多年来陆续有老字号被迫“离家”,上海中华老字号企业协会秘书长邵玉玲痛心疾首之余,归纳了老字号搬迁的几大原因:一是由于市政动迁;二是由于国外名牌进来后,政府出于商业结构调整考虑,将商业街“大换血”;三是迫于高租金不得不搬。

  邵玉玲认为,城市建设与改造加快,常常让老字号挪位。品牌和店铺都是老字号持续经营中的重要部分,然而城市建设与改造使很多老字号企业离开其经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店铺,不仅破坏了其文化的完整性,也远离了原有的商圈和消费者的视线。

  据其回忆说,老字号的大流离经历了好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93年到1995年掀起的动迁高潮,有一批老字号的网点被置换。第二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国外品牌纷纷入驻上海的时候,老字号被纷纷商业调整。第三阶段是随着上世纪90年代末连锁店、大卖场模式的进入,对老字号的冲击很大。上世纪90年代末、2000年后,在地铁市政动迁浪潮中,又有一批老字号迁出了南京路。

  据上海中华老字号企业协会的不完全统计显示,至2005年底,上海的“中华老字号”商业企业有286家,百年以上的有61家,其中有51家企业被国家商务部重新认定为第一批“中华老字号”,今年又有第二批129家老字号获得了“中华老字号”称号。另据了解,现在有部分老字号企业处在经营不良状态。营业中的上海“中华老字号”企业,其经营范围涵盖了食品、服装、鞋帽、百货、饮食、医药、文化、广告、美容美发等各个行业。

  “因为市政动迁、租金昂贵等各种原因,有的老字号被迫从昔日的繁华地段搬迁到小马路或者不显眼的地段经营,我们调研后发现,这些老字号的经营状况大不如以前。”邵玉玲表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吴良材、茂昌、亨得利钟表店等老字号坚决不离开南京路,至今生意很好,站稳脚跟。

  旧竞争力

  难适应新市场

  据业内人士介绍,现在全市共有几个老字号集聚区,一个是福建中路上的中华名品街,还有一条是陕西北路老字号一条街。老卢湾也在淮海中路上保留了一些老字号,比如叙友茶庄、奇美等。“老字号搬迁不能完全说是政府行为,还有市场优胜劣汰的因素。”开开集团市场部经理陈伟萍分析说,这些年来,陆续有南京东路上的老字号迁往支马路,南京西路上的也有不少进行了商业调整。十里南京路,进进出出的老字号太多了。国企改革后,很多老字号都关掉了。而由于国外品牌的进入,一些没有竞争力的老字号便自生自灭了。陈伟萍认为,老字号品牌本身有文化底蕴,但消费客户群普遍年龄偏大,经营意识差,也是它们退出繁华路段的原因之一。

  豫园商城上海老城隍庙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中华老字号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南北货食品行业协会副会长王自强总结说,老字号从南京路搬到支马路的原因有三条,一是自身业态没发展前途,自动撤离;二是由于上世纪90年代左右,引进了很多企业,导致老字号大搬迁;三是近10年来,经营不好被合并、被关掉的老字号,有的集团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将其品牌注销。“老字号是不能随便迁址的,它有自己的地域文化,硬要开个新店,比如有人曾建议在东方明珠卖老字号商品,不能说不好,但却与老字号的韵味格格不入。”王自强还表示,现在还有一些老字号号称百年老店,可真说起历史来,大多说不到10分钟,工作人员本身对这块牌子的认同度、归属感就不强。“老字号光靠一块牌子,是难以立足的,被迫搬迁是市场规律。本身经营有问题,再倚老卖老也没用。我们也是企业,老字号企业都需自负盈亏。”新世界集团的一位相关负责人举例说,面对激烈的竞争,华东皮鞋店曾离开宝地,迁往斜土路,但就算它仍在南京路,也仅仅是靠地段盈利,即便是国企,也要在市场里求生存。

  专家视角

  今后搬迁应经过听证

  “最近,广州对老字号搬迁采取了听证制度。上海为什么不可以,我建议今后老字号被搬走也要听证。就像保护老建筑一样地保护老字号。”邵玉玲建议,政府要加大对老字号的扶持,营造保护和促进老字号发展的环境。包括要加强规划引导,将老字号发展纳入上海城市规划、商业网点规划和产业结构调整指导规划;加强老字号保护和发展的法制环境建设;保护老字号在拆迁改造中的利益;加强老字号知识产权保护;加大对老字号文化遗产保护力度。

  政府应加大扶持力度

  复旦大学企业管理系主任苏勇教授认为,老字号迁出主干道,也是无奈之举,因为绝大多数老字号都是国有企业,迁出南京路很大程度上是政府主导行为。当然,政府此举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老字号大多占据黄金市口,在生意惨淡的情况下,势必要进行商业调整。比如静安区南京西路,就引进国际上的快销品牌,打造世界名品一条街,这属于正常的业态调整。

  “老字号倘若拥有自己的物业还好,如果租别人的店铺,随着租金水涨船高,就会支撑不下去,被迫转移到相对冷僻的支马路上,这是迫于经济压力后采取的自救措施。”苏勇认为,对于这些民族品牌,政府是要扶持的,比如租金和税收优惠,事实上,政府已有一些扶持措施,但力度还不够。

  苏勇以静安区将很多老字号迁往陕西北路为例,他认为,陕西北路的马路很拥挤,人行道也很窄,老字号的门面也不大,周边也没有停车,对做生意是不利的。建议做成步行街或者开拓门面,并对老字号企业给予租金、税收方面的优惠。

  作者:范彦萍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