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东星航空破产案再起风波:兰世立狱中举报武汉市副市长

2011年09月02日01:12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尚在狱中的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最近半年频频发声。继东星集团状告民航中南局之后,兰世立再度将矛头指向武汉市政府现任官员。

  9月1日上午,东星集团总裁助理、兰世立的侄女兰剑敏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提供了兰世立实名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控告状。

  “袁善腊在东星航空破产过程中,强行压迫兰世立低价转卖东星航空资产。”兰剑敏在发布会上揭发了袁善腊的六大“罪状”:滥用职权、强迫交易、非法拘禁、诬告陷害、报复陷害、聚众冲击国家机关。兰剑敏称,“这份控告书为兰世立所写,今年7月份向湖北省纪委、省检察院递交了这份材料,但是至今尚未得到明确答复。”

  “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处于事件风口浪尖的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9月1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他表示,东星航空已经破产,其资产被国航收购有法可依。“控告的所有内容纯属无中生有,对我的名誉是一种极大的损害,我已经将这些材料递交给武汉市纪委,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袁善腊还表示,由于工作繁忙,暂由其秘书和武汉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彭国元回应记者的提问。

  融众集团高利贷争议

  2009年8月,东星航空破产。2010年4月,兰世立被武汉市中院以逃避追缴欠税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时至今日,东星集团的其余大部分业务也陷入停顿。

  据武汉当地一位官员介绍,兰世立曾与袁善腊的“私交”甚好。而在兰剑敏看来,二人不错的“私交”却导致后来的反目。

  在东星集团的众多官司中,与融众集团的高利贷纠纷是最为关键的一起。而兰世立同样在此次的检举中将矛头指向袁善腊,并且认为袁是幕后主使,因为融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经袁善腊介绍才与兰世立相识。

  2008年的经济危机让兰世立在财务上捉襟见肘。而此时,兰也面临着归还融众集团高利贷的窘境。兰世立检举称,袁善腊滥用职权,指使相关部门对其进行非法拘捕、胁迫其将价值几十亿的东星航空有限公司以难以想象的一亿多人民币极低价出售,以偿还融众集团的高利贷借款。

  据兰剑敏介绍,在袁的牵头下,东星集团将旗下的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作为抵押,向融众集团借款3.15亿。此后,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仅借出8000万元,东星集团未收到余款。

  用于抵押的东盛房地产公司的楼盘“房价当时4000多元一平方,现在卖到了1万多元一平方,其资产上升至7个多亿。”兰剑敏表示,对方把房子卖了,却不支付款项,目前还在打官司。

  2008年12月,受困于债务的东星航空意欲重组,但多个利益方跻身其间。

  兰剑敏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关于收购东星航空的意向性协议”中,总共由“甲乙丙丁戌”五方签订。包括东星集团、中国航空集团公司、武汉市人民政府、融众集团有限公司及武汉高科集团有限公司。

  兰世立认为,融众集团是谢小青旗下的企业,而武汉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是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旗下企业,当时袁善腊正在该开发区任职。东星航空和国航的重组与上述两家公司本来毫无关联。

  “那次重组现在看来并不是纯商业行为。”兰剑敏表示,袁善腊此举涉嫌利益输送。而强迫重组与后来的东星破产都被兰认为与袁的决定和做法有关。

  兰世立在控告状中称,“袁善腊为了达到帮谢小青收回高利贷的目的,竟公然抛开我(东星航空所有者)与中航集团私自达成协议,将拥有11亿资产,9架全新的空中客车A320飞机,且无任何贷款又无任何借款的……东星航空以难以想象的1.4亿人民币的极低价格出售给中航集团。”

  兰世立的检举材料在武汉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彭国元看来多有不实。彭对本报表示,目前融众集团高利贷的案子尚未有结果。

  “兰世立撒谎了。”彭国元笃称,由于东星集团旗下的航空业务处于亏损状态,兰世立需要借款,便用旗下的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作为抵押,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实际上,这些房子(东盛房地产公司楼盘)为烂尾楼,2007年曾经发生民工讨要工资闹事的事件。”彭国元表示,这些房子存在“一房几卖”现象,导致融众集团无法再将款项支付给东星集团,“这个房产项目,目前仍有160多个案件在审。”彭国元表示,东星和融众之间“协议的具体内容我并不知情”。

  索贿与情妇之辩

  兰世立在控告状中称,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包养多名情妇,这些情妇包括武汉长江大酒店女老板、中国民生银行的经理马某等。

  1991年7月,袁善腊担任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此后至2005年,袁善腊一直在该开发区任职。

  兰世立控告称,在这段任期内袁善腊曾将开发区5000万元巨额资金借与由黑社会组织控制的高利贷公司发放高利贷,牟取暴利。将原为国有的武汉长江大酒店改制变为私人所有,并设其为“武汉市公务接待定点酒店”,每年向酒店输送数千万接待费用,并逃避公安机关监察。

  兰世立又称,2007年-2008年期间,袁善腊曾多次向其索取40多万的贿赂,为其子女旅游或袁本人打麻将所用等。

  “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当事人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对本报记者表示,“东星航空已经破产,其资产被国航收购,有法可依。(兰世立)控告的所有内容纯属无中生有,对我的名誉是一种极大的损害,我已经将这些材料递交给武汉市纪委部门,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由于举报材料属于诬陷,现在不方便回应。”袁善腊表示,对于东星航空破产的详细过程,会让其秘书组织材料给予回应。

  “从来没有听说袁市长有情妇,也没有听说他放高利贷。” 武汉市法制办副主任彭国元对本报称,举报材料中的“武汉长江大酒店的女老板”、“中国民生银行的马经理”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兰世立举报袁副市长,在于东星航空破产之后他的一种愤懑,这是一种诽谤行为。”

  “我以人格担保,袁善腊绝对没有问题。”彭国元对本报表示,兰世立的材料纯属虚构。袁市长生活作风很严谨,对部下要求很严格,从来没有听说他贪污受贿。“我与袁副市长共事三四年,对他的为人很了解。”

  至于“东星航空破产合规合法,完全符合法律程序”,彭国元称,判断一个企业是否破产只有两个标准:其一是企业是否资不抵债,其二是是否对债务有偿还能力。东星航空当年的状况,只能破产,没有其他道路可以选择。“我有东星航空破产的所有材料,担任过其破产案的管理员,对东星航空破产的过程非常清楚。”

  多起诉讼

  在兰剑敏召开的发布会上,与检举材料一同发给记者的,还有兰世立在今年初的个人行政申诉状状告武汉市公安局对其在2009年3月至9月的羁押属于违法行为,要求武汉市公安局对其造成的身体损害予以赔偿,并向其公开赔礼道歉。

  据兰剑敏透露,对兰世立的最后一次公开探视是在今年5月6日,兰的新加坡代理律师通过新加坡外交部协调,经过层层批准,才得到一次见面机会。兰世立本人也十分关心其个人行政申诉的结果,但得知尚未有结果时“有些失望”。

  兰剑敏认为没出结果并不意外,“我们上诉的案件都没结果”。

  因不服民航中南局2009年3月做出暂停东星航空飞行的决定,2011年2月9日,原东星航空有限公司大股东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东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向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民航中南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无效。2月24日,广州市白云区法院正式受理此案,5月9日正式开庭审理此案。目前尚无定论。

  “原则上8月末就会出结果,现在还是没有。”兰剑敏表示。

  而武汉市法制办的彭国元则表示,武汉市政府对东星集团的诉讼也在密切关注。

  就在半个月前,东星集团旗下还在运作的黄龙洞景区,也传出将被“强制接管”的传闻,目前依然没有定论。

  “我们的控告信都是串在东星航空事件中。”在兰剑敏看来,东星航空事件对东星集团打击非常大,从东星航空扯出来的一系列案子,使得东星集团最终走到今天,而幕后推手便是兰所举报的袁善腊。

  “除了兰总的名誉,还要恢复整个东星集团的名誉。”兰剑敏表示,其一切所为都是为了这两点。“我们没有要求赔偿,因为不希望增加判决的负担。我们只想给一个公正的判决。”

  兰剑敏称,她每天的工作变成一次次的跑法院,不同的案子在不同的法院,每天就在法院间穿梭。

  从风光无两到阶下囚,从身家超过20亿到只剩“一根稻草”,兰世立通过这封控告状,最终将矛头对准了曾经“私交”甚好的袁善腊。

  东星航空案悬念

  东星航空破产案到底是彻底尘埃落定,抑或是还有翻盘希望?

  “还有可能翻案,一切还没有结束。”东星集团的辩护律师严义明向本报记者表示,此次兰世立的家人召开新闻发布会,他知道大概的情况。

  “其实有关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的相关情况,在东星航空起诉民航中南局时,已经有所提及,只是内容不多。”严义明律师表示。

  “如果这份材料是真实的,袁善腊对兰世立进行打击报复出于个人私利,那么这个案子还将重新审视。”严义明律师认为,东星航空破产案中,包括民航中南局下令东星航空停航等行政行为,没有严格遵守司法程序。

  “其实,这份控告材料落款的时间为2011年7月11日。”东星航空董事长助理、新闻发言人兰剑敏表示,她早在7月份就向湖北省纪委、省检察院递送材料。

  “举报了三个月,一直没有得到湖北省纪委、检察院的正面回应。”兰剑敏说,她只好通过这种发布会的形式,向公众首次宣布真实的情况,“这也是遵照兰世立先生的本意”。

  而武汉市法制办的彭国元则表示,“东星航空破产是司法行为,解决事情要通过法律渠道。”来源21世纪网)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