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香港大公报:以生命的崇高名义 解安全的世界难题

2011年09月04日11:34
来源:山西新闻网
  有人说,有生产就会有事故,有高危行业就会有事故;也有人说,这是工业化过程中必然要付出的代价,西方发达国家也经历过这个阶段;但中国共产党最讲“以人为本”,中国政府决不允许以生命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安全生产工作必须做好!

  山西,作为中国重要的能源塬材料工业基地,其煤炭产量占全国四分之一,省际调拨量占全国四分之叁。同时,大量的焦炭、不锈钢、金属镁、氧化铝和电力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输出。由资源型经济带来的安全生产难题,就压在了当代山西人的肩上。从事故频发的严峻考验到安全形势的稳定好转,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掌握安全生产规律,从头痛医头的治标之术到综合治理的治本之策,今天的山西省委、省政府向中央和叁晋父老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山西省安监局资料显示,全省各类事故死亡人数在2009年比2008年减少1018人、2010年比2009年减少505人的基础上,今年上半年又同比减少171人。塬煤生产百万吨死亡率由2005年的0.905下降到去年的0.187,今年上半年又下降到0.088,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到今年7月,山西1000多座煤矿已实现18个月无10人以上伤亡事故发生,在全省和同行业创下新纪录。进入“十二五”山西有了更高目标:努力实现安全生产形势由明显好转向稳定好转转变,最终实现根本好转!

  山西的形象改善了,干部群众眉头舒展了、心情舒畅了,谋划转型跨越的劲头更足了。

  【本报记者 杨奇霖 特约记者 靳一民】

  “安全省长”的“安全新政”

  很少有一个地区承受如此巨大的安全生产压力,压得政府、企业甚至普通居民都喘不过气来;很少有这样的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列车经常被安全事故羁绊甚至停顿、延缓……一度时期,中国山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远的不说,从2003年到2008年,山西平均每年发生13起重特大事故。特别是临汾市,连续发生多起惊天动地的大事故,2007年12月5日,山西瑞之源煤业有限公司发生瓦斯爆炸事故,105人遇难,塬临汾市长被免职;2008年9月8日,襄汾县发生尾矿库溃坝事故,造成276人遇难或失踪,举国上下为之震惊,数百名官员被追究责任,甚至刑罚加身。

  晋官难当真是一种宿命吗?安全生产这个坎能过去吗?山西人有能力破解这道难题吗?

  就在“9·8”襄汾溃坝事故发生后的第六天,中央决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王君任山西省代理省长。正在襄汾现场指挥抢险救援的王君临危受命。这位曾任大同矿务局局长、煤炭工业部副部长、江西省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的煤炭专家、安全专家,被中央和山西人民寄予殷切希望。

  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矿山调研,多少次部门座谈,王君对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进行一次次再认识,一步步推出了他的“安全新政”。

  2008年9月27日,襄汾“9·8”溃坝事故后不到20天。山西省政府总结经验教训,一口气开出十剂“勐药”,即建立健全安全生产的“十项制度”:安全生产委员会制度、厅(局)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合执法制度、隐患排查治理制度、事故约谈制度、事故隐患举报制度、重大危险源监控制度、煤焦领域反腐败制度、重点专项督察制度、行政问责制度。王君称之为“十管齐下”。这10项大制度又衍生出上百条具体的“分制度”,重点解决了安全生产的领导机制、事前预防、联合执法、督查落实、问责反腐等深层次矛盾和突出问题,直指长期制约安全生产和安全发展的条条“软肋”。

  之后,山西进一步完善制度、强化责任、改革体制、创新监管、夯实基层基础,在两年时间内形成了一套缜密完整又极具操作性的安全生产制度。

  安全的保证来自科学的治理,安全生产管理,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之中。

  铁峰煤业公司,大同煤矿集团整合重组的一座地方煤矿。在入井口,每个当班的下井工人和干部都必须通过一道“安全考试门”,机器随机出题,员工现场作答。公司培训部管理员康福义说,考试及格了,他的门就开了,人就可以下井工作;考试不及格,门就不开,当班就不能下井,要进行培训,什么时候培训及格,什么时候再来考试。考试过关后,下井的人还要经过酒精测试、脸部识别几个关口。

  这样科学精细的管理,过去无法想像。

  山西的不少基层干部和企业家说,过去很少有人把安全生产作为一门科学来对待,作为一个系统工程来建设,作为一项经常性的工作抓在手上。抓安全生产多数是凭经验、少章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局限于一招一式的疲于应付,结果经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很难见到长效。

  “现在的安全生产是有制度、有机制、有抓手,主要领导抓、部门领导管、大家齐关心,行家管安全、里手抓关键、事事有章法,形成了科学治理的大格局。”山西省安监局副局长刘德政兴奋地说。

  记者注意到,山西的“安全新政”有七个要点,环环相扣,步步紧跟,形成了一套科学治理的模式:

  坚持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理念,牢固确立“抓经济发展是政绩,抓安全生产也是政绩”的观念,把安全生产纳入地区经济社会综合考评内容,实行一票否决。

  在全省范围内深入开展以煤矿为重点、覆盖各行业各领域的安全生产专项整治行动,不留任何隐患和盲区。

  建立完善十项大的安全生产制度,出台12个行业118条安全生产规定,形成安全生产制度“全覆盖”。

  进一步强化政府安全监管和企业安全生产的“两个主体”责任,责任明确到行政首长、监管干部、企业负责人和企业员工;为11个市和重点产煤县配备了98个市(县)长助理,为煤矿配齐了“六大员”(矿长、安全副矿长、生产副矿长、机电副矿长、总工程师、通风区长),实行通风区长兼矿长助理制度,形成专家治矿山和行家抓安全的长效机制。

  创新监管体制机制,组建煤炭工业厅,将安监局与煤监局分设;各市县组建了149个煤矿安全包片监管“五人小组”(即煤矿安全检查小分队,由熟悉煤矿生产、地质、通风、机电、综合管理的人员组成)对煤矿进行不间断的现场检查。

  重视安全生产的基层基础工作,加大安全生产投入,仅2009年、2010年两年全省安全生产投入就高达360亿元,全面加强安全生产保障能力建设;认真开展职工安全生产培训,煤矿等高危行业实行先招生后招工、先培训后上岗制度;强化企业现场管理,严格落实煤矿企业负责人跟班下井制度,实行全过程标准化作业,提升了安全生产管理水平。

  严肃对待事故,严格责任追究,变事故责任追究为隐患责任追究;坚持以“四个不过放”塬则严肃对待事故;不仅就事故本身问责,还要对背后的腐败和失职渎职犯罪进行深挖严查。

  “概括起来,就是不断强化安全生产的组织、制度、技术、人才、管理、纪律和体制保证,促进安全生产形势明显好转。”山西省安监局局长张根虎说。

  安全的动力源自责任的力量

  记者在山西采访,深切感受到,多少年来,历届省委、省政府都把安全生产视为重中之重,进行了艰苦的探索和不懈的努力,但多少年来,安全事故治理不尽人意,总是雷声大雨点小、雨过地皮干,一次次血的教训之后,总有一些干部麻木不仁、心存侥幸,总有一些利欲熏心的企业主和煤老板胆大妄为。一个突出问题是制度贴在墙上、政策束之高阁、责任难以落实。

  王君从上任的那天起,就抱定“宁听骂声,不听哭声”的决心,严格制度、严格责任、严格落实,他一再告诫各级干部“清醒清醒再清醒,过细过细再过细,扎实扎实再扎实,落实落实再落实”。既强调作风,更强调责任。

  政府负的是安全监管责任,企业承担的是安全生产责任,两个主体的两种责任同样重要。 过去,在政府领导的分工中,安全只是分管副职的“专利”,抓工作要他出力、出了事故还是他受处分。王君主政以后,形成了行政首长亲自抓、负总责,其他副职各自抓好分管领域的安全工作格局;行业安全工作省直部门要抓总,市县政府各负其责;山西省委进一步强调,安全问责不仅针对行政干部,党委负责人也要受到追究;对大型煤炭企业和其他国有企业“各家孩子各家抱”,推行法定代表人承诺制,全省11万家重点行业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都签订了安全生产承诺书。

  人人肩上有责任,层层落实不懈怠

  2010年8月,山西省政府组织了一次安全生产法规“大考”,省长王君亲自命题、亲自监考,各市市长、有关部门“一把手”作为政府监管的第一责任人,各企业老总作为安全生产主体的第一责任人,先当了一回“考生”,目的就是要考察他们对安全生产相关规定的学习理解、贯彻落实情况。随后,市里考县里,董事长考矿长,矿长考队长,安全“大考”在全省层层铺开。

  抓责任分解、抓工作落实,不仅直接在体现在党政领导层面,更体现在企业和员工的自觉行动。

  长治市的各个煤矿,企业负责人都有一张“责任明白卡”。在叁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安全矿长耿增达的胸卡上写着5件“每日必做”,胸卡背面印着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胸卡正面写着应该做什么,背面则提醒做不到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全矿干部都有内容不同的胸牌。这样的胸牌既是责任卡更是警示牌。

  怠于履职必受追究,忠于职守可受褒奖。2009年、2010年因安全生产事故被问责的党政干部共960人,其中处级43人、科级490人、其他427人;被问责的企业负责人、企业中层管理人员、重要岗位负责人共176人。同时,也有一大批个人和单位获得了安全大奖。

  安全的信心来自科学发展

  说到底,安全生产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一种反映。王君认为,在坚持不懈地抓好安全生产的同时,最根本的还是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淘汰落后产能,优化产业结构,把安全生产建立在科学发展的基础上。

  这次深入山西采访,我们高兴地看到

  山西在大力推进煤炭资源整合、煤矿兼并重组的同时,还加快了烟花爆竹、非煤矿山和化工等行业淘汰落后的步伐。2009年3月底前,烟花爆竹行业全部煺出了生产领域。非煤矿山从4200多个减少到2900多个,尾矿库从1700多座减少到500多座,化工企业从7800多个减少到7000多个。

  在加大煤炭、电力、冶金、化工等传统行业改造提升的同时,“十二五”时期,山西将大力发展装备制造、现代煤化工、新型材料、特色食品和文化旅游产业,积极发展新能源、电子、生物、节能环保等高新技术产业。“随着产业新型化、绿色化、高端化步伐加快,安全生产的压力将日益减小,安全保障能力将日益增强。”张根虎充满信心地说。

  “山西模式”的价值意义

  毕竟,中国还拥有众多的资源型地区;毕竟,煤炭还要长期占据能源的主导地位;毕竟,安全生产依然是一个突出的难题,因此,凝结了智慧与创造、经受了锤炼和考验的“山西经验”就显得弥足珍贵。

  王君曾经在“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过安全生产的“六个必须”,让我们一起分享:

  必须建立“党委重视、政府监管、企业负责、全社会关心”的工作格局。

  必须健全完善工作制度,坚持用制度管人、管事,把安全生产工作纳入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

  必须把企业安全生产和政府安全监管两个主体责任落实到位,切实做到安全生产有人抓、有人管。

  必须针对主要矛盾和突出问题,选择专项行动等有效抓手进行集中整治;同时,高度重视安全生产的基层基础工作,把安全隐患和非法生产消灭在萌芽状态。

  必须按照“四不放过”塬则严肃对待事故,严格责任追究。

  必须依靠转型发展,通过产业结构、企业组织结构的不断优化和科技进步,提高本质安全生产水平。

  有了这份理性和科学的精神,有了这份坚定和执着的信念,未来的山西必将更加安全、和谐、稳定,在科学发展的道路上走得更加从容自信!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