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一个记者的四天智障奴工体验

2011年09月06日10:24
来源:河南卫视
  智障人被骗,沦为黑窑场奴工。由于长期被圈养奴役,很多人的智力和精神障碍变得更加严重。那么,是谁通过什么方式把智障人骗进窑场的?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历经近一个月的策划和调查,化装成智障人,亲身经历被招募、运送、买卖和奴役的整个过程,体验其中的血和泪。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申子仲 记者 邱延波

  智障者逃出 曝黑窑场圈养奴工事件

  一个月前,家住洛阳伊川县白沙镇的白飞飞从黑窑场逃回家中,浑身是伤,智障更加严重。原来白飞飞去年3月28日与父亲在洛阳关林走失后被人诱骗胁迫坠入黑砖窑沦为奴工,身上的伤都是被老板打的。和白飞飞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许昌市襄城县姜庄乡袁庄村的袁浩杰。

  白飞飞和袁浩杰的遭遇引起了都市频道记者的关注。像白飞飞和袁浩杰这样的智障奴工到底还有多少?那些黑砖窑究竟藏身何处?那些禽兽不如的黑老板和黑监工究竟是如何诱骗、胁迫、奴役智障人的呢?都市频道首席记者崔松旺和同事决定就此展开调查。

  化身智障人 主动要求被卖奴工

  为了让黑老板和黑心工头的丑恶嘴脸与确凿罪证暴露出来,崔松旺和同事翻阅都市频道的热线,查找相关黑窑场的资料。在掌握相关信息后,他们开始到新乡、驻马店等地调查。之后决定由都市频道记者化装成智障人,亲身经历被招募、运送、买卖和奴役的整个过程。

  几经商量,最终由崔松旺扮成智障人,混进黑窑场,其他人在附近跟踪策应。大家事先商量,崔松旺准备一部非常小的手机藏在身上,随时和外围的记者保持联系。

  8月14日,崔松旺化身为智障人,来到驻马店火车站。都市频道的记者翟国鹏和实习生袁洋及司机聂玉宏在周边观察保护。

  为了引起招募智障奴工人的注意,崔松旺不时向路边行人乞讨。整整一天过去,没有人前来“招募”。

  8月15日清晨,崔松旺再次来到驻马店火车站,为了装扮得更像,他一边低头转悠,一边捡拾地上的烟头,还每隔半个小时就去乞讨食物。

  当天下午5时,一名灰衣男子出现在崔松旺身边,反复徘徊后主动与崔松旺搭讪。

  “干活不干呀?”灰衣男子问。“干……干啥呀?给……给钱不给?”为了像智障人,崔松旺学起了结巴。

  然后,灰衣男子就径直离开了。

  忍辱吃剩凉皮 “吸引”招募人

  8月16日,崔松旺在着装、皮肤和表情方面改进之后再次出现在驻马店火车站,还有好心人主动给崔松旺送来吃的。

  那位给崔松旺送吃的好心人刚一离开,一名白衣男子从一家宾馆走出,环顾左右后来到崔松旺跟前。

  在一番询问之后,白衣男子也径直离开了。然而,两分钟后崔松旺发现,白衣男子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凉皮摊前,与另外一名男子交谈着什么,该男子正是15日下午主动与崔松旺搭话的那名灰衣男子。崔松旺判断这两名男子极可能就是职业招募人,所以也转悠着来到凉皮摊前。

  为了装得更像,崔松旺看到旁边桌上有半碗别人吃剩下的凉皮,就端过碗来,一口气吃得干干净净。

  这一切,被旁边的那两名可疑男子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似乎有所心动。

  8月16日,崔松旺一直等到深夜,两名男子也没有把他带走。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两名男子迟早会将他带走卖到黑砖窑。

  8月17日下午2时50分左右,一辆红色出租车转了几圈后停在崔松旺旁边。当时,崔松旺就躺在草坪上装睡。

  很快出租车上下来一名男子用脚踢“醒”了他。崔松旺起身后,男子催着他赶紧坐进出租车。在被推上车后,崔松旺发现,推他上车的男子正是前两天在驻马店火车站主动与其搭话的灰衣男子。

  出租车很快离开现场,沿着107国道驻马店市区至西平县方向行驶。

  身价500元 被卖入黑窑场

  当天下午5时40分,出租车停在一座砖窑场内。崔松旺下车后发现,这座窑场正是前几天他们刚刚来过的,位于驻马店市西平县吕店镇宋庄,包工头名叫万成群,南阳市淅川县人。见到送来个智障人,万成群大笑起来。

  灰衣男子与万成群说了几句话后就叫人带着崔松旺来到一个小房间内。这时,崔松旺与外围记者完全脱离了联系。

  在多次试探询问崔松旺后,万成群又叫他在屋外跑几圈。看到崔松旺身体健康,他很满意。最终,崔松旺被以500元的价格卖出。

  从“验货”到交易完成,简单几句话,只需短短10分钟,而智障人从此陷入的奴工生活却极有可能是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干仨小时活 多次被监工殴打

  傍晚6时10分,黑窑场安排崔松旺简单地吃了点白水煮冬瓜。6时15分,崔松旺被搜身。

  搜完身,忽然,一名监工看中了崔松旺脚上的鞋,想让其脱了自己穿。

  “我当时吓坏了。”崔松旺说,他在袜子里藏了一部微型手机和一套偷拍设备,以备与外界联系。如果对方要是抢了他的鞋子,一切就都暴露无遗,不仅与外界无法联系,而且很可能有生命危险。崔松旺就继续装傻,没有理睬。所幸,对方没有强求。

  工棚里,昏暗嘈杂,炽热难忍,几名监工在传送带旁边转悠着,不过会每隔几分钟抽打那些稍有懈怠的智障工人。干活的时候,崔松旺的一只隐形眼镜不小心掉了。由于看不清楚,干活不够利索,他多次挨打。

  大概晚上8点,崔松旺以拉肚子为由想伺机逃走,但是被两名男子喝止,男子以解手不报告为由赏了他一个耳光,而且这名监工还用三角带抽打他的背部。

  又过了1个小时,崔松旺口渴难忍,但是工头仍旧丝毫没有放工的迹象。后来不知为啥,砖机突然停了。崔松旺再三哀求,监工终于同意他去喝水。

  崔松旺出了工棚,来到伙房,舀起水就喝。一瓢水下肚后,趁周围没人,他拿出手机与同事取得联系。后来趁着夜色,他向西北方向的一片玉米地跑去。

  掉深坑脚被崴 爬行死里逃生

  刚刚跑出数百米,崔松旺就掉进一个深坑崴伤了脚,爬起来后又被一条水深齐肩的河挡住去路。河水杂草丛生,崔松旺一只手薅草开路,一只手高举着手机,避免湿水后无法与外界联系。

  经过艰难前进,游到对岸,崔松旺爬进了一片玉米地。

  “翟哥,快点报警!我在河边呢,我的隐形眼镜掉了,啥也看不见,大路不管走。”崔松旺赶快给外围记者翟国鹏打电话。

  接到崔松旺的电话,翟国鹏叮嘱他说,黑窑场的人已经撵出来了,正在周围搜查,让他忍着点,隐藏好。

  本来,外围记者准备报警救人,但担心一报警,反而所有人都被围住,难以脱身。外围记者就改用短信与崔松旺联系。

  当夜,崔松旺只得根据砖窑场机器的轰鸣声大致辨别方向,继续沿着河边在玉米地里爬行。负责接应的外围记者以窑场为中心向外沿河在玉米地摸排寻找。

  晚上11时33分,崔松旺仍然没有脱险。双方约定,如果半个小时后还找不到,就赶到白天调查时路过的一座桥边集合。

  几经周折,8月18日零时15分左右,在搜寻近3个小时后,两路记者终于会合。崔松旺死里逃生。

  伤未痊愈 带警方解救智障奴工

  崔松旺终于上岸与接应同事会师了,几人相拥而泣。此时崔松旺已经筋疲力尽。

  由于在逃亡过程中,崔松旺的同一只脚同一个部位三次扭伤,非常疼痛。而他的两只胳膊被玉米叶擦出一道道血印,背上被监工用三角带抽出的两道血印依旧清晰可见。

  接到崔松旺后,翟国鹏、聂玉宏、袁洋三人第一时间将崔松旺送到当地的人民医院疗伤。

  在报道播出后,前天晚上,在伤势还没有完全好的情况下,崔松旺又带领当地警方,前往黑窑场解救智障奴工们,一直忙到凌晨2时许。

  昨天凌晨,都市频道四路记者出动,带着警方,将他们调查到的黑窑场全部端掉。截至发稿时,在都市频道的协助下,警方共控制8名黑窑场老板和招募人,解救智障奴工30名。来源今报网)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