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私密“住家菜”,不足为外人道也(图)

2011年09月20日04:16
来源:新京报
这碗源于母爱的热干面堪称食物中最诱人的味道。
这碗源于母爱的热干面堪称食物中最诱人的味道。

  有次美食专栏作家陈晓卿撰文介绍杭州的一家餐厅,满纸芬芳之后,却地址店名欠奉,原因是同行的人说:如果你想下次来继续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就不要把地址写出去。许多人也有此想法,台湾作家舒国治在他的《理想的下午》中写道:“为了那些"秘密的角落",很多作家只好在游记中故意隐藏其名,以免受观光客滥游以致不堪。”

  陈晓卿提到的那家神秘小馆叫吴记饭店,在杭州滨江,城乡接合部的小馆,菜品的确好吃得一塌糊涂。

  北京也有不少这种私密少见的餐馆,每次都只能接待几个人,必然亲力亲为。北京前些年流行“私家菜”,这个名字早已使用过度,以至当我真的发现几个私家菜馆子之后,不知如何称呼,先称其为“住家菜”。

  在我看来,开此先河的是“望京流水席”的黄珂家,每日大摆筵宴,各路人马吃喝玩乐。只不过那完全是私人行为,去的人无需付费,都是朋友,没有推荐意义。介绍老黄家的牛肉如何,香肠如何,徒增遗憾。

  典型的是“田树的厨房”,这是一个租来的两居室,主持人叫田树,河北人,80后,帅哥,曾经梦想做一个演员,考了好几年北影。后来觉得自己最爱的是做菜,于是开了这样一个“魔幻厨房”,自己兼职采买、大厨、服务员、陪聊,每天不亦乐乎。这是遵循内心的生活方式,田树做了别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做的事。

  看他的菜,都是野路子,完全没有厨师的套路,但是其中有良心。鸡蛋都是从农村老家一枚枚收的,猪肉也是老家喂养的,蔬菜全有机,香油也是用最土的办法磨出来的,做高汤是各种食材炖制6个小时以上,如此做出来的菜,能有多难吃?何况他还有点小绝活,做春夏秋冬四季蒸碗,这是老家的红白喜事的筵席菜。

  田树20多岁,每天还为要不要收朋友的钱而费思量。他觉得朋友嘛,来家吃顿饭还给钱儿呀!但是朋友们都主动硬给,于是田树弄来一堆乒乓球,上面写上数字,抽到几打几折,如果抽到0,就可以免单。

  我有时把这里当成深夜食堂,晚上对着这个有点碎叨的小兄弟聊天;有时把这里当成显示“资深吃货”的处所,带朋友前来。几乎每个朋友都对这里赞叹有加,我也欣然自得。寻找犄角旮旯的美食,似乎是吃货之所以成为吃货的指标。

  另外一处小店做北京最好吃的热干面,其实提及这家我最有“此间乐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冲动。不想推荐是怕去的人多,不得不推荐是因为这里真的好吃。

  这不算是一个餐馆,仅仅是一个书吧,名为“好书吧”,适合呆坐,度过一个闲适午后。里面有不少英文原版书,也有各种文艺书,小巧而温馨。老板是个漂亮姑娘,叫潘潘,湖北人。父母退休后来到北京,潘潘苦于在北京吃不到好吃的热干面,于是妈妈开始在小屋里做好吃的热干面。

  这面条源于爱,爱实在是食物中最诱人的味道。阿姨需要定制碱水面,头一天煮了,电风扇吹干,熬制芝麻酱,把芝麻酱熬到香味飘出老远,特意从武汉找人捎过来做热干面的绝妙武器:辣萝卜干,切成碎丁,没有它,成色立减三分。晾干的热干面重新下锅,挑起,加入麻油、麻酱、萝卜干、香葱,趁热迅速搅拌。这时要迅速入口,不可拍照,不可发微博,体验热干面的“热”“干”“香”,两分钟之内,要吃的连萝卜丁都见不到。面下肚,余韵未绝,恍惚已经身在武汉街头,最后如梦方醒:这真的是北京最好吃的热干面!

  如此好吃的面,本来是私家珍藏,后来朋友们都爱吃,又不想白吃,于是这里成了贴心小面馆。除了热干面还有一些小菜,诸如孝感米酒泡过的仔姜。此处每天限量10碗,提前电话预定,如果你吃了一碗算是捞着了;吃两碗,赚大了。

  提醒:地址欠奉,有心的人自然可以从各种途径寻找到这两家小店。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本报记者 赵子云

  作者:赵子云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