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鬼子头”特爱帮女生打水(图)

2011年09月24日01:48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院校

  2002级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同班同学

  刘亦菲、江一燕、朱亚文、刘竞、马文龙等

  代表作

  《永不磨灭的番号》(饰山下奉武)《雪豹》《远去的飞鹰》等

  大学影像

  大学生活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在教室、在餐厅、在图书馆,甚至是在水房,都可能有一幕让你终生难忘。在芦芳生的记忆里,宿舍水房里一干小伙光着背穿着短裤的“泼水节”最让他难忘。

  我的大学班主任是崔新琴,就是带过赵薇、陈坤他们那个班的班主任。刘亦菲、江一燕、刘竞、朱亚文那些都是我们

  同班同学。怎么样?我的老师同学都很牛掰吧?呵呵,当然我也不差,《番号》里的一个“鬼子头”山下奉武也把咱捧得够红的。

  那会儿我们宿舍六个人,大家都处得像一家人一样,茶杯共用,脸盆乱拿,整个一个不分你我。我打水一手拎四个壶,省得来来回回跑。当时我们男生特爱帮女生打水,因为女生都有钱嘛,男生穷,排小品饿了女生就请我们吃饭,作为回报,我们就帮女生干点体力活儿。我们班特逗,大家吃饭都往一块儿凑,第一年,大家不约而同在食堂三楼吃饭,吃了一年那些菜也吃腻了,而且人也特别多,大家不自然地就跑到一楼的回民餐厅了。

  每到夏天的时候,一上完形体课,同学们总是一身臭汗,大家就疯狂地向宿舍跑去,到了宿舍随手操一个脸盆就奔水房去了。那个场面很壮观的,十几二十个小伙子,光着上身,穿个短裤,接盆水就往身上浇,后来,大家玩着玩着,洗漱间就上演“泼水节”一幕了,挺震撼的。

  大一那阵子,同学们都爱熬夜,不睡觉,因为每天要交作业,常常排节目到晚上十一二点。当时对大伙儿而言,排练是件快乐的事情,但是想小品却是特别费脑筋的事。当时,大家的创作欲望都很强烈,我们班长邓紫飞(曾主演《一只狗的大学生活》)曾一下交了七个作业。有一次,我跟班长办了件特糗的事。那天我俩排练,排着排着就忘了时间,等排完一看,都晚上1点多了,我俩赶紧往下走,悲剧了!保安大哥把大门给锁了。我们只能回到教室,教室里有许多道具,也有被子、地毯,我们就抱着这些道具睡了。第二天同学们来上课了,看到我们那样很诧异。其实这种情况很多,许多同学在过了学校规定时间后,经常爬墙进去出来。

  表演课上的糗事就更多了,经常被同学们笑场,被老师骂。记得我演过一个小品《黑草垛》片断,上场客串一个被打死的国民党军官。当时大家觉得我死得太优雅,就是那种周星驰风格的死法,倒在一旁还抓着另外一个同学的腿,同学们狂笑,和我搭戏的同学都慢慢躲回侧幕条去了。

  刘亦菲是我们班上的小妹妹,当时才16岁。在同学们印象中,她是那种非常懂事、非常乖的孩子,而且她从国外回来,各方面也做得很好。亦菲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但是演起戏来爆发力挺强的。我俩曾合排过部戏,演一对恋人吵架后分手的片断,亦菲吵起来很激情的。亦菲比较特殊,她在大一就挺火了,大二、大三戏也很多,见面少。

  我们班挺好的,大家直到现在没一个放弃,都在坚持演艺事业。大家机会不同,发展也不一样,但是现在大家经常聚会,我们在一起不谈工作,见了面就互相挤兑,如“你说你上大学那会儿说台词真叫搞笑”什么的。

  大学在我的心里就是个避风港,不管犯了什么错,都有老师、同学帮你担着、扛着,走上社会,都靠自己,需要自己孤孤单单地面对一切。我记得冯远征老师在毕业的时候,给他父亲写过一封信,信上这样写道,“大学是个避风港,毕业就等于失业”,我毕业时,也跟他一样迷茫、焦虑。

  记得我们最后一场毕业大戏在小剧场演完后,同学们把观众送走,拆道具、撤幕布,有的同学忍不住哭了,还有的同学趴在地上亲吻小剧场的地板。因为那场戏后就意味着我们将正式离开小剧场舞台,交完最后一个作业就会觉得空落落的。

  回头想,大学生活是人生不可缺少的经历,和同学、老师之间的感情也是没有利益冲突的最真诚的感情。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