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保路运动1911进行时

2011年10月10日06:42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当成都处于一个历史关头的时候,成都人会以什么样的姿态示人?许多人说,成都人懒散,成都人喜欢看热闹,成都人喜欢吃吃喝喝,也许这话不错。可是,一旦历史给了成都人一个机会,成都人会在顷刻之间挥洒出自己的热血和平时无法想象的能量。100年前,历史给了成都,给了四川一个机会,保路运动成为改变中国几千年历史、推翻封建帝制、建立共和国家的导火索。

  清廷派赵尔丰出任四川总督的时候,可能不会想到,在这个他们无比信任的人手里,在这个他们没有提高警惕的地方,清朝近300年的统治会因为川人争取路权的斗争当中,一步一步走向灭亡,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帝制会随之土崩瓦解。这个闲适的温柔之乡,在这个热爱生活的宜居之地,天下未乱蜀先乱的魔咒还是变成了现实。蜀地人也许天性中,有一种温和中的武烈,悠闲中的血气,尤其是在历史进入一个十字路口的关键时刻,蜀地人在100年前的这次爆发,让国人为之赞扬了百年。

  四川的保路运动和武昌起义,其导火索和总爆发的关系,无从细说,我们更愿意以一位著名近代史专家的话如是说:保路运动和武昌起义,是清王朝的两道“催命符”!

  股票上的梦想

  1904·1—1911·5

  从1904年1月开办至1910年底,川汉铁路总公司共收股银1198万两,其中“抽租之股”占76%以上。

  说来可能会令人奇怪:1911年时连汽车都没有见过的成都人,对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交通工具铁路和火车,却最激烈地关注。

  1903年7月,新任四川总督锡良和幕僚赵尔丰赴任入川。1904年1月,官办“川汉铁路总公司”正式成立,以“不招洋股、不借外债”为律条。公司股本来源主要有“认购之股”“抽租之股”“官本之股”“公利之股”四项。

  但其中主要是“抽租之股”:“凡收租十石以上者均按该年实收之数,百分抽三”,所以老百姓称为“铁路捐”。1911年川汉铁路公司公布数据:从1904年1月开办至1910年底,公司共实收股银11983305两,其中“抽租之股”占76%以上。

  1911年的成都,不少官绅家里都有川汉铁路公司的若干“大股”股票(50两银为一“大股”)。郊野外穷苦农民,箱子里大都也藏有“小股”股票(5两银为一“小股”)。

  股票上的火车,载着四川人的发财梦。因此,1911年四川近7000万人不论贫富贵贱,或多或少都与川汉铁路发生着政治、经济等联系。这就是1911年全省民众都积极投身保路大潮的最主要原因。

  岳府街:保路运动总指挥部

  1911·5·9—6·17

  1911年5月9日,清廷颁布“铁路干线收归国有”上谕;

  1911年5月20日,邮传部大臣盛宣怀与英法美德银行财团缔结借款合同,清政府向四国财团借款600万英镑;

  1911年5月28日,川汉铁路公司向朝廷呈交“请暂缓接收”的请愿书;

  1911年6月17日,四川保路同志会在岳府街成立。

  1911年,川汉铁路公司成立已八年,筹集股银1500多万两银子,除工程所用外,因贪污、挪用耗用了一大截,仅剩下700多万两现银。工程成果却实在可怜:仅在宜昌至秭归段“已成通车运料者30余里,桥峒未完未通车者80余里。”

  照此蜗牛进度,确如当时人所说:“100年也修不成川汉铁路!”

  1909年,清政府对全国商办铁路进行了15次调查,认为各省商办铁路弊端太多,筑路权只能由国家统一筹划,而且只有引进外资才能迅速切实奏效,从而“铁路国有政策”大体成形。

  1911年3月,赵尔巽调任东三省总督,由其弟赵尔丰署理四川总督。赵尔丰此时尚在川边未到任,总督一职由王人文(1862—1942年)暂时“护理”(暂代)。

  1911年5月9日,清廷颁布《铁路干线收归国有上谕》,说数年各地商办铁路的结果,在四川“倒账甚巨,参追无著”(即烂账太大又无法追究)。

  1911年5月20日,清政府邮传部(相似邮电部、交通部)大臣盛宣怀,与英、法、美、德的银行财团缔结借款合同:清政府向四国财团借款600万英镑,年利息5厘。铁路将在三年内完工,铁路建造与管理的全部权力归中方所有。

  外国财团当然带有资本输出的色彩。但中国利用外资,现代化进程必将极大加快。所以近年来不少学者认为:完全否定清末铁路国有和利用外资的政策,简单化地批判为 “卖国”“卖路”,是武断和错误的。

  1911年5月25日,邮传部发出电文给王人文明确表示:川路公司收入约为1500多万两银子;大约有1200多万可兑换“保利”或“无利”股票,政府对公司其他严重亏空(即“倒账”)约400万,不予负责。5月28日,川汉铁路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向朝廷呈交“请愿书”,“请暂缓接收”。

  6月2日,清廷又给王人文发出上谕,斥责四川省咨议局中一些人别有用心:“是必所收路款,侵蚀已多,有不可告人之处!”

  为什么会导致后来的保路运动?从总体上讲,保路运动是中国民众与清朝封建专制、中国与外国列强侵略、清政府中央和地方利益集团等诸多矛盾空前激化的综合产物。单就铁路国有政策和引进外资本身而言,并不一定错。

  最关键的原因是,清政府一方面幻想急进地推行“经济改革”以挽救危亡,另一方面却不肯放松独裁统治,虚伪地空喊“政治改革”,这反而使危机猛然高涨。铁路收归国有政策不合时宜地出台,成了政局突变的“扳机点”,最终导致了“保路运动”爆发。

  如听任铁路收归国有,立宪派士绅们实际利益和政治幻想都会泡汤,于是决定发动民众,把保路运动作为他们获取参政权利的政治筹码。四川保路风潮的历史大戏,从此进入高潮。

  岳府街川汉铁路总公司,成了全川政治漩涡中心和保路总指挥部。

  1911年6月17日上午。成都岳府街公司内聚集了4000多人,在这天成立四川保路同志会。85岁老翁伍肇龄也由人搀扶来了。四川按察使(全省政法系统最高官员)周善培问:“老前辈怎么肯出来?”伍肇龄激昂地说:“此事关系四川的存亡,走不动抬起也得来呀!”

  午后一时开会。时年35岁、风华正茂的四川咨议局副议长罗纶拍桌高叫:“存亡所系,吾川人皆愿继之以死!”《蜀报》总编辑朱山上台,拍胸顿脚怒吼:“非鼓动吾国、吾民、吾军,无以拒外国借债之野心!”朱山又以手猛击桌案,砸在茶碗上,霎时热血飞溅。所有人惊愕地尖叫、乱骂。

  抽泣声、号啕大哭声、顿脚声……喧哗不止,一浪比一浪高。8个警察也丢了警棍伏在桌子旁,一同号哭。

  下午,参会者数千人浩浩荡荡,由岳府街步行到总督衙门(现督院街省政府所在地)请愿……护理(代理)总督王人文身体矮小,怕大众看不见,就叫人临时搬了张方桌。他站在桌上说:“我立刻代你们电奏、力争,丢官也是乐事!”

  市井小民捐款保路

  1911·6·26—7·17

  1911年6月26日,《保路同志会报告》创刊;

  1911年6月至7月,成都市民、僧道和各州县人士,到岳府街捐款给保路同志会。

  四川保路同志会由四川咨议局正副议长蒲殿俊、罗纶为正副会长。下设总务、文牍、讲演、交涉四个部。

  接受过西方思想熏陶的立宪派人士,很懂舆论宣传的重要。他们以“爱国保路”为堂皇旗号,大办报纸、大作演讲,煽动民众情绪以壮声势。1911年6月26日,《保路同志会报告》创刊。

  1911年,许多士绅不屑一顾的底层小人物,突然成了报刊上热炒的“英雄”,出现了下面的“热点新闻”

  为保路不结婚

  资州(资阳)有个小伙子石某,开了家小茶馆,不识文字。他听人在茶馆中读了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捶胸跌足、号啕大哭。他订婚刚月余,次日就跑到岳父家中说:“时事如此危急,亡国就在眼前,还讨啥子婆娘啊?我要卖掉家产,拿来全部报效国家!”新津县理发匠李某,也要卖掉家产来爱国保路。

  五天步行千里入会

  巴州小学教师王某,看报后5天步行1100里,赶至成都参加四川保路同志会。他慷慨激昂地说:“人生时艰,热血男子当关心中国前途!”

  和尚道士加入保路

  清静的宗教界也热闹起来:“现有某某寺观僧道,已联合僧众数百人,欲附入同志会,以为破约保路之一助!”

  接着,四川各县70余座寺庙,僧人78名,捐银200元申请参加保路同志会。崇宁县东街吕祖祠道士马如是、赵公山,盘龙寺汪志同,都踊跃申请参加同志会。马如是慨然长叹说:“只恨我是方外人,不敢上街讲演保路,以尽国民分子之责,我愿月捐钱1000文,以为修路之一助!”

  成都僧道也集议,愿捐庙产作保路费用:“成都净居道罗天然,联合同人,并邀各寺僧众集议,拟将向来各庙产业,无论公产私产,提拔出一半,以备路事需用之费。”

  盲人、娼妓捐款

  1911年6月26日,忽有娼妓李春林来会捐龙洋600元,毛黄氏来会捐银200元。同志会最初拒不肯受。“二妓哀求不已,始允暂存,留作将来购股之用。亦青楼中之热心爱国不可多得者也!”

  成都一家香蜡铺门口,专门宣讲“圣谕”的黄瞎子,在供奉的圣谕神牌外,又立了光绪皇帝神牌。他登台演讲:“铁路关系吾人生命财产,此时若不争回,后患不堪设想。故此时必须努力,不然啊,"马至岩前收勒晚,船到江心补救迟。"悔之已晚!”

  省城张瞎子以打道筒(唱竹琴)为业。他沿街弹唱保路歌曲《铁路醒心歌》,鼓动民众起来争路:“提起笔,泪不干。同志会,为哪端?为的是铁路事儿被人占……”

  1911年7月17日上午,有4个盲人搀扶着到岳府街四川保路同志会,语及路事皆痛哭失声。他们拿出志愿书,要捐银元5枚(可买米400斤以上)。他们边哭边说:“也晓得同志会不收捐。但这是我们的诚意,都是靠摸骨看相一文一文凑积而来。今特捐给同志会,不过各尽各爱国一点心事……”闻者无不泪下。同志会职员握着暖烘烘的银元,目送他们搀扶着走了。

  川剧艺人杨素兰捐田产

  杨素兰(1877—1926年)生于梓潼县一户小商人家,父母双亡后被人卖与乡班学戏,艺名海棠,后集资创建“宴乐班”。杨素兰重义轻财,极富爱国热情。为支持保路运动,他将辛苦积蓄的80亩田产全部献给“保路同志会”。当时,川剧艺人社会地位极低,《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特别加编辑按语:“寄语杨君:君上流人物也。如盛宣怀者,始真下流,以盛方(比)君,盛愧死矣!”

  辛亥革命后,杨素兰和康子林、唐广体等发起筹组“三庆会”,对川剧艺术的改革与发展,作出了大贡献。

  全城罢市 赵尔丰左右为难

  1911·8·23—9·5

  1911年7月24日,赵尔丰从川边赶赴成都,接任四川总督;

  1911年8月23日,清廷的两道上谕,引发熊熊大火。此后,成都全城罢市;

  1911年9月5日,保路同志会印发《川人自保商榷书》,主张抗粮抗税,实际是鼓吹抛弃清廷,四川独立。

  1911年7月24日,66岁的赵尔丰从川边经雅州、卭州、新津、双流各州县,风尘仆仆到成都接任四川总督。

  1900年,昏聩的清王朝闹出“庚子事变”后,政府中央权威严重削弱,各省形成地方官绅利益集团。所以,王人文、赵尔丰、玉崑(成都将军)为代表的几乎所有地方官吏,对保路运动大都抱同情、支持态度。

  1911年8月23日上午10时,岳府街铁路总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宣布了清廷两道上谕。立刻如泼翻油锅,引发熊熊大火。主要原因,一是朝廷强令接收川汉铁路公司现款,二是朝廷认为四川闹“保路”,是“乱党”所为。

  全场几百人立刻乱起来:哭声、喊声、骂声、捶胸跌足声、演说声……蒲殿俊、罗纶、颜楷、张澜等人集合众议,决定号召罢市。不到一个钟头,省城内外大小500余街的店铺,相继关门了。

  此后,成都全城罢市,唯油、盐、柴、米及一切饮食之物照常交易,但价已昂贵。罢课罢市在巴山蜀水扩展……各州县报急快马络绎不绝飞报省城。新繁、彭县、灌县等川西州县,接着发生攻打税收经征局和巡警局的动乱事件。

  玉崑、赵尔丰等四川主要官员,多次联衔致电清廷内阁,请朝廷改变路事政策。9月4日,罢市第12天,清廷发出上谕,坚持认为铁路国有和借外资修路的政策是正确的,只是有人“藉端滋事”。

  9月5日,保路同志会开会。既是同志会会员又是同盟会会员的朱国琛、杨允公、刘长叔等,印发了《川人自保商榷书》,要害之处是主张人民练兵、抗粮抗税,实际上是鼓吹抛弃清廷,搞四川独立……

  清政府严重恐慌,严令赵尔丰切实弹压川人:“贻误大局,定治该署督之罪!”赵尔丰由同情支持川人保路,不得已演变为要杀人治乱。

  督院街“成都血案”

  1911·9·7

  1911年9月7日,赵尔丰接任川督第45天。赵尔丰派人诱捕蒲殿俊、罗纶等9人,后又拘捕蒙裁成等3人;当天,成都市民直奔督院街示威请愿。赵尔丰下令开枪,许多人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1911年9月7日(辛亥年七月十五日),罢市第15天,赵尔丰接任川督第45天。这天是中国传统盂兰节,也称鬼节。

  一大早,赵尔丰派人诈称“邮传部有电特请会商”,诱捕蒲殿俊、罗纶、邓孝可、张澜、叶秉诚、江三乘、颜楷、彭兰棻、王铭新共9人,后又拘捕了蒙裁成、胡嵘、阎一士3人。

  赵尔丰盛怒威胁要杀诸人时,成都将军玉崑来了,说:“事未问明,不可妄戮一人。”玉崑怕趟浑水,说完后托词走了。赵尔丰未敢贸然下手,将九人暂押总督衙门内。

  消息迅速传出,成都市民沿街鸣锣呼吁,街正们遍街吼喊,直奔督院街示威请愿。天空变色,阴沉沉下起雨来。巡捕慌忙来报赵尔丰:“请愿的人已冲进西辕门了!”

  请愿民众冲进总督大门后冲进东西辕门,又冲进左右仪门。每人左手抱一个黄纸写的德宗景皇帝(光绪)的牌位,右手拿一根香,吼叫着冲进了牌坊。许多人下跪哀求:“请大帅释放蒲殿俊、罗纶会长等人呀!”

  赵尔丰慌乱了,令兵士们大叫:“不许再冲一步,再冲一步,就要开枪了!”群众仍不听,冲到大堂檐下。赵尔丰又叫人叫道:“快退下去,再冲上来,就开枪了!”

  群众还要向大堂冲上来。赵尔丰慌作一团,说:“挡不住了,没有法了!”当下命令开枪。兵士噼里啪啦开了一排枪。群众惊恐万状,哀嚎着回头往督院衙门外逃跑,许多人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据说田徵葵还要兵士开机关炮杀人。成都知府于宗潼以身子挡住炮筒子,悲声痛哭劝说,才避免了更惨烈的后果。见尸横遍地,赵尔丰也很颓丧。

  这天夜里下雨更大。许多百姓冒雨捧着光绪皇帝神牌,遍街哀哭。无数人雨中大吼:“天呀,天呀,赵屠户杀人如麻,今天又到成都"开红山"来啦!”天黑如墨的雨夜,鬼哭神号、天愁地惨。

  成都血案中死难者全部是底层贫苦大众:机匠、裁缝、学徒、医生、刻字匠、管戏班子行头的、装水烟的、放马的、卖小菜的,以及街正等,没有一个士绅名流。死者年龄从12岁到古稀老翁。血案发生时,巡防营又驰放马队分巡各街,横冲直撞、践踏踢伤者很多。

  到底死了多少人?笔者颇费力气查阅到血案发生一月后的石印原件《辛亥年七月十五日被害姓名清单》,确定为26人,这应是很可信的原始数字。这纸清单上说,死难者由慈善会、商会每人恤银26元。

  “水电报”和成都郊外战场

  1911·9·8—10·10

  1911年9月8日,成都血案第二天,官府四处抓捕保路激进之人,同盟会员龙鸣剑等裁制木片制成“水电报”,投入锦江。“水电报”传遍川西南;此后,同志军围攻成都10余天,分兵攻掠各州县。

  1911年9月8日,血案发生后第二天,官府四处抓捕保路激进之人。

  同盟会员龙鸣剑缒城而出,奔赴城南农事试验场(现武侯祠附近)。朱国琛(场长)、曹笃(蚕桑学堂监督)都是同盟会员。三人裁制木片数百块,写上“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保自救!”再涂以桐油,制成“水电报”,从万里桥畔投入锦江。秋潮水涨,“水电报”传遍川西南。长江三峡甚至湖北武汉,也有人从江水得到这些“水电报”。

  成都附近郊县的同志会纷纷武装起来,发檄文举义号称同志军,向省城进逼。成都血案发生后一两天中,云集成都城四周的同志军密密麻麻,把成都包围。

  同志军头领孙泽霈、方少卿、侯国治等人,聚集数万人驻扎成都四周的犀浦、苏坡桥、中和场、三瓦窑、新繁、龙桥……同志军围攻成都10余天后,分兵攻掠各州县。川西平原,走马灯一样上演了一幕幕武打大戏。

  保路运动由此发展为全川大规模同志军武装反清斗争的新阶段。

  1911年9月15日,清廷急命督办铁路大臣端方率领湖北新军精锐约2000人,入川弹压。这为湖北革命党人即将发动的起义大大减轻了军事上的压力,催生了武昌起义。

  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11日成立湖北军政府,各省响应。

  军政府的“独立”庆典

  1911·11·27

  11月27日,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蒲殿俊为正都督,朱庆澜为副都督。会场内旌旗飘荡、服饰鲜明。商界、学界和各界民众到者约数万人。各国在成都的领事、传教士均来道贺。

  1911年11月22日,赵尔丰见大势已去,和蒲殿俊、罗纶等四川官绅,在寰通银行开会,签订《四川独立条约》,脱离清廷。

  11月26日,皇城外竖起的大旗随风飘扬,上书“军政府”大字。成都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四处张贴:“大汉已兴,大清已亡”等告示。26日晚,街正们到居民家散发纸条,命街民27日上午同到“老皇城”军政府庆贺。

  11月27日是“黄道吉日”。午前,负责外交的杨开甲到各外国领事署,向各领事宣布: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蒲殿俊为正都督,朱庆澜为副都督。

  蒲殿俊、朱庆澜身着笔挺的绶带军官服装。会场内旌旗飘荡、服饰鲜明。商界、学界和各界民众到者约数万人。各国在成都的领事、传教士均来道贺。午刻行礼,正、副都督先“祝旗”敬礼。大汉国旗白色,周围18红圈,中间书一大“汉”字。正都督蒲殿俊喜气洋洋地演说:“从此平权自由,改专制为共和。都督是7000万同胞之公仆,组织共和宪法,以巩固我大汉联邦之帝国!”

  副都督朱庆澜其后演说:“四川独立,来日方长。凡我同胞,必须人人奋勉争取富强,俾免贻笑邻邦!”接着宣布新政府名单。演说既毕,万众欢喜而散。

  “老皇城”外卖锅盔烧饼、牛肉肺片、烤红苕的……这天生意兴旺。

  赵尔丰交了重权,这天发出有滋有味的《宣示四川地方自治文》:“尔丰不德,不能出我四川父老子弟于水火。第一、奉告人民。呜呼!我至亲爱之父老子弟,亦知今日之四川为破坏之四川乎?……呜呼!尔丰不德,愧对四川……呜呼!尔丰去矣!”

  “成都兵变”

  1911·12·8

  12月8日,成立军政府后的第11天,发生震惊国内外的“成都兵变”。

  这天上午,军政府正、副都督蒲殿俊、朱庆澜在东较场“点兵”。巡防军突然大吼大闹“反了!”“反了!”乱枪齐放。蒲殿俊、朱庆澜惊惶失措,跳下点将台狼狈而逃。乱兵潮水般从东较场溃决而出,呼啸着抢劫银行、藩库、钱庄。傍晚开始,乱兵又大抢商铺、民居……成都城中,火光冲天、烟雾腾腾。

  乱兵说这是“自由关饷”,又叫做“打起发”。从这天起,“打起发”成为成都流传百年的口头禅,意思是趁火打劫获不义之财。

  一位风云人物这时浓墨重彩地登台。尹昌衡(1884—1952年)字硕权,号太昭,别号止园,四川彭县人。父亲尹荩臣教私塾为业。母刘氏是彭县一个举人的女儿。尹昌衡幼年随父母到成都,父仍教私塾,母帮人洗衣服做针线维持生活。尹昌衡相貌英俊,个子较高,人称尹长子。他自幼学习勤苦,18岁时“投笔从戎”。1902年考入四川武备学堂第二期,1903年由四川总督岑春煊以高才生选送日本留学,于日本士官学校六期毕业。

  1910年尹昌衡回四川,深感不得志。保路事起,尹调任陆军小学总办。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后,他任军政部长。“成都兵变”这天,尹昌衡驰马从东较场逃出时想:“好友周骏任陆军新军六十五标标统,屯兵凤凰山。”他驰马狂奔周骏军中,周骏以两营人交尹昌衡统率进城平叛。

  1911年12月9日,兵变后第二天。黎明,尹昌衡率兵进入成都老皇城,直奔军政府的帅府,虚无一人。尹昌衡东寻西找,猛然在一张破床上见一人,正抱着大汉国旗埋头哭泣。此人听见尹昌衡佩剑咣当声,抬头大叫:“逆贼,快杀了我吧!”

  这不是军政府安抚局长罗纶吗?罗纶见是尹昌衡又惊又喜。两人携手走到老皇城金水河桥上。官绅、民众闻风而至,都哭泣说:“时局危急,非有人出头不能平叛镇乱!我们拥护尹大人当都督!”

  尹昌衡作推辞状,众人跪伏地上痛哭失声。这一天,周骏、彭光烈等新军将领约集士绅徐炯、邵从恩、张澜,以及同盟会在省人士于北较场开会,尹昌衡被正式推举为四川军政府都督,罗纶为副都督。

  尹昌衡手持指挥刀,亲率勇士巡视大街小巷,见有犯者令立斩,并暴尸街头示众。第一天杀了200人,第二天杀百余人,第三天杀十数人……连杀几天杀得乱兵胆战心惊,无不远逃,民心得安。

  赵尔丰之死

  1911·12·21

  1911年12月21日。深夜三更,尹昌衡命令官兵约2000人包围都督府。深夜里寒风飕飕,都督府护卫团长陶泽焜率所部数十人翻墙而入,督府官兵不作抵抗,东奔西逃,赵尔丰被捉。

  原四川总督赵尔丰,将赴川边经营藏务,但久未成行,于是军民都欲杀赵。尹昌衡本想举兵攻赵,又恐重起战火,因赵尔丰还拥有3000巡防军。于是尹昌衡如三国关云长一样,来了个“单刀赴会”。

  赵已如惊弓之鸟,尹昌衡署前下马,挥手让从者尽退。他递上一张“世晚”的手本(名片),表示纯系私人拜访。尹昌衡对赵执礼甚恭,原想让赵发挥所长去经营川边,对杀赵“心实不忍”。但他见赵实在太顽固,只有巧言哄骗:“我愿与大帅秘密协约,将来如果清朝垮台,昌衡负责保全大帅;如民国没有成功,则由大帅负责保全昌衡。昌衡愿与大帅盟誓,海枯石烂,此志不渝!”

  赵尔丰大为感动,几至老泪纵横,遂指天画地与尹共结密盟。尹乘机又请赵传令兵士集于庭下,尹昌衡训话说:“如今诸君无势无饷,外人不知皆以诸君为敌,大祸已不远了。今天我特别来此,让四川民众晓得,诸君仍是四川之兵,仍食四川之饷,不过奉新政府都督之令保卫赵大帅,使你们今后真正有个依靠!”

  尹昌衡言外之意,是隐指死心保赵太不值得,只有他尹昌衡都督才是真正的大靠山。军士齐声吼道:“以后惟都督之令是从!” 尹昌衡巧妙瓦解了赵尔丰部下军心。

  1911年12月21日。27岁的尹昌衡,假装大张旗鼓地操办自己大婚典礼。深夜三更,尹昌衡拍案而起:“生死存亡,决于今日!”他命令官兵约2000人包围都督府。深夜里寒风飕飕,都督府护卫团长陶泽焜率所部数十人翻墙而入,督府官兵不作抵抗,东奔西逃,赵尔丰被捉住。

  赵尔丰被众兵士高擎于头顶飞跑到皇城,绑在都督府明远楼下。赵尔丰垂头丧气问:“能让赵某活乎?”这时军民围观者骤至数千人,尹昌衡站在高处大声说:“现在以生杀赵尔丰之权付诸君,请诸君决定吧!”众人大吼道:“赵尔丰屠我川人制造成都血案,杀!杀!杀!”声震屋瓦。

  赵尔丰花白的头辫零散披头,白胡须在寒风中颤抖,他破口大骂:“尹娃娃,你装老子的桶子了!”意即让尹“忽悠”了。尹昌衡挥手下令。陶泽焜手起刀落,刀光一闪鲜血四溅。赵尔丰瞬间身首异处。陶将赵头捧起,让群众环观。

  1911年12月23日。尹昌衡举行庆功大游行。走马街楼上窗口里忽然打出一发子弹,把尹昌衡戴的军帽击落在地……刺客捉到,尹昌衡亲自审讯。刺客是赵的卫兵头领张得奎,外号张麻子,山东籍武士。张麻子挺胸朗朗而言:“赵大帅开边千里,贡献太多。我很觉不平,所以要为赵帅报仇!”

  尹昌衡左右都怒吼:“砍了他!砍了他!”尹昌衡正色对张得奎说:“你不为时势危急抛弃旧主人,去讨好新权贵,可称义士。我刑罚虽严,不敢重私仇而轻义士!”

  尹昌衡命令松绑,挥手说:“赠以路费,你回山东老家去吧!”

  张得奎呆了良久,突然跪地不起号啕大哭:“尹都督恩重如山,张得奎我死活不走了,发誓要以死报答大都督!”尹昌衡没杀张麻子,将他留在身边一段日子,才另委职务至兵工厂服务。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