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亡命金三角(组图)

2011年10月16日01:31
来源:现在网-长江商报
亡命金三角
亡命金三角

  长江商报消息

  12日是“10·5”在湄公河水域受袭的中国遇害船员的“头七”忌日。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景洪市内,晚上,家属们按照云南或四川等各自家乡的风俗习惯,烧纸钱寄托哀思。

  关累港,澜沧江-湄公河航段中国航运出境前的最后一个码头。经历此番浩劫后,常年活跃此地的四五百名汉子,近半数已暂离水上漂泊生活,只剩船东和为数不多的船员在坚守,等待事件回应与处理措施。

  事故发生于金三角地带。中国船员在这一带的真实生活又如何?面对劫匪如何应对?今后何去何从?

  据吴德凯船长和多名船员证实,在关累港至清盛港河段跑的60%船只都被劫持过。

  “每次经过金三角时,我们的船都会将速度降到极点,生怕惊扰了不远处的不明船只,给了他们拦船、搜查的口实,”许山回忆说,金三角河道较宽,船只之间有将近50米的距离,可是他们丝毫不敢大意。

  “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低下头,不敢张望,短短的几分钟,感觉像好几个小时。”虽然小心翼翼,但是许山还是被劫持了。

  “他们戴着毛线帽,只露出眼睛和鼻子。驾驶着4辆红色的泰国快艇,拿着枪朝着我们,比划停船的手势,我们不敢不停,”不明身份分子上船之后,把所有船员集中赶到船头凸出的圆形区域,有时还会将船长的手铐上,把大家的手机集中堆在一起,留两个同伴看守船员,其他人便开始搜查整艘船,有时也搜船员钱包。

  “其实他们是为了搜查现金,有时会顺手挑一些需要的用品,比如台灯、好手机、烟和啤酒什么的,”上次由于一时大意,杨阳把1000多元现金放在卧室,结果被拿走了。

  对于这几年来,遭劫持事件频发,有些船员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一般不伤害船员。”据跑船多年的船员透露,劫持事件大多发生在最近三四年,地点为金三角地带。

  特别是2010年年底金木棉赌场开张以来,这一带变得很乱,劫持、绑架但从来没有杀过人。这次十几名船员被杀害这类恶性事件还是首次。

  六成船只曾遭劫持

  “中盛号”大副李国说,“天亮起航,12时吃午饭,五六时吃晚饭,天黑停船靠岸”是作息规律,但他们早已没有了清晰的时间概念,“只要在货主规定的时间前送达就行。”

  资料显示,十年前刚通航时,在这条航道上进行国际运输的船舶只有8艘,但十年后的现在是115艘左右。

  关累港,位于澜沧江下游勐腊县境内中缅31公里界河中方一侧,是中国航运出境前的最后一个码头,也是国外入境中国的第一个码头,距上游景洪港82公里,距离泰国清盛港263公里。

  澜沧江-湄公河流航道经过闻名于世的“金三角”老挝、泰国和缅甸交界山区。“金三角”曾经是世界最大的鸦片产地。贩毒集团和黑社会非常猖獗,还经常袭击过往船只。停靠在关累港的船只跑的都是金三角地区,航行于景洪港至清盛港之间,五六十条船,船员400-500人。吴德凯说,船员主要来自云南、四川、贵州和重庆等地,年龄20-50岁不等,相聚到此都是为讨生活。

  轮机工小杨来自江西九江,15岁便出来打工,最初在关累码头做搬运工,做了1年后,又去了缅甸打了2年工,之后又回到关累港口,觉得货运效益好,于是便做起了水手,没想到这一跑船就是16年,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娴熟的轮机工了,“我上个月刚参加了轮机长的考试,再过两个月就可以拿到证书了。”大副李国也刚参加完考试,考的是船长证,他认为“跑船的收入更可观”,便转行跑船,如今已是第8个年头了。

  据了解,外地前来关累港务工的人数占到所有船员的90%以上,当地人很少,“他们有橡胶,赚的钱不比跑船少。”

  263公里的“魔鬼航道”

  从关累港出发至泰国清盛港河段,全程263多公里,去时花15个小时左右,回来是逆行,要30多个小时,一个月可以来回两三次。

  对于船员来说,船就是他们的家,住的房间有三四个平方米大小,放置了两张床和两个床头柜之后,所剩空间无几了,只够一个人走进去,吴船长说,吃饭也是大伙凑在一起,每个月每人花费在400元左右。船上有的娱乐就是看看电视,大伙一起打个牌,吹个牛。

  船到达港口,船员们较多时间也是待在船上,没有假期,一年10个月生活在船上的状态。然而正因为工作的这种特性,船员的婚姻也成为了老大难的问题。

  “我和小杨都30多岁了,还没结婚呢,”轮机工李林感慨道,像他这样的大龄“剩男”占到全体船员的80%。

  “跑船无聊得很,单身,这些还能克服,最难受的就是不停地想家,”船员们纷纷表示。船员一般只有到春节或枯水期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总共也就2个月的时间。

  有家难回是一种苦,家人也很少来看望他们,“几年才来看一次,他们在家也有事,路费又贵,”小杨感慨道。

  一年十个月在船上

  据熟知情况的船员介绍,“金三角”船员遇害事件发生后,已有40%以上的船员回家了。

  船员老许觉得转行很难,主要是转行成本太高,“每个河道情况不同,航船经验价值不大。”对于船东和拥有货船股份的船员离开更是难上加难,“投资船的钱一部分还是借的,停运的船和废铁没什么区别,”李林就是“中盛号”的股东之一。现在船停运了,船员工资还得照发,这让船东更艰难。离开需要更大的勇气。

  许多船员表示,“不打算跑船了,生命安全更重要,”他们很多人打算回家做做小生意或种种田。

  曾经繁华的关累港已冷清不少。或许经历这场浩劫,这里将一直冷清下去。

  四成以上船员转行

  “金三角”仍是对中国危害最大的毒源地

  中国为联合反毒尽全力

  今年6月,中国《2011中国禁毒报告》称,“金三角”仍是对中国危害最大的毒源地。

  “金三角”继续流毒

  联合国《2011全球苯丙胺类合成毒品评估报告》显示,从2008年到2010年,老挝、缅甸、泰国和中国西南等大湄公河地区缉获的冰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增加了3倍,从3200万粒猛增至1.33亿粒。

  2010年,云南冰毒缴获量超过海洛因缴获量,是同期缴获冰毒最多的一年。”由于湄公河连接缅甸、老挝、泰国等多个国家,也被一些贩毒分子和组织看作是可利用的渠道。

  在东南亚和中国声名狼藉的“诺坎武装团伙”正是湄公河上的“毒瘤”之一。据外国媒体报道,诺坎原是缅甸大毒枭坤沙集团成员,坤沙投降后他另立山头继续贩毒。2006年,缅甸政府突然采取行动,对诺坎在大其力的仓库、工厂进行扫荡。

  随后,诺坎开始流窜于湄公河沿河流域并向商船“收税”。此后,在多国联合追捕下,诺坎手下的武装团伙被击溃,有人猜测诺坎“潜逃甚至被击毙”。

  中国为联合反毒尽全力

  为切实减少“金三角”毒品对我国的危害,中国一直在加强与老挝、缅甸、泰国等国家的禁毒合作力度,支持和参与东亚次区域禁毒谅解备忘录签约国机制(MOU),并提供警用物资等对口支援。

  为帮助周边国家提升禁毒执法能力,2008年,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继续依托云南警官学院和新疆警官学院,加大对毗临毒源地周边国家禁毒官员的培训力度,先后为缅甸、老挝、柬埔寨、越南等国培训初级和中高级禁毒官员165人,为深入开展务实禁毒国际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背景》》》

  “金三角”变迁

  “金三角”通常指泰国、老挝和缅甸三国交界处的三角地带。这里丛林叠嶂,山路崎岖,总面积近20万平方公里,但人口相对稀少,而且多数为土著山民。由于“金三角”大部分区域的海拔在1000米以上,雨量丰沛,气候凉热适度,为种植罂粟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条件。百余年来,当地居民在此种植鸦片,成为海洛因等多种毒品的重要产地。有资料表明,目前全世界大约60%至70%的毒品产自“金三角”地区。

  随着鸦片生产的扩大和盈利翻升,“金三角”一带出现了不少掌控地方势力的毒枭,其中最有名和影响最大的当数坤沙。他当时不仅主导着“金三角”地区的鸦片生意,而且还拥有一支实力强大的武装。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中期,由于泰、缅、老三国缉毒措施有力,再加上泰国和缅甸军方加大了对坤沙集团的军事打击力度,使“金三角”一带的贩毒团伙在行动上有所收敛。从上世纪90年代中叶开始,“金三角”大力开发旅游产业,不少地段成为泰国重要的旅游观光地,尤其是流经“金三角”地区的湄公河更成为外国游客的热点旅游地区,也成为该地区旅游版图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近年来,随着中国和相关东盟国家经济交流的大幅增加,澜沧江-湄公河河道更成为中国与缅、泰、老等国家经贸往来的重要水上通道。往返于这条河道的中国商船数目逐年增加。

  “金三角”地区的河底岩礁密布,行驶在江中的货轮若有不慎便有触礁的危险。而对“金三角”地区的商船来说,它们面临的最大安全风险是活跃在该地区的贩毒团伙和一些有背景的武装团体。据《曼谷邮报》报道,“金三角”地区最大的贩毒团伙甚至拥有数百人的武装力量。近几年,“湄公河”黄金水道上的劫船事件时有发生。

  保证湄公河上的航行安全是目前人们关注的一大焦点问题。此间有舆论认为,湄公河是一个国际河道,尤其在“金三角”这样一个被多国环绕的复杂地区,航行安全问题单靠一国是不行的,有关国家必须加强合作,采取集体行动,才能取得实际效果和达到安全防范的目的。

  14日,云南景洪关累港,湄公河惨案后航线停航,工人将早装好的货物搬下船,航线已没有了往日的繁忙。

  由于烟农在金三角山上种罂粟,粮食往往由小孩从山下运来。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