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死不救让我们反思什么?

2011年10月18日13:33

环球时报

  广东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在巷子行走时,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碾过。7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几个路人,均未施以援手。最后,一位捡垃圾的阿姨救起女童。目前小悦悦已经发生脑死亡,生命随时会有危险。(《北京晨报》10月17日)

  在这起事件中,冷漠再一次得以体现。肇事者逃逸,路人漠然而去,留给我们的是难言的道德叹息与不尽的思考。

  肇事者与路人未必不懂得道德,可能会说出一套套来,他们可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这些并未让他们成为积极的施救者。有些人不希望由于自已的好心反而成为一些人“诬蔑”和“攻击”的靶子,他们担心被一些人故意“诋毁”而饱受委曲。这样的心境,自然会进一步恶化冷漠的道德现实。捡垃圾的阿姨肯定没受过良好的教育,甚至可能没受过教育,她可能说不出道德的大道理来,但她是我们膜拜的道德践行者。这说明什么?说明经济发达了,道德并不一定能跟进,我们的道德教育是有缺憾的甚至是失败的,起码社会环境这部道德教育示范的大书写得不怎么样,让人们感觉到,说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做了说的可能吃亏。于是,在“彭宇案”后,冷漠就蔓延扩张。捡垃圾的阿姨完全出于朴素的道德本能,这说明,善是人之本能,变恶是后天环境影响的结果,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提供给人们良好的环境,让人们守其善而不变恶。如果我们需要反思的话,不是谴责某些个体行为,而是反思整个社会对道德的影响。

  良好的道德从来就需要法制的保驾护航,道德的单兵独进,不可能取得满意的效果,甚至可能苍白无力。想想看,如果南京彭宇案的判决结果不是那样子,相信人们再遇到此类事情不会如此冷漠,不会再感叹好人难做,不会在一旁说风凉话,不会一次次碾碎良知的底线。我们的法律应当为道德滑坡埋单!既要唤醒人们的良知,更要呼唤立法保护好人!(于文军)来源光明网-光明观察)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