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天桥维修工程承包人成谜 官方归咎天气原因

2011年11月15日08:51
  今年3月,深圳盐田区花160万元完成了对当地6座天桥的翻修,但短短几个月之后,就有5座天桥出现不同程度的质量问题。当地老百姓和媒体都在质疑,究竟什么原因导致翻修工程成了豆腐渣,是不是因为工程被层层转包出现了偷工减料,还是监管缺位造成施工质量不过关?

  11月8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等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态说,6座天桥的翻修为专业技术人员劳务分包,不存在转包现象。至此,翻修工程成豆腐渣的原因愈发扑朔迷离。

  天气原因引发质量问题?

  天桥质量问题的盖子首先由一则网贴揭开。今年10月,一网友发帖称,“深圳市路桥集团盐田分公司2010年10月起开始对深盐路的6座人行天桥进行翻修,工程验收半年后,其中的5座桥面却已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洞和鼓包,经反复修补仍未能彻底解决问题”。

  随后,更有网友爆料说,“这原本就是一个160万元的项目,结果转包到施工方手里只剩下25万的造价,而最后承建方因为没有拿到设计图纸,只能稀里糊涂地干。为压缩成本只好直接在天桥表面铺设PU胶面层。雨一下太阳一晒,就全露馅了。”

  近日,记者在深盐路沿线探访时发现,问题最严重的是马庙人行天桥,桥面刷过的颜色还比较新,但在白色的漆层下,有不少地方已经破损,反而让里面的红色旧桥面更加醒目。天桥边缘的胶层更是弱不禁风,一擦即破。

  居住和工作在天桥附近的老百姓反映,天桥前后修补了至少6次,但刚修过的桥面还是会胀包、破裂。附近的商户不满地说,天桥的反复维修耽误了做生意。

  10月底,有媒体报道说,负责天桥翻修工程的深圳市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是从一名曹姓老板处拿到这个翻新工程的。造价为每平方米115元,总面积约为2300平方米,总造价约25万元。目前曹老板已支付了18万元左右。

  针对媒体的质疑,11月7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解释说,“这6座天桥都属于桥面铺装工程,由施工单位自行采购材料,聘用专业施工技术人员进行劳务分包,施工不存在工程转包现象”。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还说,该工程总费用约为160万元,包括材料费81万元、劳务费30.4万元,以及机械台班费、管理费、交通组织费、文明施工费、税金等。媒体和网友所说的25万元造价实际上只是劳务费。

  对质量问题,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表示原因有四:一是封闭天桥施工交通疏解压力大、市民投诉强烈,多个天桥被迫提前开放了行人通行,影响工程质量;二是工程施工过程中天气寒冷,影响PU胶硬化;三是盐田区地理条件特殊,降雨相对频繁,由于天桥没有顶棚,长期暴晒及雨淋,PU胶膨胀系数与钢板膨胀系数不一样,PU胶容易松脱;四是交付使用后,部分市民乱扔烟头、推自行车不走自行车坡道等行为,造成桥面PU胶被烫坏、踏步防滑条受损,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天桥桥面造成了破坏。

  这样的说法遭到了网民的质疑。网友“鹏城六哥”说:“怪了,难道盐田和深圳不在一个气候带,别的天桥不出事,唯独这里气候特殊?”网友“徐大地”说,说“地理条件特殊,降雨频繁”,但深圳沿海,雨水多,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有关部门之前就没想过因此带来的问题并提前设计吗?附近居民王先生说,出了问题,不找原因不问责,还怨天恨地、责怪市民。

  为何没有考虑天气因素

  11月8日下午,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深圳市路桥集团,以及工程公司代表接受了媒体采访。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表示,盐田区深盐路6座钢结构天桥桥面铺装工程为交通公用设施清洗刷新,属于道桥小修保养工作范围。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东部交通运输局委托天桥养护单位市路桥建设集团公司组织实施了天桥铺装工程,委托辖区大中修项目监理单位市鲁班工程监理有限公司负责该项目监理工作,开展清洗刷新工作的监管。桥面铺装工程于2010年12月至2011年3月组织实施。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东部交通运输局负责工程质量的林枫说,今年7月,东部交通运输局发现天桥桥面“鼓包”“破洞”等问题后,立即组织施工单位进行了整改,对发生问题的部分进行了重新铺装,更换了破损的梯道防滑条。目前,工程仍未验收。

  160万元的工程款为何变成25万元?林枫说,25万元是支付给具体负责施工人员的劳务费,包含在总共30.4万元的总劳务费中,除了25万元劳务费,还按6.33%的法定税率缴纳了1.9万多元的税,剩余的部分为佳景劳务公司赚取的“利润”。

  深圳市路桥集团盐田分公司经理施世锋仍表示出现质量问题的原因之一是盐田区气候条件特殊、降雨频繁,长期暴晒雨淋,铺设桥面的PU胶与钢板膨胀系数不同导致胶面松脱。

  但实际上,深圳市盐田区有40多座人行天桥,其他天桥并未出现类似问题。就在这6座天桥中,较早时间完工的唯冠天桥同样经历风吹日晒,但并未出现问题。

  对此,施世锋解释说,唯冠天桥是路桥集团的试验用桥,施工时在天桥的钢结构上“主动”加装了一层钢筋网,然后再铺设PU胶,因此没有出现问题。

  为什么没有在其他天桥施工时考虑到天气因素?林枫说,因为这6座人行天桥的资金来源是属于清洗刷新项目,没有按照建设工程要求设计。

  转包存疑

  在11月8日下午的媒体见面会上,工程施工方深圳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并没有到场。

  施世锋介绍说,接到工程后,深圳市路桥集团盐田分公司并不掌握铺设PU胶防滑层技术。在接到东部交通运输局下达的任务后,购买了所需的材料,然后将劳务分包了出去。据了解,劳务分包工程交给了下属的佳景劳务公司实施,并与佳景公司的施工队长林松林签订了相关合同。

  林松林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他将工程“分包给了一位朋友介绍过来的姓曹的老板,曹老板又找了深圳市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来施工”。具体施工单位情况、价钱他并不知道,没有签订任何合同,也不知道“曹老板全名叫什么,电话号码是多少。”

  然而,就在这么多“不知道”中,林松林却表示已经将25万元工程款全部以现金方式交给了“曹老板”。

  经过辗转查找,记者找到了昆昂公司一位杨姓负责人,她表示这个项目不是她负责的,具体负责的人出差了。当记者询问昆昂公司是否以25万元承包工程后,杨女士表示:“这是谁说的,你就找他去问”。

  施世锋告诉本报记者,他们也在寻找深圳市昆昂运动场地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名黄姓负责人。在此之前,这位黄姓负责人对媒体称,从曹某手中接手的天桥翻修项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2011修正)》第二十九条规定: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

  而深圳市交委东部交通运输局则表示,从目前掌握材料看,工程不存在转包。不过,该局将工程委托给市路桥建设集团公司后,市路桥集团又将工程劳务分包给下属的佳景劳务公司实施,而佳景劳务公司施工队长林松林后来将该合同转包给了谁,他们并不清楚。路桥集团认为,只是在劳务分包过程有不规范行为。

  本报深圳11月14日电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