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缓解电荒,从“输配分开”找出路

2011年11月16日10:23
  目前,电力企业正面临2008年以来最为严峻的运营压力,局部地区电荒再现,部分省市或再次拉闸限电。据悉,有关部门已将电价调价方案上报,电价调价方案近期获批的可能性较大。电力企业的亏损是全国范围的,因此调价范围可能不再限于局部。(见11月15日《新京报》)

  在“市场煤”和“计划电”的结构性矛盾之下,导致电荒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发电越多,亏损越多”,因此发电企业缺乏足够的市场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讲,上调电价的确有助于缓解电荒。但问题是,根据以往的经验,电价上涨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电荒,因为电价提升的利润空间很快就会被不断上涨的煤炭价格所吞噬。这意味着,缓解电荒必须有实质性的举措,而不能靠一味涨价来扬汤止沸。

  事实上,煤电之间的矛盾,并不只是煤电之间没有实现联动的问题,而是因为煤电市场没有按照市场原理理顺“煤—电—网”价格联动机制。如果关于电荒的讨论始终停留在煤和电之间的话,其结果就会出现煤炭价格和电价之间交替上升的“恶性循环”。

  2002年国务院在下发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中,确定“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电改四大步骤。从目前的情况看,前两个改革的步骤即“厂网分开、主辅分离”基本上已经实现,但“输配分开、竞价上网”迟迟没有破冰,造成的结果是,由于没有输配分开改革的跟进,厂网分开的改革成果并没有传导给终端消费者。电网公司作为一个垄断的实体,既是发电企业供电的“总买家”,也是终端消费者购电的“总卖家”,电网公司在供求双方之间形成的交易垄断地位,使其总能将各种成本转嫁到销售电价上。

  相关部门的统计资料显示,2010年国内电网企业平均输配电价(不含线损)为160.91元/千千瓦时,占销售电价的28.15%。如此高昂的输配电价不仅推高了电力价格,也严重影响了电力资源的优化配置。有专家说,这也是导致“电荒”的罪魁之一。

  事实上,目前出现的结构性缺电现象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前不久,国家电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今冬明春中国最大电力缺口约为2600万千瓦。虽然华东、华南出现了大面积电荒,然而西部地区发不出去的“窝电量”竟然高达3000万千瓦时。由此推想,如果不是由于集输配于一体的垄断经营模式阻滞了电力资源的合理配置,如果能够按照市场供求关系调节电力资源,电荒是有望缓解的。 来源《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