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由妈妈和孩子自己选出的好书榜(组图)

2011年11月18日09:36
深圳民间
做一个由妈妈和孩子自己选出的好书榜
深圳民间

  读书组织

  “三叶草”这个名字,缘起于无处不在、绿意盎然的丛生植物,因着它一蓬蓬一簇簇的亲密无间,还因着它以纤细的嫩茎支撑起的三颗心。而那三颗心,被“草籽”们形象地演绎为“童心、爱心、慧心”的核心价值。目前,“三叶草故事家族”正在发起一个名为“三叶草2011年度好书榜评选”的民间活动,要分别为妈妈和孩子选出10本适合阅读的好书。这个活动进展如何?究竟哪些书对孩子来说是好书?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三叶草”发起人李迪。

  深圳特区报记者 钟润生

  做一个由妈妈和孩子自己选出的好书榜

  记者:据我所知,“三叶草故事家族”在不足三年时间里,已经培养了粉丝“草籽”6000多个家庭。你们线上网站和线下举办的活动,让更多父母和孩子读到了好书,读到了适合他们的书,体验到了阅读的美妙。在谈你们正在举行的年度好书榜评选之前,我很想知道,现在中国的儿童读物的现状。我想,这也是你们这个评选活动的意义所在。

  李迪:正是如此。我也想先从童书市场现状谈起。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童书出版一直处于上升趋势。截至2009年,童书市场自身增长了8.89%,同时占到整个图书市场份额的11.7%。近年来,童书出版更成为朝阳行业。中国书市中,孩子的钱最好赚,在新公布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中,排在前三名的杨红樱、郭敬明和郑渊洁,都是写给少年及儿童看的作家。

  因为有“钱途”,童书出版较为混乱。优秀海外童书版权的争夺,引来海量童书泥沙俱下的引进;尚未成熟的本土创作人被强逼上马,仓促出书。三六九等的童书一股脑涌入市场。

  而坊间流传的各类榜单有些是基于卖场的销售量,有些是带有浓厚个人色彩的专家荐书,有些是利益角力后的机构书目。逼得妈妈和孩子们在各种专家、名社唬人的旗号下,乱哄哄迷了双眼。结果,花了钱买回的书,却不见得是适合自己的。

  去年我们在做“三叶草”中长期规划时提出,要做一个由妈妈和孩子自己选出的好书榜,让一线的读者不受任何干扰,为自己喜爱的好书投上一票,让好书就这么一票一票的浮出水面,而最终能够入围前十的,一定会是经得起读者考验的好童书。

  就像电影奖项中有“华表”、“金鸡”和“百花”,分别代表了政府的、专业的和群众的不同视角。“三叶草”的好书榜评选,就是致力于建构一个充分代表民意的好书榜,希望将来有一天,作品入选这个榜单的作者能以此为荣,因为这代表了读者所能给予的最大的认可。

  年度好书榜分妈妈榜和宝宝榜

  记者:建构一个充分代表民意的好书榜,这个目标太好了。现在书榜评选进展如何?有何新发现?

  李迪:目前,书榜的评选已备好候选书目,制作投票文件,100本2011年内出版的好童书正热切等待着每一位妈妈和孩子的点击。投票截止日期是2011年11月30日。榜单应该在12月中旬公布。

  本次评选,设定了两个榜,妈妈榜和宝宝榜。分别代表了成人视角和儿童视角。刚开始的时候,有人担心这两个榜单会高度重合,但事实证明,即使是“三叶草”最资深的“草籽”,她和儿子选书的眼光都是非常不同的。孩子永远会有超出成人所能了解的一面,这使我们对童心时时保持敬畏,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让自己的认为取代了他们自己的选择。

  但成人视角选定的童书,并不代表品质上输于孩子选择的童书,相反,有些书则更耐人寻味,虽然由于题材或画风的关系,一时不受孩子的喜欢,但等到他们成长到一定的阶段,能够理解书中的意蕴,自然就会爱上这些好书。

  而宝宝榜选出的好书,基本可以判定为深受孩子欢迎的好书,极具“儿童观”。当然,这其中不乏一些经典读物,比如历经百年的《柳林风声》、《昆虫记》。

  记者:我注意到,你们选出了100本候选书目,供“草籽”投票。选出这100本书,有什么标准?

  李迪:进入好书榜的备选书目,经过了至少三轮的筛选。首先是收集国内多家知名少儿出版社的2011年书目,然后从这些书目中筛选出六百多种适合幼儿阅读及小学低段阅读阶段的童书,再由“三叶草”工作群内的“阅读达人”先行投票,每人结合自己的阅读经验,选出自己最喜欢的100本书,再经过多次遴选,综合众多亲子阅读爸爸妈妈的意见而成。

  《青工读本》出版

  2011年11月15日下午,深圳市第十二届读书月举办的首届“中国移动杯全国青工网络写作大赛”颁奖暨青工写作座谈会在深圳罗湖书城五楼多功能厅隆重召开,座谈会开始时为“2011年度《青工读本 异乡的家园》获奖作者颁发奖项,举行了杰出青工作家与青工网络写作中心签约仪式。

  《异乡的家园》作为“青工读本”第二集,作为深圳十二届读书月“书香家庭”的奖品书籍之一,推荐给广大读者。(顾亚峰)

  作者:顾亚峰来源顾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