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日照淫秽光碟一条街 多是十几岁孩子光顾(组图)

2011年12月05日01:06
探访日照淫秽光碟一条街 多是十几岁孩子光顾

  “如果不是从儿子的书包里发现那些光碟,我一度认为,那只是一条为便利居民而存在的普通商业街……”说这话的是日照市民陈刚,而他口中的这条“水很深”的商业街,是位于日照市望海路太阳城市场东侧的一条既短又窄的街。

  这条街没有名字,但这里存在的某些现象却使它闻名已久:在这条街上,几乎所有商家在经营着自己主业的同时,还经营着另一种副业盗版光碟。附近居民说,他们出售的光碟种类繁多,一些摊位甚至还出售淫秽光碟。12月3日,记者暗访了这条商业街,一小时内就看到两拨约十五六岁学生模样的孩子“光临”。

  家长反映

  初中生书包里竟翻出淫秽光碟

  儿子包里藏着淫秽光碟

  “儿子今年上初二,之前成绩一直还不错,可最近半年成绩急剧下滑,最开始我没当回事,直到那天晚上,我无意中看到了儿子打开的书包,才找到了成绩下滑的原因。”12月2日下午,当记者见到日照市民陈刚时,他正为此事心烦不已。他认为,是自己和妻子对儿子平日疏于教育,才导致了事情的发生。

  回想起这整件事,陈刚说,他今年39岁,妻子小他两岁,他们两口子一起经营着一家五金商店,平日比较繁忙,对儿子的教育也比较疏松。“儿子从小就挺聪明,上小学时成绩一直在年级领先,就在一年多前,他考进了日照市里一所重点中学,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

  “可就在半年前,儿子的班主任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他跟我讲,我儿子成绩下滑很快,每天课堂上也是恍恍惚惚,问我是不是家里出现了什么情况。”陈刚说,他听完后感到很诧异,因为那段时间他和妻子都在忙生意,和之前并无两样,儿子的生活作息也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

  从那之后,陈刚就观察了儿子几天,发现每天上学、放学都比较准时,没有什么特别的现象,他就放宽了心,认为可能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正常现象。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儿子的成绩不但没有回升,反而下降更快了,从最开始的班级前十名掉到班级四十多名。

  12月1日那天晚上,陈刚终于找到了儿子成绩下滑的原因。“那天晚上儿子回到家,吃过饭后就被同学叫了出去,之后,我妻子给他收拾房间,突然,妻子大声叫我,我过去后一看,原来她竟在儿子打开的书包里发现了一些光碟。”

  陈刚说,光碟一共有8张,全都是黄色光碟,每一张都装在塑料纸袋中,外包装上印刷的图案淫秽不堪,看着这些光碟,“我气得浑身发抖,真的难以想象,这些光碟居然是从儿子的书包里发现的。”

  当晚儿子回家以后,陈刚把这些光碟摆在他面前,“儿子很害怕,跟我承认了错误,他告诉我,这些光碟是从望海路太阳城市场附近一条街上买的,他的同学中许多男生常去购买。”

  不长的商业街“水很深”

  望子成龙的陈刚难以接受儿子的变化,在对记者讲述中,他几次哽咽。陈刚说,儿子透露第一次接触黄色光碟是在同班同学家里。之后,他便和一帮同学,第一次在那里购买了黄色光碟。“那里很多家店都有盗版碟和黄色碟卖。”

  12月2日,早起的陈刚和妻子商量之后,便来到了儿子提起过的卖光碟的地方,想了解一些情况。12月2日下午,了解完情况的陈刚告诉信报记者:“那里确实是这样,盗版光碟几乎在每个摊位上都有卖的,肯定是盗版的,包装印刷都不好,很粗糙。黄色光碟的事我也打听过,他们都说这里不卖,但一个住在附近的朋友却告诉我,他们不卖给不熟的人,只有买过碟的顾客他们才肯卖。”

  陈刚说,他上午观察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感觉这条不到200米的商业街,水却深得很啊,那些卖碟的人,精得很,感觉你人不太对劲时,就不会卖碟给你了。”陈刚找人打听了一下,这种事情应该归日照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管,于是在网上查到了公开举报电话12318,按照语音提示进行转接,将情况进行了反映。

  不过,事情发展并不顺利。陈刚说,“我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市场上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好像没人来查,可能是他们工作太忙了吧,我就先离开了,希望执法人员能尽快来查处,避免这些盗版、淫秽光碟流入到我们老百姓的生活中,造成不好的影响,尤其是对年轻的孩子们。”

  记者调查

  盗版碟摆着卖,“刺激点”的只给熟人

  音像店里摆满盗版光碟

  根据陈刚的叙述,记者来到了日照市太阳城市场附近。记者看到,周围开了几家音像店,门口贴着有些露骨的海报。进入店内记者发现,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店内摆满了各种用来销售或租赁的光碟,有音乐光盘、电影光盘、动画光盘、游戏软件等。

  见到记者进来,女老板十分热情地欢迎记者挑选,并称小店不大,任何想要买的光盘都能买到。靠墙边的货架上,除了架子上成堆的光碟外,地上还摆放了十几个纸盒子,也装满了影碟。记者发现,纸盒中的电影明显比架子上的更“好看”一些,各种写真集隐藏在盒子里,有的光碟封面上印着“不雅”的画面。

  多数光盘都是DVD版本的,一张光盘里约有十几部影片,记者看到光盘背面的宣传页上,一个个小图片都起着比较“诱惑”的名字,封面上写着“三级”两个字。

  “你们这里的影碟是正版的还是盗版的?”记者问。

  “当然是盗版的,正版影碟哪有这么便宜,一张碟才卖7块钱。放心买好了,质量跟正版的一样。”老板似乎很有底气地回答记者。“盗版光盘不是禁止销售吗,没人来查?”“没人,我们店开了这么多年,这不都好好的吗?”

  记者挑选了两张电影光碟,问老板有没有更“好看”的影片,女老板立刻明白记者的意思,她打量一下记者,但仍心存怀疑,称现在没有,如果记者要买可以过段时间再来看看。

  “刺激点”的只卖熟人

  记者又根据陈刚的线索,来到日照望海路太阳城市场东侧的那条商业街上。这里紧邻小商品市场,街不长,约有两百米,从街头走到街尾也就几分钟。但这短短的街上记者见到了十几个小摊,摊贩不但经营各种小商品,还销售着同一种东西:盗版光盘。

  记者看到,多数小摊前都围着几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他们都没有购买小商品,而是低头挑选旁边摆着的纸箱里的光盘。有的年轻人已经选好了几张,放在旁边“存着”。记者走到其中一个小摊上,三四平方米的摊位上专门抽出地方摆放了两个大纸箱,里面装了约两三百张光盘。记者假装挑选之际,一名年仅十余岁的男孩走进来,似乎很熟悉地问老板:“有没有新到的?”记者注意到,男孩的穿着和长相都有些稚嫩,但从买碟的动作来看,甚至颇有些“成熟”。

  男老板称有新到的片子,让女老板带着男孩离开了摊位。约几分钟后,男孩手里拿着两张光盘来到摊位上给老板付钱,记者看到,他手里的光盘封面上印着不堪入目的图片。

  男孩走后,记者问老板:“他买的是什么片子,还这么隐蔽,要单独过去挑选。”老板立刻露出诡异的笑容,“你要看看吗?那些片子比摆的这些好看多了,我们的货都不错,都是最新的片子,平常不熟的人买不着,今天你正好看到了,就让你买。”

  “什么样的片子?”记者假装不懂。老板指了指自己的皮肤说,“就是这种颜色的片子,想看的话带你进去挑一下,很多人都专门来买,再不买说不定下午就卖完了。”

  记者反问,“刚才的小孩也看这些片子?”老板说:“我们不卖他们就没法看,但我们卖了,他们看得"可起劲"了,不是新的还不要。”

  记者又问:“万一家长发现来找麻烦吗?”老板说:“是孩子自己来买的,又不是我拉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没有检查的?不怕被查吗?”“不怕。”

短短一小时,两拨学生买黄碟
短短一小时,两拨学生买黄碟

  “好看的”碟比普通的贵

  记者同意了老板的推荐,跟着女老板离开了小摊,女老板带着记者来到了小摊后侧的一个小店。进去后女老板弯腰从店内一处隐蔽的角落里拿出了一个纸箱,里面装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女老板将塑料袋打开,里面露出了几十张包装精致的光碟。

  “今天就这些货,你们慢慢挑,看好了放在地上就行。”女老板继续说,“中国台湾、日本、欧美各地的都有,你们慢慢挑。”记者蹲在地上翻阅了这些影片,看到几十张影片的封面上均印着淫秽的照片,有的碟上写着“18禁”、“高清版”、“诱惑”等字样。背面小照片尺度极其大胆,均是男女不雅照片。

  见到记者没有挑选,女老板称还有更刺激的影片,并问记者要不要看,需要的话她从别的地方给记者拿。记者连忙拒绝了。记者离开后,女老板将淫秽光碟又装进纸箱中,然后放进了杂货里,大摇大摆地走回刚才的摊位前。

  摊位的老板告诉记者,“好看的”光碟价格比一般的光碟要贵一些,普通的8元一张,“好看的”12元一张。交谈中老板称,自己每天都在这里卖光碟,经常进新货,并告知记者只要隔几天再来,就能买到“新片子”。

  一小时内两拨学生购买

  12月3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太阳城东侧的这条商业街上,记者看到,多数小摊前无人问津,而这十几家卖盗版光碟的小摊却总是围着不少年轻人,显得有些引人注目。

  记者在周围蹲点观察,过来买碟的人群中,平均每几分钟就有经过的年轻人,见到摊位上有光碟,他们会停下脚步翻看,遇到熟客,有的摊位老板会从隐蔽处拿出黑色的塑料袋样的“包装”让熟客挑选。

  在约一小时的时间里,记者就见到了两拨约十五六岁学生模样的孩子来购买。这些孩子将买好的光碟用黑色塑料袋装起来,藏进上衣里,悄悄地离开了摊位。

  记者看到,卖盗版光碟的摊位明显比别的摊位生意要好,而多数买东西的人均是买盗版光碟,对其他物品并不感兴趣。在这条街的入口处比较明显的位置上就有一个卖盗版光碟的摊位,记者见到,卖货的老板并未觉得自己卖盗版盘有什么不妥,似乎卖盗版光碟和鞋、袜子一样,丝毫不忌讳。

  记者询问一位摊主,在这里卖盗版光碟会不会有相关部门查处时,他笑着说,“哪有音像店没有盗版光碟的,不碍事。”

  周边居民

  现象存在已久,基本无人监管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只要关系稍加熟络,便可以在这里购买到黄色光碟。记者看到,前来购买光碟的人,大部分都是年龄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而购买黄色光碟的人,年龄则更是偏小。

  一条小街上本该销售百货的商家却明目张胆地干同一种“副业”。然而,对于这种奇特的现象,住在附近的一些居民在接受采访时却表示,并不感到奇特,因为它存在已久。

  12月3日下午,在日照市望海路日照百货大楼附近,记者与在此摆摊的一些商贩闲聊了一会。他们对于那条街上的现象“都见识过”。他们说,只要想买盗版光碟,就可以去那里购买。

  商贩李先生说,“这现象存在很久了,好像多少年都是这样,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只要你想买光碟了,还想图便宜要盗版的,就去那边购买,肯定能买到。”李先生告诉记者,那里面是个市场,都摆着卖,不像他们在路边摆摊,还怕人来查,“他们好像不担心会有人来查,就那样光明正大地摆着卖,难道卖盗版光碟处罚不太重?”

  “你要是问我怎么那么清楚,我跟你说,我在这里摆摊摆了三四年,这附近的事情基本上没有我不清楚的……”听到记者有疑问,商贩李先生的回答很自信。

  记者又在市场里与一位年龄稍长的中年男子交谈了一会。对于那条街上卖盗版、黄色光碟的事情,他也是知情的。对于存在的隐患,他说:“盗版光碟出售肯定是不对的,这侵害了影片的版权,使得这些电影的投资公司无形中受到了损失,一些还没上映的电影,这里有时都可以买到。黄色光碟就更不用说了,它给社会带来的隐患我认为很严重,尤其是卖给像一些处在成长期的年轻人,我认为他们这些人就是在犯罪。”

  对于商业街上公然卖盗版淫秽光碟的现象,12月4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山东元鼎律师事务所的单正国律师。他认为,出售贩卖盗版光盘只要达到的一定的金额和数量,其经营者面临的就是刑事处罚;如果数量和金额较小者,面临的则是治安处罚。“而对于出售贩卖淫秽光碟,如果情节严重,就触犯了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记者举报

  打了4次才打通,承诺当日查处

  该盗版光碟市场存在已久,这是采访中多位日照市居民提及的问题。为什么这样的不法行为存在这么久?流通在市场上大量的盗版光碟和淫秽光碟又都流向了哪里?12月4日上午,记者将掌握的情况,以普通市民的身份,连续4次拨打了日照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的公开举报电话12318。

  第一次,电话接通后,在语音提示过后,记者转拨了市场所在区域东港区相关部门的电话,等待过后,无人接听。

  第二次,电话接通后,在语音提示过后,记者转拨了日照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的举报电话,在等待过后,无人接听。

  第三次,电话接通后,在语音提示过后,记者再次转拨了日照市的举报电话,在等待过后,仍无人接听。

  第四次,电话接通后,响了近30秒后,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对于记者反映的问题,对方详细地进行了记录,并表示会在12月4日下午进行查处。

  12月4日下午6时,记者再次返回,希望得到的结果会如日照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所述。可当记者走入时,却在距离入口不远处看到,仍有一家商贩有盗版光碟出售,并且摆放的位置仍是摊位的显眼处。

  沿着入口继续入内,这里的摊位已经逐渐开始收摊,可在他们的摊位明显处,摆放盗版光碟的盒子仍十分明显。记者走到其中一家,询问这些光盘的价格,对此,摊主的表情十分随意,并无太多的顾忌,他告诉记者,6元钱一个。随后,记者借口有事,离开了这个摊位,从市场离开。

  “可能是他们的工作太忙了吧。”此时,日照市民陈刚讲述时的一句话在记者耳中响起。对于此事,信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文/图 本报记者(A6~A7版图文版权所有,未经信报允许,不得转载)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