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震辽西(上)——记抗日烈士高鹏振(图)

2011年12月06日05:40
高鹏振。 资料图片
高鹏振。 资料图片

  1937年六七月间的《泰东日报》、华文《大阪每日新闻》均刊登了这样的报道:“素扰我热河、奉天两省之辽西悍匪,义勇军司令老梯子高鹏振今已授首……此后地方当太平矣。”

  五台子歼敌首

  辽西大地还未从冰封雪冻中苏醒过来,农民们便忙着送粪运土,准备迎接春耕。这时东北全境已沦丧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占领锦州不久的日军,为能有效地控制辽西,也开始出动了,他们要在青纱帐起来之前,把散在农家的枪支收缴上来。

  一天,两名日本鬼子由汉奸带领,到乡下来收缴武器。当来到五台子村时,村民出于义愤,朝他们开了两枪。由于不知村里虚实,日本鬼子和汉奸吓得没敢进村,但这两枪却惊动了日寇在辽西的大本营。两天后,日本骑兵第十联队第二中队的100多名敌人,由不破直治大尉亲自率领,迳直向五台子村开来,声言要血洗该村。

  那时,东北军早就撤进关内去了。辽西地区虽然有抗日义勇军在各地活动,但小股分散,力量单薄,日本人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进村前,不破直治先命令把马放到村外的一个小树林里,留下几个日本鬼子看守,其余的敌人在不破直治的战刀指挥下,直扑向五台子村。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村民们知道,只要日本鬼子一进村,既无处逃,也活不了,只有拼死抵抗,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当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一踏上五台子村的土地,愤怒的中国农民便向敌人开枪了。霎时,枪声大作,一颗颗子弹夹杂着民族仇恨射向敌人。顿时,硝烟弥漫,喊叫声响彻云霄。

  1932年1月15日,一位农民打扮的人,冒着北风烟雪,跑进救国军将领“老梯子”高鹏振的驻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高司令,不好了,日本鬼子要血洗五台子村,骑兵队已经开出来了。”情况紧急,高鹏振马上召集营、连、排长,部署作战方案。高鹏振亲率精壮官兵30名,分三路围剿这股日寇。出发前,他作了简短的战斗动员:“不破直治是日本关东军的"战斗之花",打掉他,就等于捅了辽西日本鬼子的心脏;消灭他,就等于砍掉了骑兵第十联队的一条大腿!”

  旧时代的辽西,尤其是黑山、北镇一带,村村都有炮楼子,养着十几条枪。虽说五台子村有了准备,但与正规的日本小股部队比较,还是人单力薄。此时,已有一部分日本鬼子攻进了村子。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突然间,村左村右同时响起了枪声,两边各有100多人向鬼子兵包抄过来。高鹏振率领的救国军赶到了。

  神兵天降,完全出乎不破直治的意料他在黎明前出发时得知,几股较大的抗日救国军队伍,正在离五台子村约有百里以外的黑山、北镇边境地区活动,没想到他们的机密被泄露了,高鹏振在前一天晚上得到日本鬼子要血洗五台子村的情报后,就连夜赶来,在四周山区分散埋伏着。这不破直治是屠杀中国人民的老手,为人凶狠,作战经验丰富。他见救国军两面夹击,一阵心惊之后,立刻镇定下来,急令攻进村内的鬼子撤回,分兵向左、中、右射击。他这个骄横惯了的骑兵上尉,虽然没把300名救国军放在心上,但他知道,他的骑兵不善于步战,必须迅速上马,整顿骑兵阵形,边打边撤向拴马匹的小树林。

  高鹏振早就摸透了日本鬼子血洗乡村的规律:先是封锁消息,派骑兵偷袭,进村就放火,见人就用机枪扫射,所以,马匹必须拴在村外。于是高鹏振先用两个营的兵力从两翼佯攻,逼着日本鬼子向后退,自己亲率3个营堵住村口,轻易地解决了看马匹的几名日本鬼子,张开铁网,单等鱼来。

  100多个日本鬼子,快接近拴马的小树林了,聚集的面积也缩得越来越小。不破直治急令他的士兵快上马,哪里想得到,他的命令变成了救国军的战斗号角。不破直治一声“哈呀苦(快点)!”从小树林里射出一排子弹,还夹杂着抛出的手榴弹,在敌群中四处开花。成群的惊马窜出,踏乱了日本鬼子的阵形。有趴在地上抵抗的,有夺得惊马负伤逃跑的。不破直治一枪打死那个夺马欲逃的士兵,自己飞身上马,眼疾手快的高鹏振,大喝一声:“哪里跑!”声起枪响,两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不破直治一头栽到马下。

  这场战斗,共击毙日军73名,“内有大尉一名,中尉1名,医官1名”(《血战归来》《新中华》第1卷第11期),同时还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及马匹等物资。这是高鹏振举义旗以来的第一场战斗,首战告捷,振奋民心,极大地鼓舞了救国军的士气。正是:倭奴日寇凶残,侵入辽西平原。义军奋起战敌顽,还我大好河山。

  矢志救国

  五台子大捷以后,“老梯子”出名了,队伍也扩大了。日本鬼子在辽西,几十人被歼灭,中队长被击毙,这是他们出兵以来少有的惨败,惊动了侵华日本关东军本部,野兽们的兽性更加疯狂了。起先,鬼子们并不知道“老梯子”是谁,派出密探四下查询,终于知道了“老梯子”就是高鹏振。高鹏振,出生于辽宁省黑山县朝北营子一个较为富裕的家庭,父亲经商兼务农。为了让高鹏振继承自己的事业,在他读完小学之后,父亲又送他去新民县文会中学读书,此后他又进入沈阳文登书院学习。由于他不想继承父业,加之性情豪爽,在辽西热东地区,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尤其喜欢结交那些被官府所通缉的绿林好汉,开始为官府所注意。由于看不惯官府里的黑暗,得罪了官府,便也投身绿林,取名“老梯子”意思是步步登高,蒸蒸日上,以杀富济贫为天职。“九一八”这一声耻辱的枪响,震得“老梯子”再也坐不住了,他联合各“绺子”成立了响彻辽西的“东北国民救国军”,从此结束了土匪生涯,走上了抗日救国之路。

  五台子大捷以后,日本鬼子恨透了“老梯子”高鹏振,他们在安葬完不破直治及死亡的日军之后,突然闯到高鹏振的家乡朝北营子,焚毁了高鹏振的全部房屋和各种物品,并将他的父亲高品仲逮捕入狱,施以酷刑,终被折磨而死。高鹏振唯一的儿子高小山,也不得不改名换姓,被乡亲们转移到远方的亲戚家,以躲避日本人的追杀。日本人本想以此打击抗日英雄高鹏振,可是,这样一来,反而更加激起高鹏振勇斗敌顽的坚强意志。每当他想起被日本鬼子折磨而死的父亲和流浪在外的儿子,不由得便国仇家恨一齐涌上心头,进一步坚定了和日寇战斗到底的决心:草泽非我志,转战十里霜。抗日军兴后,宿愿始有偿。首战传捷报,骨肉连祸殃。宁为义勇死,节烈永芬芳。

  一首遗诗,写出了抗日烈士的半生经历和誓死抗战的壮志。 沈阳市图书馆研究馆员 李东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