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建国初期 大上海上空反轰炸防御保卫战

2011年12月06日12:58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防空部队是在国民党反动派对刚刚解放的上海地区进行轰炸破坏的紧急形势下组建的。这支部队一诞生,就肩负起粉碎国民党军对大上海的轰炸,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和国民经济建设的双重任务。

  反击轰炸刻不容缓

  1949年4月21日, 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随即我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百万雄师突破长江天险,于4月23日解放南京,宣布了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覆灭。5月27日上海解放,接着华东地区的江苏、浙江、福建等省陆续解放。

  国民党军队残余势力,狼狈逃至台湾及东南、中南沿海岛屿。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在美国侵略者的庇护下,利用台湾、岱山、定海的空军基地,不断对上海及江浙地区的重要城市及交通枢纽施行偷袭轰炸,妄图封锁长江附近的海上交通,破坏新中国经济建设和渡海作战的各项准备工作。美帝国主义派出电子侦察机,为国民党军提供我方情况,为其撑腰打气。仅1949年10月至1950年2月,在短短的5个月里,国民党空军飞机轰炸、袭扰上海就达20多次,投弹360多枚,毁坏房屋2300余间,炸死炸伤2300余人。1950年1月7日至2月6日,敌机连续4次集中对上海的电力公司和城市重要设施进行残暴的狂轰滥炸,其中尤以2月6日的轰炸最为猖狂。

  2月6日中午12时25分,上海市民正在用餐和午休,突然警报声响起。国民党空军出动12架B-24、2架B-25、2架P-51和1架P-38型共17架飞机,组成混合编队,疯狂地对上海市轮番轰炸。驻沪高炮部队当即进行了猛烈回击。狡猾的敌人,张牙舞爪,不可一世,仗着暂时的空中优势,连续轰炸,除敌B-24型轰炸机作水平投弹外,其余敌机均环绕目标进行俯冲投弹。由于高炮部队组建不久,不仅数量少,且中高炮连尚不会对环绕目标射击。虽然第五、九连进行集中火力射击,但射击时机过晚,没能给敌机以有效的杀伤。此次空袭,敌机投弹60余枚,毁坏房屋2000余间,市民伤亡1400余人。敌机重点轰炸了发电厂、自来水厂,杨树浦、闸北、徐家汇的发电厂、自来水厂都遭到了严重破坏。上海市的发电量由15万千瓦降至4000千瓦,水陆交通受到极大的障碍,人民生活也面临着严重困难。市区工厂几乎全部停工停产,绝大多数区街没有电力供应,大多商店关门停业,市场一度萧条,物价波动不稳,经济损失很大,上海的财政总收入减少1/3。国民党潜伏的特务则乘机大肆散布谣言,蛊惑人心,郊区也发现少数武装特务,搞暗杀抢劫……

  由于上海刚解放不久,开始,敌人对上海市区并没有进行大规模轰炸,所以市内防空问题还没有提到十分重要的地位,也没有建立一个专门的防空指挥机构。同时,还没有自己的空军,地面防空武器也比较少。只有淞沪警备区司令部设立了一个防空处,机构较小,人员不多,只有几个监视哨和一部国民党军队逃跑时丢下的破旧雷达。以这部雷达为基础,成立了一个雷达队,架设在提篮桥监狱旁的高等法院楼顶上,一面检修和培训人员,一面负责对空观测。

  另外,还有几挺高射机枪,组成了一个高射机枪排;有几门日、美式高射炮。虽然华东军区于1949年底曾派高炮第十一、十四团进驻上海承担市区防空任务,但要改变当时上海地区防空力量薄弱的局面,困难还很大。如何火速解决上海市区和华东沿海地区的防空问题,粉碎敌人的空袭,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国家生产建设的正常运转,捍卫刚刚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确实已火烧眉毛,刻不容缓。

  上海“二·六”轰炸,引起了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华东地区党政军民极大的重视,轰炸的当天,也相应地调整了高炮部队的部署,集中高炮第十一、十四团保卫发电厂。两天后,中央军委把在沈阳防空学校参加军训的高炮第十七、十八团紧急调来上海加强防空。这两个团由华北特种兵纵队政治部主任张希才、司令部副参谋长李大磊率领,先后抵沪。至此,高炮兵力已增至4个团。为统一高射炮部队的指挥,淞沪警备司令部设立了高炮指挥所(后改为高射炮第 三 师)。同时,调整部署,重点加强了对发电厂、水厂、油库、机场、火车站、码头的保卫。

  为了加强对空中敌情的监视,3月组建了对空监视哨营,部署在长江以北到浙江沿海地区,从而健全了空中情报网络,可及时发出空中情报;在市内也实行了夜间灯火管制。就在上海党政军民为加强防空通力奋战的时刻,从北京传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中苏双方政府经过协商达成协议,由苏军巴基斯基中将率领的混合集团军即将到达上海,协助上海地区的防空作战。

  为了抢修4个机场(龙华、江湾、虹桥、大场),准备迎接苏军的到来,全市动员了数万民工,夜以继日地突击劳动。接待友军筹备办事处设在虹桥,负责苏军的物资供应、住房设备、生活用品和保卫工作。市电讯局还调拨了大量的市、县线路,架通了所需要的电话线路。

  为了进一步加强上海市的防空工作,搞好和苏军协同作战,中央军委于1950年3月1日命令,3月12日华东军区航空处机关人员由南京迁到上海与上海防空治安委员会合并组成上海防空司令部。5月组建了一个雷达营,除原有一个雷达队归该营建制外,又成立了数个雷达连。8月成立了一个探照灯团,准备接收巴基斯基部队的探照灯装备。高炮部队在原有建制的基础上,又新组建了高炮团,装备有八五高射炮8门, 三七高射炮24门,部署在4个机场内,担任保卫机场的任务。

  从1950年3月受命组建上海防空司令部到1950年8月这段时间内,上海防空司令部机关和部队建设已初具规模。在边建设、边工作、边学习、边作战的情况下,克服了许多困难,较好地完成了华东军区赋予的各项任务。

  与苏联巴基斯基部队协同作战捷报频传

  1950年2月底至3月初,按中苏协定,由苏联派来我国协助防空作战的苏军巴基斯基中将率领的混合集团军于3月中旬陆续到达上海。据说这支部队是防守莫斯科的防空近卫军,颇有防空作战的经验。巴基斯基的指挥所设在上海市虹桥路,与上海防空司令部建立了协同作战关系。苏军部队有2个驱逐机团(1个米格-15团,1个拉-11团),先后分别进驻虹桥、江湾、大场3个机场;1个探照灯团,以排为单位,分别部署在上海市区、市郊和浦东;1个雷达营,以连(站)为单位,分别部署在上海市及其外围,如南汇、苏州、海盐、启东、镇海各点。机场和探照灯、雷达部队驻地均由淞沪警备司令部派出部队警戒,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1950年3月23日,国民党空军的一批飞机有恃无恐,大模大样地朝上海方向飞来,突然遭到了我方出其不意的打击。中苏防空部队第一次协同作战,击落敌机1架,首战告捷。接着,4月2日,在金山卫上空击落国民党空军P-51型飞机2架,给了敌人沉重打击。敌人遭到我们打击后,仍不死心,继续进行骚扰。我军于4月18日又在横沙以东上空击落国民党空军P-38型飞机1架,再次给了敌人狠狠地痛击。敌人遭到昼间重创后,胆怯心虚,随即改变了作战方法,采用夜间飞行,妄想寻机报复。

  5月11日,当夜幕降临上海,劳累了一天的市民们正准备就寝休息之时,敌机凭借黑夜的掩护,贼头贼脑地向上海方向偷袭。巴基斯基部队的驱逐机(即歼击机)立刻起飞升空,进入待战空域。敌机做梦也没想到,一进入上海领空,就被严阵以待的巴基斯基的探照灯部队照中,敌飞行员被强烈的光柱照得眼花缭乱,便使出全身解数,东拐西扭,妄图避开雪亮的“利剑”,但探照灯手们凭着娴熟的技术和果断的意志,照中不放。这时,敌机进入了我军高炮火力射击的范围,高炮战士抓住战机,猛烈射击。与此同时,苏军驱逐机也由待战空域进入敌机尾后,同时进行了射击。敌机终于爆炸起火了,其残骸坠落在上海浦东地区。

  由于中苏部队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在几个月对空战斗中,共击落敌机5架,给了国民党空军以沉重打击,保卫了上海市领空的安全。由于上海防空力量的加强,对敌斗争的连续胜利,同时陆军部队又先后攻占舟山外围岛屿,并准备解放舟山群岛。这时,敌人慌了。盘踞在舟山群岛之敌被迫于1950年5月17日仓皇逃走。接着,我军又将嵊泗列岛和舟山群岛解放。

  巴基斯基部队除了担负上海防空作战任务外,同时帮助我们训练了一套防空指挥机关的人员,建设了我军第一代防空指挥所,还帮助我们训练雷达部队、探照灯部队以及勤务分队的指战员。我们之所以能在短期内学会了防空指挥,部队能够很快担负防空作战任务,这与巴基斯基部队官兵的协助是分不开的,因而他们受到了上海防空司令部全体指战员的称赞和好评。

  边战边学取得战果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了。6月27日,美国出动第七舰队,占领了台湾海峡。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仅要时刻准备打击国民党军队的反扑,而且要组成志愿军准备开赴朝鲜与美帝国主义作战。同时,苏军巴基斯基部队决定于10月回国,其武器装备将由华东空军司令部和上海防司接收。7月31日,中央军委指示:应用一切方法保证这一接收和教育之任务圆满完成,利用3个月的时间把苏联同志的技术学到手。

  为了贯彻军委的指示,做好接收装备工作,更好地向苏军学习,华东军区决定,华东军区空司与上海防司合并为华东军区空军司令部兼上海防空司令部。华东军区空司领导机关于1950年9月由南京迁驻上海。当时的任务除继续执行上海防空作战外,主要是组织歼击机部队、探照灯部队、机务部队和各种勤务分队的突击训练。

  空军混成第四旅的十一团由苏军的拉-11团帮助训练,并准备接收拉-11型飞机和设备。空军第十团,随苏米格-15团训练,并准备接收米格-15型飞机和设备。华东军区空司兼上海防司,原两个司令部人员重点学习空战指挥、防空指挥和各项勤务保障理论知识和工作方法。两个团的飞行干部和飞行员,都是从自己航校抽调来的,他们经过航校的理论学习和飞行技术的初步训练,有了一定的技术基础;是从全军挑选的优秀的排、连、营、团干部,素质很好,政治可靠,有远大理想;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考验,作战勇敢、立场坚定;不少同志立过战功,受过奖励。他们能吃苦耐劳,有强烈的上进心和求知欲,为了尽快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完成保卫祖国领空和保卫上海的任务,学习非常努力、刻苦,在苏军帮助下,经过几个月航空理论和飞行技术训练,圆满地完成了突击训练任务,基本上掌握了驾驶米格-15和拉-11型飞机的技术,并达到了双机作战水平。地勤分队经过几个月的突击训练,基本上掌握了维修飞机的技术。雷达、探照灯部队经过突击训练,也很好地完成了学习任务。华东军区空司和原上海防司机关经过训练,已能够胜任上海防空的任务,并可以组织指导新建部队的训练。

  在这样的情况下,巴基斯基部队于1950年10月初开始做回国的准备。他们的飞机、探照灯、雷达及其附属设备由我方接收。他们经过细致的造册清单,又经双方人员核实,共接收苏军38架米格-15型飞机,39架拉-11型飞机,72部雷达探照灯和跟踪探照灯,各类情报雷达12部。并于10月17日在上海虹桥路指挥所举行了移交签字仪式。接收工作在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主持下,签字仪式隆重而简朴,庄严而又和谐。在巴基斯基部队回国以前,陈毅亲自主持了隆重的欢送仪式,设宴招待苏军全体官兵,并赠给巴部全体官兵每人一枚镀金的中苏友谊纪念章。

  苏联防空部队回国后,上海的防空任务完全由新建的歼击航空兵和各防空地面兵种担任。1952年至1953年间,国民党空军飞机两次夜间低空窜入上海上空散发传单,扰乱民心。其中一次飞行高度过低,雷达未能发现。当敌机一进大陆上空,对空监视哨即上报闻到机声。另一次是,正当空、防部队举行夜间实兵联合演习刚刚结束,指挥员刚下达了解除一等战备命令,突然1架敌机低空从南汇方向窜入大陆,当其快要接近海岸时,雷达发现了情况,随即对空监视哨相继发现了目标,为指挥所和各对空作战部队赢得了时间,及时投入战斗,敌机即仓皇逃窜。

  1952年9月20日凌晨5点多,美国B-29型飞机窜入上海沿海上空,被我机击落。美国为了进行报复和施加压力,立即调动第七舰队,出动航空母舰,逼近上海海域。对此,党中央、政务院和中央军委十分重视,周恩来总理还亲自过问了这件事情。美机先是白天轮番起飞多批多架舰载机,高空窜入上海上空进行威胁性侦察。对空监视哨部队协同雷达部队及时准确地向指挥所报告了敌机的批次、架数,为指挥员果断下定决心,及时指挥对空作战部队投入战斗,提供了依据。在我多批多架歼击航空兵的奋勇抗击下,敌机不敢恋战而逃离上海领空。后来,美国航空母舰仍然停泊在我国领海边沿,并出动其他舰只进入我国领海打捞B-29型飞机的残骸,接连两天起飞多批舰载机在我领海上空盘旋。监视哨部队也连续两天处于一等战备状态。

  1953年7月25日,美国空军F-47型飞机2批4架和F-51型战斗机2架连续袭扰上海地区,设在杭州湾的监视哨也准确地上报了敌情,使歼击航空兵及时起飞,空军第二师飞行员宋中文和杨宝海分别击落击伤F-47型敌机各1架。

  在保卫大上海的防空战役中,防空高炮部队、空军歼击机部队、海军歼击机部队,在其他防空部队配合下,不断地打击敌人。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