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森:只要能和老人在一起 干什么都可以(组图)

2011年12月08日14:09
杨森:只要能和老人在一起 干什么都可以
  12月8日,“割肝救母”的80后小伙子彭斯和义务照顾孤寡老人17年的“半路儿子”杨森,受邀做客新华网,讲述他们的生活经历和心路历程,并与网友分享交流对“孝道”的理解。参加访谈的嘉宾还有文化名人纪连海。图为杨森在访谈现场。新华网 陈竞超

  [主持人]说完彭斯,我们再聊聊杨森你的事情,一看岁数比彭斯长了不少,再看这个事情更让人震惊,义务照顾孤寡老人已经有17年的历史,从1994年开始,当时是什么样的原由?

  [杨森]当时我在北京当兵,因为部队和地方搞共建,实行一帮一,因为我父母走的比较早,所以当时街道和部队在居委会领着我跟老人认识的,我就跟老人建立了帮扶对子。认识之后,按照部队当时规定,隔三差五的去,帮老人干一些活。

  [主持人]其实我们在部队都能看到民拥军、军爱民的活动。

  [杨森]然后和老人聊聊天,重活就是买买面。我在看老人的同时,他真的把你当做自己孩子那种,部队和地方带我去以后,说给你一个兵儿子,从那儿开始他就把我当成自己儿子看。无论是说话还是什么,照顾的特别周到。尤其我每次去时,那时候通讯不是特别发达,我要去时,老人像有心灵感应一样,他就把饭做好。因为我是陕西人,爱吃面,他每次就把面做好,我一进门就吃饭,吃完饭聊聊天,然后我就走了。

杨森:只要能和老人在一起 干什么都可以
  12月8日,“割肝救母”的80后小伙子彭斯和义务照顾孤寡老人17年的“半路儿子”杨森,受邀做客新华网,讲述他们的生活经历和心路历程,并与网友分享交流对“孝道”的理解。参加访谈的嘉宾还有文化名人纪连海。图为嘉宾与主持人交谈。新华网 陈竞超

  [主持人]那转业之后呢?

  [杨森]转业之后,一是老人有心脏病,二是我退伍时,也是基于老人留在北京的。在部队不到三年时间和老人接触,老人已经融入到我的生活,或者说我也融入到老人的生活,彼此之间有一些牵挂。转业之后,我也想在北京发展,这样一边打工一边照顾老人。当时老人80多,她的病说犯就犯,他是心脏病房颤,不能离开人,所以我就找了一个她附近的工作,一边照顾她一边工作。当时找的工作是管吃管住,离老人近。为什么呢?因为老人吃低保,她当时一个月生活费就几十块钱。我为了把老人生活费省下来,我就每天晚上把饭打回家和老人一起吃,这样就能省一点儿。在那儿半年多,也是刚从部队出来,挣的也比较少,当时生活环境也是下岗等等,好一点的工作也不好找。但是基于我自身的一个考虑,当时我们部队有一个首长转业转到昌平一个单位,待遇比较好,我就去那边。

  [杨森]去那边以后离老人远了,不像以前隔三差五就能看见,那边实行军事化管理,一个月或者半个月才能看一次,不能天天见。我记得2008年夏天的时候,我回来看老人的时候,街坊说老人天天盼着你回来,买桃都长毛,买一次坏一次。我当时听了很感动,从老人内心来说,已经把我当她的一个孩子来看待。再加上11月份回来又看老人时,老人说话声音不是特别对,因为我能感觉到她要犯病,所以我当时晚上就没走,结果晚上起来上厕所就摔下来了。所以第二天早上我陪老人去社区医院打点滴,然后就回了单位。我就琢磨,这样真的不行,就把那边的工作辞了回到老人身边。辞掉工作,凭我在部队几年的锻炼,找工作应该好找。但是辞了以后,工作真是不好,一没有技术,二没有文凭。另外老人也鼓励我,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你看满北京那么多外地人,都能生存,那咱们也能生存下去。没关系,工作慢慢找,有你吃的就我吃的。说是这么说,但是我心里很着急,我也知道老人当时生活费很少。因为我们当时离工体比较近,演唱会也比较多,当年有时间我们就和老人去捡矿泉水瓶,中间也找工作。干过保安、保洁、推销,我的目的就是只要能留在北京,能和老人在一起,那没关系,干什么工作都可以。所以一直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