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冬鞋温暖桂林山区小脚丫(组图)

2011年12月16日08:37
爱心人士给桂林聋哑学校学生发冬鞋。
爱心人士给桂林聋哑学校学生发冬鞋。
龙胜的侗族学生给爱心人士回赠一双侗族刺绣鞋垫。
龙胜的侗族学生给爱心人士回赠一双侗族刺绣鞋垫。

  本报记者 宋甲子 /文 唐辉吉 /图

  12月14日,“衣加衣”温暖寒冬行动组来到桂林,把600多双冬鞋分别送往桂林聋哑学校、龙胜镇中心小学、龙胜平等乡小学,鞋子温暖了600多双小脚丫。

  缘起:儿时记忆让他感恩

  这次的爱心冬鞋中,其中100多双来自数十名爱心市民的捐赠,另外500双来自联邦伟业公司。这家公司的董事长韦家伟还率员工、派专车前往桂林送冬鞋。

  韦家伟说,在报纸上看到一些孩子缺少鞋子穿,立马想到自己小时候。他老家在贵港平南县一个农村,小时候最怕过冬天,因为缺少衣服。

  韦说,一年级时他总是穿着大人淘汰的鞋子去上学。成人的鞋子太大,又破了洞,他经常是拖着鞋走。到了四年级,他才拥有第一双属于自己的白球鞋。他对鞋子特别珍爱,为保持洁白如新,他经常晚上刷鞋子,刷完后再画上白鞋粉。他说:“那时经常晚上洗鞋,第二天没干就穿着湿鞋子去上学。”

  14日,行动组第一站在桂林市聋哑学校停车。在学校操场上,韦家伟捐赠鞋子时,给孩子们送上祝福:“小朋友,天冷,叔叔阿姨们送鞋子来了。祝你们冬天过得温暖。”

  镜头一:聋哑女换下“开口鞋”

  在桂林聋哑学校,百余名学生在操场上集合。孩子们很高兴,用手语比划着“说”:“看,那有新鞋。”

  一名身着粉色外套的女孩格外显眼她身材矮小,两手抓着拳头,穿着“开口鞋”瑟瑟发抖地站在人群中。

  老师邓小凤告诉记者,女孩名叫蒋水燕,是聋哑儿童,今年已经13岁,是六年级的学生,因为严重贫血,上学期休学了半年。正因如此,她只有一年级学生的个头。

  记者蹲下身去摸她的鞋子,发现鞋面竟是湿的。蒋水燕用手语说,鞋子是去年买的,但质量不好。她只有这么一双“开口鞋”。

  看到这,行动组成员拿出一双爱心鞋帮女孩换上。更换中,蒋水燕用手语比划着:“谢谢你,很温暖。”捐赠结束,大家离开时,有的孩子高兴地用头顶着鞋子,也有的孩子竖起大拇指,不停弯曲大拇指“点头”。老师说,这是孩子们用手语“谢谢”大家。

  镜头二:防水鞋取代布“水鞋”

  14日下午,记者跟随爱心车来到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胜镇小学。这所小学是新建的,硬件设施很完备,全校共1300多名学生,大多来自山区,家庭贫困。这次送来的250双鞋,只能满足比较贫困的学生。

  寒风中,一双穿着凉鞋的小脚丫格外扎眼,脚趾头沾满了泥土。他叫廖伦东,今年一年级,是一名内宿生。

  有人问:“伦东,你有布鞋吗?为什么这么冷的天穿着凉鞋呢?”他床底有一双布鞋和袜子,但都是湿的。每周一回校,如果爸爸有空,就开一小时的摩托车送他回校;如果没空,就由奶奶牵着他走两小时的山路。很多时候,父亲没空,都是奶奶送他。

  他每回跟着奶奶走山路时,有时是因为下雨,有时因为调皮,走到学校时,薄布鞋总会变成湿漉漉的“水鞋”。伦东说,穿“水鞋”很冷,经常出门时悄悄换上凉鞋,“风一吹,再湿都干了”。

  行动组成员小谭听到这,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对伦东说:“等会给你拿一双厚厚的鞋子,防水的那种,好吗?”伦东点了点头。

  镜头三:大码鞋穿了三个冬

  龙胜行最远的一站是距离县城65公里的平等乡,需要驱车3小时才能到达。

  在平等小学,共有500多名学生,捐赠的冬鞋是250双。女童班的孩子们跑出来,大家细问得知,她们中最贵的鞋是20元一双。

  杨英茵和小伙伴住在离这5公里外的庖田村。她从三年级就开始穿36码鞋子,脚上的这双鞋子穿了第三个冬天。孩子们说,最怕下雪天,地很滑,走路时脚像被刀割一样。又喜欢玩雪,手经常受冻。就在大家为她心疼要走5公里山路时,另一名女孩小声地说:“我走的比她远。”

  镜头四:侗家鞋垫“答谢”爱心

  潘彤热衷公益事业,是广西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副会长。她说,经常有爱心人士到南宁周边的乡村小学进行慰问。但孩子们是敏感、脆弱的。有的孩子私底下说:“(爱心人士)每次来,都让我们排排站领礼物,然后拍照,我觉得自己像小丑。”

  潘彤说,这涉及到施与受的平等问题,直接赠送礼物,会让孩子们觉得这是“被同情、被可怜”,地位不如赠送人高。因此,她提议以后到乡村慰问时,应该通过做游戏的方式,让孩子们通过争取、付出拿到爱心礼物,而不是“不劳而获”。

  听取了这一意见,爱心人士到平等小学后,与女童班的30多名孩子玩起了“编花篮”、“黑白配”、“鲤鱼跃龙门”等游戏。最后的压轴游戏是“两人三足”。看着孩子们奋力奔跑,小脸红扑扑的,送给他们的鞋子就摆在终点。爱心人士黄小姐说:“同学们,你们刚表现得很棒,这是你们的奖品。”

  杨英茵等女孩听了十分高兴。接过鞋子后,她问爱心人士和记者:“叔叔阿姨,你穿多少码的鞋子?”大家都愣住了,有人以为她们需要旧的鞋子给爸爸穿,有的以为她们要回赠鞋子。过了一会,杨英茵拿着一双刺绣得很精美的鞋垫出来,说是侗族的传统,作为答谢。

  这样的鞋垫是孩子们利用课余时间缝制的,一个学期才缝得一双。平时,他们缝好了都是送给父母亲。有女孩说,天冷的时候,最想为自己缝一双鞋。听到这,看着手上的礼物,大家一下子既激动又心酸。

  作者:宋甲子 唐辉吉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