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坚持,丁当从酒吧响到小巨蛋(组图)

2011年12月18日05:18
10年坚持,丁当从酒吧响到小巨蛋
丁当12月10日在台北小巨蛋开唱,舞台造型千变万化。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丁慧峰
10年坚持,丁当从酒吧响到小巨蛋
10年坚持,丁当从酒吧响到小巨蛋
10年坚持,丁当从酒吧响到小巨蛋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丁慧峰

  从“五月天的师妹”到“严爵的师姐”,丁当大约用了5年时间;从宁波、湖州、杭州一带的PUB唱到台北小巨蛋,丁当则用了至少10年。与很多一夜成名的同龄选秀歌手相比,她算是不幸的,因为即使到现在,知道这个名字的大陆歌迷可能还远不及台湾地区歌迷多;但与很多唱过酒吧的歌手相比,她又是幸运的,因为可以签约相信音乐,成为继那英、王菲、宋祖英等少数几个天后之后,又一位在小巨蛋开个唱的大陆歌手。

  平心而论,丁当虽然唱功不俗,但并没有偶像歌手的骄人样貌;有人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家庭背景,但其实父母早早离异,小小年纪就到鱼龙混杂的酒吧驻唱;后来即便签约滚石唱片,也一直得不到发片机会,一个月只能领1000块的工资……可是,也许是命运垂青,让丁当遇到了台湾资深经纪人、相信音乐老板、江湖人称“艾姐”的谢芝芬。在12月10日晚的小巨蛋,当五月天阿信牵着丁当的手走到舞台旁准备时,据说艾姐哭了,因为她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

  我是一只小小鸟 父母离异,少女叛逆

  丁当原名吴娴,艺名之所以叫“丁当”,据说是因为她觉得这个名字把她的声音也带得“叮当”作响起来。上初中时,她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拿到第一,初中毕业后,在启蒙音乐老师的推荐下,便加入了由当时县青少年宫的音乐爱好者组建的青年歌舞团,开始登台表演。可是,13岁时因为父母离异,丁当在破碎的家庭中更显叛逆,17岁时就离家出走,辗转到湖州、宁波、义乌等地的歌厅唱歌,过了一段马戏团般的生活。她回忆最早在义乌的一个酒吧,在朋友的帮助下获得上台唱歌的机会,但因为太紧张整个人僵住,只唱了几句就被老板轰下来,因为进酒吧的客人都是花钱来消费的,如果自己再唱下去可能会被砸场。

  好在当时有个要好的姐姐一直提携自己,而丁当的性格也开始显露。当时流行的是孟庭苇、杨钰莹这种甜美女生,穿蓬蓬裙扮可爱,而丁当就另辟蹊径,总是穿西服长裤,一幅中性妆扮。随着青春期发育,她的嗓音越发粗犷,正好可以唱张惠妹的歌。在酒吧里,女歌手唱高音更容易引人注意,于是丁当就开始唱孙楠的歌,唱《红旗飘飘》,唱《青藏高原》,后来在《超级星光大道》当踢馆嘉宾时,又把赵传的《我是一只小小鸟》唱成自己的代表作。小人物失落又带点励志的歌曲很适合她,不过嗓音太大偶尔也会招来麻烦,试过有一次就有客人嫌唱歌声音太大影响到他谈事情,醉酒后冲丁当喊了三四次,可是丁当没有按客人的要求调低嗓音,结果对方一个喝扎啤的杯子就丢到舞台。虽然躲闪及时,还是被挂到手背。当时的丁当少不更事,拿起酒杯就反砸过去,好在酒吧的保安把醉客拉走,这才没惹下大祸。

  少女时代就到酒吧这样光怪陆离的地方工作,丁当说自己当时很像假小子:“13岁时父母离婚对我来说是一种残缺,因为小时候不懂事,觉得他们离婚不要我了,很难过。但没有办法,只能先从自立开始。”丁当说她留过板寸头,看到姐妹被一些顾客咸猪手轻薄,会挺身而出;遇到一些演出经纪人携款潜逃,她也会和大家一起去讨债,甚至打架。两年后,在朋友的帮忙下,她在杭州世贸中心酒吧相对稳定下来。尽管生活颠沛流离,其实丁当一直没有放弃学习,她曾经被爸爸要求去学裁缝,因为按习俗那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后来演出都是她自己买布料做西装,用毛线做假发,自己把亮片缝在衣服上。到了杭州之后,她开始接触英文歌,学会更投入感情唱歌,从惠特尼·休斯顿到林忆莲,休假时也跑到上海新天地去看老外唱歌。慢慢的她在杭州开始小有名气,逐渐连请假都不被允许。在看过她的几场演出后,2003年滚石唱片正式与她签约。

  但签约换来的不是星途的一番风顺,先是SARS,后又遇到滚石的人事变动。丁当说那一段她显得很迷茫,一方面看惯了酒吧生活的声色场,看遍了各种脸色,有气都要憋着,身心疲惫;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不想放弃,还可以换一下环境:“我第一年整天都呆在家里,公司每月发我1000多块工资。公司转到北京后,我也一直没有新的发展,整整四年始终没有发片机会。后来在妈妈的鼓励下重新回到酒吧唱歌,尽管那时候告别演出已经办了好几次。”这段时间尽管消沉,但丁当还在晚上去上夜校,并且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师范学院。到现在,她还清楚记得自己下班回家后发现入学通知书时的那个兴奋,因为终于又可以回到学校的宁静和简单,在社会上经历了几年,被人骂了还要给人家赔不是,重新回到学校简直就像是天堂。她一度想过考研,想过去做幼师,因为可以去教人唱歌。当时正是选秀如火如荼的时代,但一方面丁当因为合约在身不能参选,另一方面她也不喜欢被人评来评去。来源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