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三钗》背后的历史(组图)

2011年12月25日09:53
太平南路上的圣保罗教堂
太平南路上的圣保罗教堂
今日秦淮河畔的钓鱼巷小区
今日秦淮河畔的钓鱼巷小区
电影《金陵十三钗》剧照
电影《金陵十三钗》剧照

  张艺谋新片《金陵十三钗》正在热映。电影里那群被叫做秦淮河女人的妓女,在战争硝烟的大背景里,带着蛊惑人心的妖艳闯入我们的视野。在电影的结尾,“十三钗”带着一去不复返的决心离开教堂,在观众的泪水和肃然起敬中前往日军驻地。

  妓女、教会学生、外国传教士、殊死抵抗的中国战士……尽管这只是一部电影,然而实际上,在74年前的那个寒冬,在南京街头,历史的真实与电影中的情节惊人地相似。那么,关于“金陵十三钗”,真实的历史究竟是怎样的呢?片中的妓院、教堂是否有迹可循?《金陵十三钗》背后,有很多真实值得我们寻觅。

  电影地图

  电影地名:十条巷、鸿大纸店

  真实地名:鼓楼区有一条巷、二条巷、三条巷、四条巷、五条巷;白下区有头条巷、二条巷、三条巷、四条巷、八条巷、九条巷;民国南京曾有美大纸店

  民国南京有十条巷和鸿大纸店吗?

  《金陵十三钗》中有一个镜头:中国守城部队在行进,准备占据有利地势拼死守城。就在这个一晃而过的镜头中,出现了一个十条巷的路牌。

  南京有十条巷吗?南京市区划地名协会的专家查阅地名录后告诉记者,以西华门以西的第一条巷命名为头条巷的规则,西华门以西共有头条巷、二条巷、三条巷、四条巷,这四条白下区的老巷子,在民国时期的地图上就能够找到。而在鼓楼区,也有以鼓楼为地标的鼓楼一条巷、二条巷、三条巷、四条巷、五条巷共五条巷子。另外,在程阁老巷以南与洪武路相交的一条路是八条巷,再往南,在中山南路桥以北的一条路就是九条巷,地名专家说,这条路过去叫做曾公祠。可是再顺着洪武路往南走,却没有十条巷。也就是说,十条巷和六条巷、七条巷,在南京是空缺的。“张艺谋在电影里用十条巷,可能就是故意为之,表示故事是虚构的吧。”一位南京观众做了这样的猜测。

  而影片的另一个场景:中国守城部队的战士中,佟大为扮演的“李教官”只身战斗到最后一刻。在他生命的终点,他用身体引爆事先埋好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尽管已是断壁残垣,但细心的观众发现,李教官最后战斗的这方土地是“鸿大纸店”。

  南京城市记忆民间记录团团长高松说,他记得在民国时期,南京似乎有八大纸店非常有名,他随口报出“美大纸店”。记者查阅到,解放前城南南捕厅22号房屋的主人胡镛山在南京是商界赫赫名的民族资本家,他开了一家美大纸店,以诚信待人,凭货真价实而深得人心,在南京纸业界享有较高的声誉,市民们就连买卫生纸都专挑美大纸店。

  不过,对鸿大纸店这个店名,记者询问多位老南京,都表示没听说过,有人猜测鸿大是从美大虚构而出的。

  电影地名:钓鱼巷,位于秦淮河畔

  真实地名:钓鱼巷相传得名于明武宗朱厚照曾在此钓鱼,如今在秦淮河附近仍有钓鱼巷小区

  影片中的钓鱼巷仍在秦淮河畔

  “都是钓鱼巷的哎”“什么钓鱼巷啊?”“就是妓院”……影片中,这段发生在两个女学生之间的对话,第一次揭示出了这群女人的身份。秦淮河畔,妓女众多,她们来自钓鱼巷。

  南京有没有钓鱼巷?的确有。几十年前的钓鱼巷是什么模样?钓鱼巷是不是真的有妓女出没?

  记者查询地图发现,现在没有钓鱼巷这条路,但是有一个小区叫做钓鱼巷,小区很大,现在有38幢楼。“相传,钓鱼巷是因为明武宗朱厚照曾在此钓鱼而得名。在明代时,钓鱼巷为开国功臣徐达东花园的一部分。”通过小区所在的建康新村社区,记者联系到了这里的老居民,74岁的胡奶奶。这段历史胡奶奶也只是听说,她上世纪50年代居住在钓鱼巷与建康路相交的巷口,“那时候有钓鱼巷,还有西钓鱼巷和东钓鱼巷。”胡奶奶说,她清楚记得钓鱼巷口有一口井,另一侧还有一家酱油店。

  现在虽然钓鱼巷已经不存在,但是钓鱼巷小区的位置依然在原址,仍旧在秦淮河边。看着眼前的楼房,回想几十年前的街巷,胡奶奶也有穿越时空的感觉。

  生活在城南的民俗专家王涌坚,听到过钓鱼巷里老太藏老头的说法,他说,与石坝街不同,钓鱼巷的妓女都是以暗娼为多。一些年长的居民也告诉记者,抗战时期和解放初期,钓鱼巷有一些人暗地里买来贫苦人家的女儿将她们养大,然后让其学戏唱戏当妓女。

  电影地名:文彻斯特教堂

  真实地名:圣保罗教堂,位于太平南路

  文彻斯特教堂

  有圣保罗教堂影子

  看过电影的观众都发现,整部电影之中最重要的场景是那座天主教堂,这所教堂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教堂的位置在小说和电影中都没有明确交代,只是知道这座教堂不在安全区。

  “我觉得太平南路上的圣保罗教堂,有故事中文彻斯特教堂的影子,跟严歌苓原著里的圣玛丽教堂名字也很接近。”南师大历史系教授经盛鸿做了这样的猜测。在那时的圣保罗教堂,传教士福斯特,在南京沦陷前一个月从扬州移居南京,在圣保罗圣公会教堂服务,他留在南京度过南京大屠杀的全部岁月,积极参加了安全区的救济与保护难民的工作,保护了很多中国人。

  记者从收录在《南京大屠杀史料集》中的福斯特于1937年与家人的通信中查阅到,福斯特当时将许多教堂的工作人员和信徒安顿在一处德国人的住所。“对于我们的中国信徒来说,这是最大的安慰,他们中有许多人已无处可去,还有一些人是从被炸毁的地方逃出来投奔我们的。”那时,传教士马吉是福斯特的同伴。在12月3日美国大使馆发布最后一次警告要求美国人撤离南京时,福斯特和马吉坚决留下。“我们觉得应有尽量多的外籍人士合作,以保证中立区计划的顺利实施,这是提供给我们工作人员和信徒的唯一办法。”

  福斯特经常冒着战火去圣保罗教堂举行礼拜,抚慰人心。12月5日日记记载,“我急于赶到教堂,我们刚行至半路,三颗炮弹从头顶呼啸而过,高射炮开始反击。”教堂在战火中也受到很大损坏,12月27日日记记载,在福斯特想和一位信徒再从教堂拿回一些东西时,炮弹击中教堂,幸好偏了一点,穿过房顶,沿对角线穿过室内,再穿透前门。另一枚炮弹落在教堂院子正门内的水泥车道上。

  不过,教堂仍然是庇护所,在狂轰滥炸期间,有一位圣保罗教堂传教士的遗孀在教堂待了10天,一点儿也没受伤地逃走了。福斯特教堂牧师的身份,保护中国人的举动,都让人觉得有电影中的影子。

  人物寻踪

  民国时期

  秦淮河畔“玉墨”们琴棋书画样样精

  正如片中女学生书娟自白的那样,关于秦淮河女人的传说,跟南京这座城市一样古老。这让观众饶有兴致地想去了解这群秦淮河女人的历史。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介绍,有关南京的妓女史,从六朝金粉开始,到明清时,妓院更加发达,妓女由散处各地改为群居制,“以大石坝街、小石坝街、钓鱼巷为多”。

  经教授说,南京的妓女以“扬帮”“苏帮”为多,因为灾荒多,很多贫苦人家只得将子女卖到妓院。“扬帮”妓女在全国都有名,远到四川、北京,她们的话语中经常会出现“小二子”“小三子”这样的扬州地方方言。民国时期,国民党中一些官员认为妓院继续存在不好,因此1928年后一度查禁妓院。之后国民政府又认为应该有限恢复,所以争论一直持续到1936、1937年时,妓院都处于半公开的状态。

  “民国时妓女是分等级的,她们每月向政府缴的税也不同。一等妓女每月缴6个银元,二等妓女缴4个银元,三等妓女缴1个银元。”经教授说,一等妓女集中在秦淮河一带,她们风光无限,出入有黄包车、小汽车接送,这些妓女们琴棋书画都精通,她们的房间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做“书寓”,房间里甚至还会放置钢琴。妓女们的身上还会佩戴着一个徽章,这可是在民政局备案的。那时,一些国民党官员“金屋藏娇”,如此看来,影片中被姐妹们称为头牌的玉墨显然是一等妓女,举止优雅也就并不奇怪了。

  魏特琳日记中

  “书娟”们比电影中更不幸

  电影《金陵十三钗》中,书娟等十多个女学生没有原型,但《金陵十三钗》的原作者严歌苓在接受采访时曾称,她写作《金陵十三钗》,最初的灵感来自明妮·魏特琳日记。

  明妮·魏特琳是谁?她的日记中又讲到了什么呢?我们能否从其中找到“书娟”们的影子?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盛鸿告诉记者,明妮·魏特琳是美国人,在南京沦陷期间,她的身份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教育系主任兼教务主任。这是一所教会学校,位于安全区范围内,相对比较安全。魏特琳冒着生命危险挺身而出,让大批的妇女和儿童进入她所在的校园,帮助她们躲过劫掠。

  在事隔74年后的今天,翻阅魏特琳写于南京沦陷期间的日记,当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魏特琳在日记中提到了一批帮助其他“书娟”们逃过日军强暴的“妓女”。那是1937年12月24日、圣诞节的前一天,魏特琳被叫到办公室,与日本某师团的一名高级军事顾问会晤。对方要求魏特琳从1万名难民中挑选出100名妓女,他们认为,如果为日本兵安排一个合法的去处,这些士兵就不会再骚扰无辜的良家妇女了。当天的结果是,对方最终挑走了21名妇女。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影《金陵十三钗》中的“书娟”们。不过,这些被挑走的“妓女”,起到的作用有限,真实的“书娟”们,并没有电影里那么幸运。魏特琳的日记中记载, 日军占领南京后掳掠强奸妇女,连幼女都不放过。

  南京保卫战中“教导队”

  奉命守卫紫金山至光华门一带

  电影《金陵十三钗》中,佟大为扮演的“李教官”,在他手下的士兵全部阵亡后,尽管身受重伤依旧死守阵地顽强抗敌,最终粉身碎骨。李教官在电影中的身份,是“教导队”的军人。这支教导队,有着真实的原型,即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

  南京的军史专家戚厚杰告诉记者,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是一支训练精良、装备齐全的精锐部队,由黄埔一期学生桂永清担任总队长。1937年上海“八一三”战事爆发,教导总队奉命率先驰援上海,经过江湾、张华浜等处争夺战,一线部队伤亡达到60%。几个月后,随着日军向南京方向推进,教导总队也撤回南京。蒋介石命令伤亡极大的教导总队三分之二留守南京、三分之一后方接兵,高射炮营调郑州防空。

  南京保卫战中,教导总队主要守卫紫金山一带、向南到光华门附近。尽管在南京保卫战之前,教导总队已经元气大伤,但是当日军进攻南京时,还是受到了教导总队的猛烈阻击。这些英勇阻击敌人的官兵,就是电影中的“李教官”和他的那些下属。

  据《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