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北京研发移动平台“鸡尾酒”(图)

2011年12月28日06:25
雅虎全球副总裁、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总经理张晨。受访者供图
雅虎全球副总裁、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总经理张晨。受访者供图

  (上接B13版)

  雅虎和中国的关系正日益密切。雅虎已经瞄上了中国丰富的人力资源(中国每年有800个计算机博士生,印度只有30个),同时计划以北京为基地,开发能够应用于所有移动互联领域的平台“鸡尾酒”,从而让北京中心成为雅虎最大的移动开发中心。

  人才在哪 雅虎去哪

  虽然雅虎不得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但雅虎依然把全球三个研发中心之一设在了北京。

  新京报:请问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以下简称北京中心)在雅虎公司现在是什么地位?为什么会想起在北京设立这个中心?

  张晨:雅虎全球有三个最主要的研发基地,最早的一个是在美国硅谷,2001到2002年,我们在印度班加罗尔建立了第二个基地,这个基地现在规模已经相当大,将近有3000人。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是2008年年底开始筹备、2009年启动的,我们现在相当于从初级期到成熟期,做的项目越来越多。

  北京中心的优势在于中国丰富的人力资源。印度的科技人才中技术人很多,但是它每年只有30个计算机的博士生,我们中国这里每年有800个。另外一个优势在于,雅虎敢于把核心技术研发交给中国的人才来做。筹备北京中心时,我在调研时发现,确实有很多公司都在这里做研发,但他们很少把公司的核心项目放在北京来做。因为很多公司认为这样做会导致知识产权流失。另外,很多公司仅仅把中国当成一个大市场。

  新京报:雅虎与阿里巴巴当年的协议规定,雅虎不得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也就是说,我们只能把中国当研发中心,却失去了它的巨大市场。

  张晨:对,这是我们的一个限制,所以我就要非常专注在人才上。任何互联网公司想走在前面,都是靠人才打造的,人才在哪里,我们就要去哪里。

  新京报:但是你如何保证中国的人才就会来为你们工作呢?

  张晨:我们是在雅虎的国际平台上做事情,跟国内一些公司做事方法不一样。一般来说世界500强公司会强调平台建设,如果做个产品没有平台,下次做就要重新做起。对特别能干的年轻人来讲,在这种平台做过之后,他们的价值就非常大。

  就像微软那么多人培养出来,很多人去了不同的公司,成为中国软件业的领军人物,不但对国家有利,对微软也有利。同样在我们这里也是一样。

  不做操作系统 要做“鸡尾酒”

  张晨有个愿望,让北京中心成为雅虎最大的移动开发中心,因为未来在于移动互联。

  新京报:在这个北京中心,雅虎把什么核心项目放到中国做了呢?

  张晨:在搜索技术方面,特别是移动搜索,雅虎全球的相当大的一个团队在北京。具体人数我不能说,但是就比例来讲,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在这里,共同研发作为全球核心内容的移动搜索技术。

  移动不光是手机,也包括平板电脑。除了移动搜索外,全球最大的相册服务Flickr的移动版也在我们这里做。我们有一个目标,要让北京中心成为雅虎最大的移动开发中心,全球范围的最大的移动开发中心,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现在还没达到。

  这个目标中包括,我们要做一个移动产品上的平台,能够让雅虎全球的工程师更快地在上面部署产品,不光是雅虎,所有的移动互联网产品都应该可以在这上面部署。这个产品明年上半年可能会开源。这将是雅虎对整个互联网移动产业又一个很大的贡献。

  新京报:你说这是一个平台,而非一个类似iOS、安卓的移动操作系统?

  张晨:对,是一个建设产品的平台,不是移动操作系统,而是在操作系统上面的一个平台。以后要做移动互联网产品的话,只要做一个基于这个平台的产品,就可以部署到苹果、Google和微软WP系统等主流移动系统上,而不用像现在这样,每个产品要单独做一个苹果版的,一个Google手机版的,一个微软版的。

  新京报:这等于是再造一个Flash吗?在互联网时代,Flash是跨操作系统的交互性平台。

  张晨:我们这个平台将基于HTML5。现在我们已经与美国团队共同开发这一产品了。

  新京报:这个平台项目的产品代号是否方便透露?

  张晨:产品代号是Cocktail(鸡尾酒)。

  不担心知识产权流失

  北京中心将继续秉承互联网在硅谷的“开源”文化,通过核心项目的研发成果来证明自己。

  新京报:雅虎要在北京设立全球研发中心这件事,是总部要求你来建立的,还是说你主动争取的?

  张晨:这个项目是我主动推动的,我相信中国的前景。总部也非常支持。杨致远和很多其他领导人也非常支持。

  新京报:巴茨支持吗?

  张晨:巴茨一直都很支持,因为巴茨来雅虎之前所服务的公司,Autodesk,在上海有很大的研发中心。没有公司的一种相信、支持,你不可能把核心产品拿过来。

  新京报:一些公司不把核心研发放到中国来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还是有一些不足,另一方面可能政策上存在不确定性。你认为你能克服这两点吗?

  张晨:在知识产权方面,雅虎这个公司可能跟其他公司有点不一样。我们把Hadoop(雅虎所推出的云计算技术平台)已经拿出来开源了,我们的移动平台鸡尾酒项目也准备开源。我有时候也跟雅虎总部的人在谈,哎,我们的好处到底在哪里?中国人对开源好像还没那么理解,真正做开源的中国公司也还比较少。

  互联网在硅谷的文化表现,很大一部分就是开源,这是他们的基因。我觉得我们特别有这个开源的基因。

  新京报:当时你去要求成立这个北京中心之后,总部有没有下一些任务,或者指标之类的这些东西,或者说有一个期待?

  张晨:期待有,但我明确说,我不重视我们团队多少人,这不重要。如果我团队弄了几千个人都在给公司打杂,这干吗做?没意思。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想了,能不能打造公司的一个核心团队,然后对公司产生很大的影响力。影响力是我要的。

  我跟公司讲,我不需要你告诉我你这里需要成长多少,我说我们通过以我们的成果来成长。因为我要拿核心的研发项目来证明实力,不会有人在你成立第一天就告诉你,这五个核心项目你拿走,都归你研发。

  雅虎定位于“数字媒体中心”

  科技公司?还是媒体公司?雅虎将致力于“无论用户身处何地,都能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上。

  新京报:雅虎最近在国外的这种动荡大家也都看在眼里面,这对北京中心是否有影响?

  张晨:对我们来讲,公司整个高层架构的任务,是继续找出怎么让公司能够发展的方向。对我们北京中心来讲,我们成立第一天的价值就是给公司把产品做得更好,更快。这个价值对公司来讲始终是存在的。

  新京报:说到产品,这就涉及雅虎的一个定位问题了,也是经久不息的一个争论,雅虎到底是一个科技公司,还是一个媒体公司?

  张晨:雅虎给自身的定位很清楚,我们说是“数字媒体中心”。这个定位的背后,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技术支持,来保障为雅虎的7亿用户所提供的服务。

  新京报:你认为雅虎全球的战略将来是什么?

  张晨:对我们来讲,雅虎是非常重视移动方向,因为我们的口号就是,雅虎的用户在哪里,我们就要到哪里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如果用户在PC上面,我们在PC上做,如果用户在iPhone上面,我们就把iPhone也做好,这是公司的一个目标。

  新京报:具体来说,我们满足了用户哪方面的需求?

  张晨:媒体方面,雅虎美国首页每天有多少个版本呢?4.3万个。很多用户上来看到的首页版本都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这是根据每个人的兴趣爱好,看你以前读过什么文章,在这个版本上把可能跟你最相关的文章推荐给你,而不是每个人都一样。这种个性化的服务,在移动设备上是更需要的。因为在移动设备上,我希望每一条都是跟我相关的,因为空间太小了。

  本报记者 阳淼

  (责任编辑:胡涛)

  本文提到的股票:$雅虎(YHOO)$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