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 华西记者在路上(组图)

2012年01月09日08:01
阮长安采访全国两会
阮长安采访全国两会

胡晓体验民用救援直升机
胡晓体验民用救援直升机
杜恩湖采访央视青歌赛
杜恩湖采访央视青歌赛

杨东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提问
杨东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提问
日本大地震发生后第4天,朱建国在日本青森冒雪采访
日本大地震发生后第4天,朱建国在日本青森冒雪采访

李晓亮
李晓亮
杨仕成
杨仕成

李寰乘“黑鹰”前往灾区
李寰乘“黑鹰”前往灾区
庞山岚在唐家山堰塞湖
庞山岚在唐家山堰塞湖

朱建国谈访震后日本
风雨兼程 华西记者在路上
朱建国谈访震后日本

杜恩湖讲春晚那些事
杜恩湖讲春晚那些事
编者按
编者按

  17年来,华西都市报铸就了一支华西铁军,培养了一批能打硬仗又胸怀柔情的记者,他们直击过大地震、也走遍了小社区,他们关注着民生冷暖,也记录着时代变迁。

  17年来,华西都市报记者一直奔走在通向新闻第一现场的路上,他们拒绝了诱惑,也顶住了压力,追求真相的使命,张扬正义的理想,记录时代的职责,未敢或忘。

  17年来,我走在你的目光中,你藏在我的心里面。风雨兼程,华西记者一直在路上。

  我不忍举起相机,对准痛苦的面孔,但记录现场是我的职责记者朱建国始终保持对周围世界的好奇心记者陈诚

  我觉得这辈子和记者这个职业有一种宿命因缘记者胡晓

  我不是演员,但记者必须学会“伪装”记者庞山岚

  累了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上一觉。然后爬起来又继续写记者杨东

  能写、有机会写、有激情写,才是最好的状态记者刘建

  心灵勇者

  刘建

  每次采访都是靠近一座山

  他叫刘建。他顶着许多光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7+2”(登上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两极点)的记者,“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获得者,“全国百佳优秀新闻工作者”,2008北京奥运会火炬手。

  光环之下,他是华西都市报首席记者,也是四川省登山协会的副主席。从1998年进华西都市报至今,由单纯的采访登山、探索未知境地,到参与救援、肩挑品牌推广重担,他向前走,也不时回首:“决不能忘了初衷,忘了理想和职责。”

  刘建是一个记者,又不光是一个记者。2003年,中登协组织了一支全部由业余登山爱好者组成的登山队,刘建被选中。这支队伍成功登顶珠峰。2002年至2005年之间,刘建完成了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到达南北极极点的壮举,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7+2”的记者。

  2004年,刘建开始担任四川省登山协会副主席。此后多次参与山难救援。此后,他还担任过华西都市报品牌总监。

  记者、品牌推广、作为半专业的登山爱好者参与山难救援,在刘建看来,这3个角色在本质上是互通的。“都需要有必胜的信心、迎难而上的执著以及足够的准备工作。要接近一个采访对象就像接近一座山,登山之前我要了解它的详细情况,包括降雪量、海拔,难度系数等。”

  如今,在他看来,最重要的头衔,仍然是记者。“能写、有机会写、有激情写,才是最好的状态。”

  纵横国内

  阮长安

  突发事件中的华西声音

  33岁的阮长安,新闻入行5年,加盟华西都市报2年,现为华西都市报首席记者,国内国际部外派记者。

  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大龄研究生,到目前为止,阮长安做老师的时间,比当记者的时间还要长。

  1996年,17岁的他中师毕业,然后就当了6年“教书匠”。因“自感才疏学浅”,加上“骨子里有着不安分的基因”,2004年,他考上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研究生,这才算和新闻结缘。

  也许是因为“履历丰富”,33岁的他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当别人还在问“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已经在琢磨“事情为什么这样”了靠着这股“钻”劲,他挖出了很多好新闻。

  加盟华西两年来,阮长安先后写出《市政府副秘书长驾车撞人》《农民工爬塔吊68天讨薪》《招商不力水务局长降为副职》等好新闻。2010年11月,进报社不满一年的他,成为首席记者。

  2011年3月的全国两会报道中,他深度访谈多名参会的四川厅局长,写出多篇深度、高度、关注度俱佳的好新闻;抗击“8·13”“8·19”特大洪灾泥石流过程中,在持续20天的采访中,先后废了3双鞋子,发回20余篇作品。

  2010年底,阮长安到国内国际部,天地更广阔了:中国船员血洒金三角,他锲而不舍打动当事人,使云南昭通船主在凌晨1点同意接受采访,成为全国第一个采访到核心当事人的记者;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他与新华社同步发稿……

  他的努力,让华西都市报在这一系列重大事件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做出了有影响力的新闻。

  独家大户

  杨东

  高端人物的对话者

  杨东在2002年以“华西人”的身份开启了新闻之路。10年间,他的新闻报道横跨经济、社会、政治等不同领域,10年后,他已是首席记者。

  2002年,杨东跑工商消协,擅打假除黑。深入现场、暗访、打假,报社推出的重点暗访栏目“AF3”中,杨东曾访遍成都城郊结合部100多个“黑作坊”,“潜伏”打入地下“六合彩”内部,报道见报后,相关执法部门联合行动,成功打掉了这些毒瘤。

  2004年,杨东又开启了“环保之旅”。他率先披露了震惊全国的“沱江污染”事故,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拿到四川省向国务院汇报事故核心报告的记者。

  杨东外号“稿分王”“杨一万”,1天发稿近万字如同家常便饭。“累了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上一觉。然后爬起来又继续写。”速度快、效率高是能力。但他能十年如一日地战斗在新闻最前线,靠的不只是毅力,更重要的是对新闻最单纯的热爱。

  每年的全国两会、巴朗山特大车祸、辽宁阜新矿难、书记市长访谈……他是华西历年重大报道的参与者,但让他的新闻生涯没有遗憾的,还是第一时间深入地震极重灾区采访的经历。

  在华西,说起高端人物的独家专访,首推杨东。10年来,他采访过世界500强企业掌门人、全球经济领袖,全球政治要人,采访的省部级官员更是不计其数。他总能突破重重障碍,对话那些地方媒体少有触及的高端人物。这之中,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离华赴任,前驻美大使周文重卸任归国,两篇全球独家专访,堪称代表作。

  光影记者

  朱建国

  人文关怀扶起“芭蕾女孩”

  朱建国是华西都市报编委、首席记者,但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固定的“口子”(新闻线索对口联系单位),他的采访自成一套,称为“打街”就是自己出去转悠发现新闻线索。不论是“99岁老太太裹8件单衣御寒”,还是“路灯下的芭蕾女孩”,这些曾经感动读者,引发社会思考,甚至改变当事人命运的新闻摄影报道,其实都是缘于一次次“打街”中的发现。

  两张照片在讲一个光阴的故事:1999年,本报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特刊上的一张黑白照:1983年的成都南郊公园的木质滑梯上,妈妈的手刚放开,小女孩往下梭,爸爸高举着手准备接住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2007年夏天的春熙路,一位高鼻深目外国小伙,撑伞为身旁女友遮阳光,一对情侣情浓意蜜。

  时隔24年,黑白照中的小女孩,已变成彩照中的女青年,但摄影都是同一人:华西都市报摄影记者朱建国。

  2004年,《99岁老太太 8件单衣过寒冬》的摄影报道在元旦前夕见报,讲述了“居住在锦江边黄伞巷6号院的老太太马兴如,每月仅靠150元赡养费过活。冬天来了,她将别人送的8件

  单衣全部裹在身上御寒……”见报后,有好心人为老太太送来一屋子的冬衣和生活用品、捐款近1万元,政府为老人解决了长期的生活费。为老太太“披”上冬衣的这只手,来自摄影记者朱建国。

  2010年10月中旬,华西都市报刊登了一组《无钱上舞蹈培训班10岁女孩路灯下练芭蕾》的独家报道,不仅感动了无数的父母,更迅速成为全国各大媒体争相关注的热点。随后又引发“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关注,于去年11月正式决定资助“芭蕾女孩”的学艺之路。推动改变“芭蕾女孩”命运的这只手,也是来自华西都市报摄影记者朱建国。

  他是《华西都市报》编委、首席记者、四川省新闻摄影学会理事、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客座教授。曾获得中国新闻摄影

  银奖、铜奖;多次获得四川新闻年度一等奖。2008年,他的作品《心手相连》登上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封面,获得“郎静山国际摄影艺术”金奖;2010年,作品《无钱上培训班10岁女孩路灯下练芭蕾》获全国省级晚报(都市报)2010年度好新闻评选一等奖。

  几十年的摄影生涯中,他参与过众多重大事件的采访报道:三峡大坝全线贯通、香港回归十周年庆典、川东地区百年一遇特大洪灾、5·12特大地震、日本9级海啸大地震……

  见证了无数历史时刻,但他“打街”寻访线索的方式始终如一,他寻找新闻的眼光,也始终如一地关注着市民生活,他记录瞬间的镜头,更始终如一地传递着人文关怀,饱含着一种不能言传只能意会的脉脉温情。

  王牌娱记

  杜恩湖

  央视春晚贴照片“此人禁入”

  杜恩湖是谁?每年春晚,他都会默默为观众奉上全国独家,“老杜探春晚”已是华西都市报品牌栏目,与读者相约多年。

  杜恩湖是谁?他牵过章子怡的手,与赵薇漫步街头,带宋祖英吃成都小吃,是赵本山的座上客……

  杜恩湖是谁?一件红夹克,背着一个硕大的摄影包,以及口音永远椒盐、但真诚洋溢的普通话:“你好!我是成都的老杜!”

  他有一颗真心

  罗马不是一夜建成的,杜恩湖也不是一夜炼成的。

  圈里一战成名,他不得不提刘晓庆:“当时,刘晓庆拒绝任何采访。为了混进酒店,我乔装成送开水的服务生,顺利地进入了刘晓庆的房间。进了房间,我一个健步冲上去,对她说"我是《华西都市报》的记者,你今天必须接受我采访,要不我就抱起你从这层楼(5楼)跳下去!"刘晓庆愣了下,立马说“好!有个性!”

  多年以后,一提起成都,明星们会警觉地说:“小心,那里有个杜恩湖!”事实上,老杜有颗真诚的心,他关注新闻,更重友情。每次大明星们接机,那是人山人海,而每次他们离开时,总能看到提着成都特产,带着这位明星在蓉活动的影集,像送家里人一样来送机的老杜。

  他有一双慧眼

  除却八卦,老杜也在全国做出了一系列重磅独家。

  2004年,一场义演正在成都举行,在后台一处半掩的门外,争吵声令杜恩湖停下脚步。一个男中音气急败坏地说:“今晚你不把钱给够,我就把演员全部带走……”义演怎么还要钱?老杜看看表,演出已经晚场半小时。他转入其他房间,逮到另一名男子问:“演出怎么还没开始?”“还差50万,没给够怎么演?”

  原来,这场义演实为商演,老杜在房内四处搜索,终于翻出一张废纸,上面全是明星的标价。接下来的两天,无视“后台”“背景”的种种威胁,他忙着收集材料。第三天,《四川义演变商演》报道轰动全国,各大报纸纷纷转载,央视的《今日说法》《焦点访谈》等节目也跟进关注。

  他被央视禁入

  正如蔡明所说:“老杜,看到你我就想起:血总是热的。”

  他是采访央视春晚最长的娱记,到今年已整整17年。每一年,他都能第一时间拿到第一手资料。老杜也因此上了央视春晚“黑名单”,“他们在门卫处、保安处贴我的照片,不准此人进入。”为了混进去,他扮过民工,搬运工,而后来,凭着与赵本山的铁杆关系,又常跟着赵本山进春晚。

  去年12月22日,杜恩湖身在成都,却完成了一篇轰动全国的报道《央视春晚老脸被“毙”一半,巩汉林潘长江郭达小品“下课”》。

  “这个绝密消息怎么拿到的?”“我有秘密武器啊!”老杜得意地给我看了“线人”发来的短信,“千万不要小看你身边每一个人,包括守大门的……”

  绘梦成真

  杨仕成

  梦想很丰满真人很喜感

  人人都有梦,但很多人仍在“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苦苦博弈。但他无疑是幸运的,他喜欢画画,他就干着完全与画画靠边的事情;他想成为漫画家,他的漫画就可以通过华西都市报得以呈现。他靠“手艺”吃饭,每天徜徉在色彩与漫画间,一日不画,心烦意乱。如果哪天你在华西都市报碰见一个嘟着嘴、眯着小眼,埋头画画的人,没错,他就是杨仕成!

  从华西走出的漫画家

  杨仕成首先是个漫画家。

  1997年,原本学正统美术的杨仕成,凭一张寥寥几笔而就的插画向《华西都市报》“街坊”投稿,从此与华西结缘。1999年,他如愿进入华西都市报。

  那时候,白天画漫画,晚上做版式,废寝忘食到胃痛吐酸水的地步。有种抱怨叫“岁月如飞刀”,可这把刀落到杨仕成身上,却像有了魔力,将他的漫画从开始的青涩简单雕琢到如今的炉火纯青。十余年至今,他已在全国多家报刊开设漫画专栏和发表漫画作品5千多幅,成为CFP、IC、中国新闻漫画网等多级专业新闻漫画网站签约漫画师,是成都媒体响当当的“漫画大师”,更是华西都市报的“王牌”之一。

  夜班编辑最怕他休假

  杨仕成还是当之无愧的版式专家、制图专家。

  十几年来,华西版式不断革新,视觉冲击力不断强化,都少不了杨仕成为它锦上添花。2011年初,华西版式再次大举创新,创意图的大量应用,三维图的立体呈现,又将杨仕成推上了现学现卖的路子上来。好在此人学习能力超强,悟性又高,很快就将三维制图玩得风生水起,用他的妙笔生花,让版面活泛起来,版式灵动起来,让新闻,动了起来!

  如果杨仕成休假超过一周,夜班很多编辑都会抓狂。他是一日不画,心烦意乱,但编辑们找不到他,也是要心烦意乱的。“他最好一是不休假,二是会分身术,再不就是可克隆。”

  漫画饭吃得有滋有味

  杨仕成利用业余时间,十多年来已出版漫画书籍20多本,为华西创作的漫画更有上万幅之多。

  他如何能日以继夜,把画画当饭吃?他三分腼腆七分谦虚地回答:“哎呀,就是找碗饭吃。”可是,能把这碗饭吃得这么香,这么有滋有味的,着实令人羡慕嫉妒恨啊。

  除了吃,杨仕成还有其他梦想,比如:对报社,成立华西图片库;对自己,办一个漫画工作室;对未来,喝点小酒、打点小麻将,每年画几本漫画书,优哉乐哉……

  当然,成为朱德庸那样的漫画家,登上作家富豪榜,也许才是他这辈子最伟大的梦想。

  个性名嘴

  李晓亮

  笔风多变的80后“宅帝”

  得知晓亮被评为报社“名编”之一,有些出乎意料,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编辑”只算他的副业,撰写社论、社评和评论员文章才是其引以为傲的主职。当然,无论编写都是一门关乎新闻品位、视野与技能的艺术。以此观之,“名编”之于晓亮,是恰如其分,实至名归的。

  作为华西的评论主笔,李晓亮以一支社评之笔、一个高品质评论版,配合报社其他思想性调查性品牌新闻栏目,共同支撑起一家报纸的情怀格调。

  晓亮的评论多给人以“成熟、辛辣、老练”印象,不少人以为他是个饱经沧桑、阅尽世事、愤世嫉俗的刻板老学究。殊不知,他是个令人咋舌的80后“宅帝”:看美剧、动漫、大片、烂剧;品时尚小清

  新也尝摇滚重口味;听逗哏郭德纲、也迷盗墓8部曲;当然更少不了涉猎人文社科、新闻时政书刊报章……

  李晓亮的阅读视野和知识修炼决定了他写作时的得心应手他写“社评”,娓娓道来却笔触坚定,立场鲜明却不偏不狭;写“观察”,则更多体现知识积淀和精准前瞻的研判思路。而写“街谈”,则又是另一套言说

  方式。妙笔生花,寓庄于谐,趣味横生。

  无论是写评论还是做编辑,李晓亮的执著和坚持尤为难得。当时评的“时效性”长得令人发指,这种无力感对评论人的吞噬最为致命。但是以“校车事故”为例,李晓亮集中编发十余篇相关评论,角度各异,但其中蕴含的新闻人情怀,却始终如一。

  挑战自我

  胡晓

  十年娱记转型时政记者

  十年前,她带着3000元钱来到成都闯荡,为的,只是少女时期就涌动在内心的记者梦。十年后,已经是娱乐圈、文化界“名记”时,她做出一个决定转型成为时政记者。她,就是华西都市报首席记者胡晓。

  “当记者,是我少女时期的梦。”回忆起自己和记者的缘分,胡晓提到了16岁看到的一部电影:“那部外国电影里有一位战地女记者,没有多少戏份,但却是英姿飒爽、能干漂亮。我当时就觉得自己这辈子和记者这个职业有一种宿命因缘。”

  为了圆记者梦,大学毕业后,胡晓毅然从机关辞职,2001年夏天从重庆独自来到成都,开始记者生涯。

  多年来,胡晓一直从事着文化新闻的报道工作,在文化圈积累了众多的人脉和影响力。但是2010年年底,她却毅然转型成为一名时政记者:“做了十年文化记者,我的内心渴望转变、渴望挑战。”

  十年的文化记者生涯,也让胡晓从衣着言谈都带着浓厚的“文艺腔”。她坦言,转型经过了一个“重塑自我”的阶段。“首先衣着上,以前那些绣花衣、灯笼裤统统锁起来,努力看起来像一个职业女性。”

  全国“两会”、成渝经济区规划、“两化”互动、西博会、C21峰会等大型报道一路做下来,胡晓说,“我很庆幸自己当初做了这样的选择。一年时政新闻的历练,提升了我的眼界和心胸,以前我是感性大过理性,现在,我的理性度大大提升,我很享受这样的转变。”

  寰球小姐

  李寰

  “女飞人”1月出差27天

  从法制新闻到国内国际新闻,这个女人游刃有余。不论是长期关注孙伟铭案件,还是全国四处出差采访矿难、污染、车祸,她都乐在其中。这个女人叫“李寰”。她因坐太多飞机被称为“寰球小姐”,还有个外号:拼命三娘。

  能在众多优秀记者中突围而出,没有两把刷子可不行。采访她的时候,李寰一直在和我强调:“不要把我的伎俩曝光完了。”

  她最大特点:勇往直前,善于和被采访者“斗智斗勇”。比如为了接近地震小英雄林浩,她带他去国色天乡,小林浩见到她就叫“姐姐”。为了接近“因丑杀人”大学生的同学,她化装成律师助理。还有当事

  人女友、实习生、应聘者……

  拼命三娘不是吹出来的。2010年底李寰转为国内国际部任记者。2010年12月,她去河南采访矿难,凌晨3点才在宾馆安顿下来。睡了不到4个小时,一早又起床赶往事发现场,直到下午1点钟,她一直都饿着。更强的是,冬天的河南,拼命三娘连秋裤都没有穿,她表示走得太急忘了带,这使得她被誉为耐寒界的一朵奇葩。

  当天晚上7点吃到那天的第一顿饭时,她已经不知道饿是什么感觉了。不过摄影记者的举动充分反映了当时的感觉这位大哥吃了半盆河南烩面,注意,是比脸还要大两圈的盆。

  2011年3月,李寰只在成都待了4天,其余时间就是在做“空中飞人”,全国各地采访。2011年4月,她在成都待的时间也就一个星期。不过最近,李寰终于消停了,因为她即将当妈妈了。但是,她不会消停很久,闲不住的她产后还想“复出”采访部门。“我是当记者的,总不可能一天在屋头待到起嘛。”

  新闻快男

  陈诚

  永远站在新闻一线

  陈诚,华西都市报首席记者。从2003年起主跑全国突发事件、调查新闻。曾参与报道阜新矿难、汶川大地震、云南“躲猫猫”案、舟曲泥石流等大事件。从2009年起主跑全国两会,采访过卫生部部长陈竺、教育部部长袁仁贵等政府官员,专访过网络红人伍皓、卢星宇等人物。

  作为一名长期跑突发事件的记者,陈诚的背包里,有几样“宝贝”从不离身:通讯录、相机、笔记本电脑、录音笔、全国地图,还有一部iphone手机。“有了这几样东西,不管我在哪,只要新闻一发生,就可以立即赶赴现场。”

  “做一名职业新闻人”,这是陈诚对自己的定位。陈诚认为,一名优秀的记者,最关键就是一个字:快。快速反应、快速出发、快速投入战斗。第一时间站在新闻一线,写出好新闻。

  陈诚的开车技术很不错,这也是跑新闻“逼”出来的。2010年8月8日凌晨,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陈诚和同事开车往现场赶。路途700多公里,他就和司机轮流开车,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到了舟曲泥石流现场。

  除了动作快,还要人脉广,接近1000人的媒体关系和几千人的专家库,就是陈诚的“秘密武器”。

  对新闻的狂热,让陈诚应对时政新闻时也得心应手。从2009年起,他都是全国两会、省两会的上会记者。采访过卫生部部长陈竺、教育部部长袁仁贵、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鸣起、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等。

  能当上华西都市报的首席记者,总是有两把刷子的,陈诚对此的总结是:“始终保持着对周围世界的好奇心和不屈的意志,就是我的独门秘籍。”

  孤胆英雄

  庞山岚

  擅在新闻“深处”做调查

  三峡工程、开县井喷、凤凰垮桥、北京奥运、汶川大地震、卧底广西来宾“传销王国”、“浙江亿万富姐吴英神话破灭、“神舟六号”、“嫦娥一号”、“神舟七号”、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上述任何一个关键词,都是一名记者职业生涯的重要砝码。而这些,华西都市报首席记者庞山岚一个也没有错过。在年轻记者眼里,善于只身前往新闻“深处”做调查的他就像一个孤胆英雄。

  “我不是演员,但记者必须学会"伪装"。”作为一名以采写调查新闻和重大突发新闻见长的记者,庞山岚的“侦查”功夫堪称一流。

  2006年,广西来宾的“传销王国”欺骗了上万四川老乡。他扮成纨绔子弟混进去,传销王国内部都被他花花公子的形象所蒙蔽。一次传销晨会上,他失手掉出了录音笔,一瞬间上百双眼睛都在审视着他,他淡定自如地弯下腰,以听MP3为幌子涉险过关。

  正是有了这份机智,他才能在调查地下工厂非法拼装电动自行车的时候,凭着酒桌上一句话,顺藤摸瓜查到了幕后黑手为某部门副局长,还顺利地“套”出了这位局长的话并录音锁定证据。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的5月13日凌晨,庞山岚奔赴绵竹市汉旺镇。次日见报的《广场钟楼永远定格在“2:28”》成为全国独家。“记不清有多少篇稿子是含泪写成的。”

  作为他的同事,在此悄悄透露一个秘密,已从业13年的庞山岚,每次看到自己写的稿子变成铅字,还会像个刚入行的新记者一样自我陶醉好半天呢!对他而言,每一次的采访始终是一种新的体验,是一次未开启的神秘旅程。如他所言:“有了好线索,一天只吃一顿也行!”

  本版稿件由华西都市报记者马丹蒋璟璟赖芳杰母心刘春梅王浩野邓宇钟蓉舒张惠陆阳阳唐爽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