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钟山:含苞风雨金玫瑰

2012年02月14日06:04
  写在南京中国银行诞生百年之际

  南京,六朝古都,100年前与辛亥革命有了划时代的历史交会。辛亥革命爆发后,1911年12月2日,江浙联军攻克南京,南方独立各省代表会议决定以南京为中央临时政府所在地,各省代表随即自武汉齐集南京。12月25日,同盟会总理孙中山自海外归来。12月29日,17省代表会议在南京召开,以16票的绝对多数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1912年元旦,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对于刚刚建立的南京临时政府来说,南北尚未统一,百业待兴,最棘手的就是财政问题。当时南方各省纷纷派代表前来要求饷械,据《南京临时政府公报》(第二号)记载:“中央财政匮乏已极”,难以满足各方需要。临时政府的执政者们强烈意识到:必须活动金融、支持财政,筹建临时政府自己的中央银行,时不我待。

  笔者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到一份1912年1月21日副总统黎元洪从湖北武昌发给大总统、财政部的电报:“孙大总统、财政部专鉴:援南昌马都督洽电称,速宜组织中央民国银行及各大埠分银行,发行纸币通行全国,将亡清所发行通用纸币以票易票、尽行换回等情,所见极是,鄂省深表同情,恳急行措办,以一财政,而便流通。副总统黎元洪。箇”。(“洽电”,按“韵目代日”法,“洽”代表17日,“洽电”即17日之电报;“箇”,代表21日)

  这是笔者所见最早的南京临时政府决策层讨论“组织中央民国银行”一事的史料。

  由于认识趋于一致,1912年1月24日,财政总长陈锦涛根据孙中山大总统谕,批复大清银行商股联合会:奉大总统谕,“所请将大清银行改为中国银行,……著即准行”。这标志着南京临时政府正式批准设立中国银行,从此,中国银行于共和诞生之地正式定名。

  1月28日,大清银行商股联合会召开股东大会,传达大总统示谕和陈总长批示,并明白宣示:大清银行改为中国银行的时间表是“尤以南京为先,已定于本月中旬先行交易”。这是因为南京是临时政府所在地,在南京率先成立中国银行,是顺理成章的事,并已定下开办日期。股东大会召开的日期已近月末,而“已定于本月中旬先行交易”作何解释呢?原来,按照旧历,这一天应该是辛亥年12月10日,南京中国银行原本定于辛亥年的12月中旬先行交易,按照推算,应该是民国元年2月10日前开业。南京中国银行在会后积极筹备开业事宜,并将“1912年2月10日”作为“吉日”印在中国银行第一张钞票“南京券”上。

  民国初年,筹办中国银行主要是在原大清银行的基础上进行,包括利用原大清银行的房产、人员等。据《江苏省志》记载:“辛亥革命前夕,大清银行江宁分行被清政府张勋的军队控制着,张勋与当时革命军交战的军火,有一部分就是由江宁分行总办唐宗愈支持款项购买的。在革命军接管江宁分行后,唐宗愈又趁乱将60多万两白银存款带走”。由于战乱的影响,南京中国银行在开办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努力推进。

  辛亥革命爆发后,革命党人从1911年11月8日起就开始组织力量进攻南京,12月2日南京光复,历时近一个月。11月18日,《民立报》刊载了守城清军张勋部队败退时洗劫银洋财产的情形:“官军昨将兵士皮统几千件及裕宁、大清、交通、造币厂所存之银洋,统用马车拖出凤仪门,每车两箱,每箱三千两,计四十二车,城内之银罗掘已空,俨如大盗。”据大清银行分清理处清理员徐宽严呈称,宁、镇、扬三处因“光复遗失”和“南京独立损失”尤多。据《南京大清银行抵进各产表》记载,宁行的房屋财产因“光复被抢”,“革命被焚”及惨遭“匪劫”,经清理处清点,财屋仅合库平银六十七两四钱五分三厘。上交总清理处时“宁行只有现银三十两九钱七分六厘,为数无多”。因南京大清银行在南京光复之战中损失惨重、基础太差,筹办南京中国银行的工作受到影响,未能按期开业。而大清银行上海分行因有股东会的维持、又托庇于租界,损失较少,筹备顺利,捷足先登,于2月5日先行成立上海中国银行。9天后,即1912年2月14日(辛亥年12月27日),南京中国银行在南京珠宝廊(现为白下路23号)宣告开市。

  就在南京中国银行成立的两天前,即1912年2月12日,皇太后隆裕以宣统皇帝名义颁发清帝退位诏书。清朝最后一位皇帝,同时也是自中国君主专制制度两千多年以来的最后一位皇帝退位了。清帝退位是中国历史转折的一个象征性标志,大清结束了,君主专制制度亦由此而亡。

  1912年2月14日,孙中山颁布“总统府令”,定于2月15日举行清帝退位、民国统一,“革命之事业告成,民国之基础大定”庆典活动。2月15日,孙中山大总统亲自率队到明太祖孝陵拜祭。

  2月15日这天,《民立报》以号外刊登南京中国银行开办广告:“民立报转各报馆鉴,南京中国银行今日开市。寒。”(按“韵目代日”法,“寒”代表14日)

  清帝退位了,民国统一了,南京中国银行成立了。

  应予注意的是广告中的行名未用分行名称,而是用“南京中国银行”。3月11日,财政总长陈锦涛拟就中国银行条例三十条,呈大总统。3月21日,大总统孙中山以《咨参议院请核议中国银行则例文》批示:“相应咨送贵院,请烦议决咨复,以便转饬遵行”。该《中国银行条例》第二条规定:“中国银行设置总行于京城,其各省会及其它商业繁盛地方应设立分行分号”。南京中国银行开办时,南京是中华民国的首都,是孙中山的临时政府所在地,“中国银行设置总行于京城”的规定,也是孙中山所领导的新政府的意愿。因此,南京中国银行是民国初期新政府为在京城南京建立中央银行,并意图以之作为总行而开办的。后来,因时局变化,孙中山先生于1912年4月1日正式辞去大总统职务,南京临时政府时代结束,孙中山先生及其临时政府的意愿未能完全实现。1912年8月1日,中国银行北京总行开业,遂将上海、南京中国银行改称分行。南京中国银行定名为:中国银行南京分行(简称宁行)。

  1912年10月15日,中国银行总行行长唐瑞铜向财政部总长呈送各地金融机关情形所附“中国银行总分行组织简明报告表”中,当时中国银行总分机构仅有四处,行号定名:北京,中国银行总行;上海,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南京,中国银行南京分行;天津,中国银行天津分行。对中国银行南京分行成立情况的具体记载为:“中国银行南京分行营业地点:南京城内珠宝廊;设立年月日:元年二月十四日;经理:邹呈桂”。

  1912年2月14日,这天恰好是情人节。100年前南京中国银行的成立,是南京“共和诞生之地”,呈现给世界的一朵无穷回味的金色玫瑰。

  本报通讯员 苏仲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