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看见龙故事(组图)

2012年02月19日01:13
统筹/执笔 本报记者 刘学斤
统筹/执笔 本报记者 刘学斤
统筹/执笔 本报记者 刘学斤
统筹/执笔 本报记者 刘学斤
统筹/执笔 本报记者 刘学斤
统筹/执笔 本报记者 刘学斤

  龙常常被我们视为国人特有的一种文化符号,因之龙年说龙似乎也具有了不同平常的意味。我们不揣浅陋,也想把身边的所见所闻所知所解呈献出来……

  1、玉猪龙

  没有看到实物,知情人说实物在多年前已失窃,不知下落。只在博物馆看到了它的照片。说实在话,看到它我先有些惊诧,继而有些木然,这件制作精美的玉猪龙佩饰,竟是出自4000多年前我们的先人之手,它颠覆了龙在我心目中固有的形象,在我看来它似乎更像条卷缩的鱼,不像条龙。

  但文字说明它就是玉猪龙,考古学上属4000多年前的龙山文化,是1970年代在围场县下伙房发现的。

  在我们熟悉的文化中,龙是十二属相之一。然而,除了龙,其它十一种属相都能在今天的现实世界中看到 它们都是动物。据说龙也是动物,按不同的标准可分成许多种,有蛟龙、夔龙,有潜龙、亢龙,有青龙、黄龙……但今天我们在现实世界中已经看不到它们“活”的标本。有意思的是,在民间,或者说在我们周围,这种看不到活标本的动物却最具神性,它是四灵之一,象征祥瑞,而且极具文化内涵。

  自称见过真龙的人,是扯淡,是说谎。可问问周围,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龙的形象,这形象是如何形成的呢?答案其实不难找,龙是古人创造出来的,但它一直活跃在今人的生活中,我们会在博物馆看到它 作为文物样本,它有时会在那里现身;逢年过节,我们还能经常见到这样的庆祝场景:一条人工制作的大龙,在众人手上翻飞舞动,弯弯曲曲游来游去……

  现实世界看不到“活”标本,不等于它就在我们的文化中消失了。

  龙就有这样的神性。

  2、神性

  不知道龙的神性最早是从何而来。便去问,去看,去翻书。

  考古上的成果尤值得注意。已有的考古发现可证明,数千年前我们的先人就相信龙是有神性的,不但把它的形象制成饰品随身,还把它的形象搬到了坟墓,陪伴亡人。

  历史学家中,《史记》作者司马迁是个讲故事的高手,龙的神性变得具体生动,就始自他笔下。

  他贡献了两个著名的故事。

  第一个,孔子向老子问礼。老子告诉孔子: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

  这次会面之后,孔子对他的弟子说出了如下的话: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孔子说老子像龙。孔子真说过这样的话吗?司马迁说他说过,我们因此也就跟着信了。

  司马迁讲的第二个故事我们却无法相信,在这个讲述汉高祖刘邦生平的故事里,司马迁更进一步,说刘邦是龙种。这个故事也直接导致了后来的真龙天子说。深州有四个黄龙村,黄龙村原来叫藏龙村,为什么叫藏龙村呢?据说跟光武帝刘秀有关 刘秀当年被王郎追杀,藏身在此,后来当了皇帝,皇帝真龙天子啊。

  皇帝 天子 真龙,天子不是真龙,也是真龙,今天看这是愚腐之说,清朝灭亡前,民间对此常笃信不疑。

  3、根于民间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龙是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

  实际上对龙的神性有所发明的,不仅仅是司马迁和许慎这样的掌握话语权的文化精英,更多时候,龙的神性根于民间的创造。正是因为在民间认识上的传承和普及,传说中的龙才如此富有生命的活力,而佛教的传入和广大,龙在佛经中的出现 如华严经讲十大龙王“莫不勤力兴云布雨,令诸众生热恼消灭”,也为龙在民间的生态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走进正定隆兴寺,我们会从相关的介绍中知道,在这里,“龙”和“隆”是相通的,这座著名的古寺以前就叫龙兴寺,再以前还叫过龙藏寺,如今寺内保存的一通隋朝立的龙藏寺碑即为实证。而保存在宣化城内的一座砖雕五龙壁,也向我们提供了一种认识上的实物证据,它高450厘米,宽350厘米,原是清朝建的弥陀寺的影壁,如今寺已不存,这座由青方砖雕磨拼接成的五龙壁却幸存下来,五条浮龙,三条昂首,两条俯首,相互盘绕,腾跃于海水云天之间……

  佛教在河北民间影响深远,一定程度上也深化了龙在民间的影响。鹿泉韩庄的龙泉寺,据说始建于金正隆二年即公元1157年,慕名去寻,发现有两座,都在半山腰,靠下的一座新建不久,靠上的一座旧些,还有不竭的龙泉水,建筑却非当年遗物。龙泉寺当年的遗物只有五座经幢,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保存在山下一个荒芜的院落。来龙泉寺的人,有香客,有纯为欣赏风景的登山客,鲜有专为经幢而来的访客。然而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很多人来了,都想尝尝龙泉寺的泉水,他们说龙泉水养人。

  河北不只一座龙泉寺,能保存下来的,少,很多只剩了个名字而已。寺没有了,形成了村庄,邢台和怀安的龙泉寺村,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叫龙泉的村更多些,像涞水就有三个龙泉村。在抚宁和易县,则有龙泉庄……名字中出现“龙泉”,绝非无缘无故,民间传说认为其来历跟泉有关,这泉一定沾了龙的灵气。

  4、传说与现实

  潴龙河由安国经安平、博野、蠡县,入高阳县境。潴龙河右堤,即千里堤。看过小说《红旗谱》的人,大多忘不了小说家梁斌描写千里堤的文字。高阳有三个龙化村:北龙化、南龙化和西龙化。三个龙化村临近潴龙河。据明朝的县志载:三龙之目以猪化龙也。雍正年间的县志延续了这种说法:“其命名以猪化龙也”。何谓“猪化龙”?按字面意思解释,似乎就是猪变化成龙。但这样的解释显得勉强。有考证说“猪化龙”实际是“潴化泷”,意思是“平静的泽水变为湍急的河流”。这样解释起来恐怕就通了,也就是说潴龙河当年流到这里的时候,水流变得湍急了。

  然而我们还是有些不解。在河北人民出版社重印的清朝编撰的《畿辅通志》中,“潴”是没有三点水,潴龙河是写作猪龙河的;还说它“盖伏龙之转也”。伏龙的来头,似与高阳城传说是颛顼建造、又名伏龙城有关。后人还把高阳城叫过化龙城。民间传颛顼在时,猪化龙变成这条河。化龙池的来头也跟伏龙城有关,因为化龙和伏龙字形近似,大概写来写去伏龙就写成了化龙;而猪龙与伏龙又易混淆语音,传来传去伏龙也叫成了猪龙。

  龙的传说民间有很多,有的近似神话,我们却总能在现实中找到它们的落点。

  从前有个龙冈县,其管辖范围大致相当于今天的邢台县。龙冈县名的由来,据唐朝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图志》,是因为一座冈,此冈原叫石井冈,缘于“冈上有井,大如车轮”,传说石勒在此称王时,天旱,佛图澄在这里挖出了条睡死过去的死龙,龙长尺余,在龙身上浇水,浇了良久,龙才苏醒。龙醒了,于是下起了大雨,从此石井冈叫了龙冈。

  武安的龙务村原名龙泓,传说村西南有个地方叫龙池湾,有条龙降在池中,起了三天大雾,村子于是改叫龙雾,后来又改叫龙务。永年的龙曹村原名韩屯,很久以前,村里来了个外乡长工,每天干完了活儿,常在牲口槽里睡觉歇息;那些年不旱不涝,五谷丰登,后来这个长工变成了条白龙腾飞而去。明朝时,韩屯改叫了龙槽,再后又改叫了龙曹。

  万全龙池屯名字的由来传说跟康熙皇帝有关 康熙皇帝私访到了这里,在村口的水池饮过马。南皮的龙门寺,传说跟乾隆皇帝有关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此地,问路,于是有了龙问寺的村名,后又演变为龙门寺。传说河间龙华店也跟乾隆皇帝有关 明永乐年间建村的时候,这个村叫簸箩店,乾隆皇帝南巡在太平庄驻跸,听说这个村名,以为不雅,便赐了这个名。

  故城的龙凤店原叫冷饭店,也有个传说,不过这个故事跟皇帝没关,跟皇后有关。传说明朝天顺年间徽王和皇后在这里吃了顿冷食,大概冷食太对胃口了,就赐名冷饭店。后来觉得不雅,就改名龙凤店,龙凤呈祥不是?皇上是龙,皇后是凤不是?宽城龙须门村早年叫猪毛店,也不雅,但那年明宣宗朱瞻基到了这里,他征讨乌梁海路过这里,手捋胡须问手下到了什么地方,手下答不上来,见他手捋胡须,顺口答道:到了龙须门 龙须门的名字也就这样诞生了。

  这些故事当然是传说。如果核对历史事实,许多是对不上的,比如徽王,天顺年间是没有的,第一任徽王是后来才封的。再比如朱瞻基征乌梁海的事情,也是难以找到佐证的,何况乌梁海的名字是清朝才有的。

  5、祭祀

  祖母生在民国年间,晚年仍保持着那个时候形成的生活习惯和对现世的认识。20多年前祖母在世,农历的初一和十五,她都是要在灶台或佛龛前烧香磕头的。灶台后面的墙壁上贴着灶王像,佛龛却只是墙壁上预留的一个空间,里面有个盛满香灰的玻璃瓶,却没有佛像。烧香磕头时祖母嘴里会小声叨念,那声音近乎小到只有她一个人听到。我问她叨念什么呢,还说些不着两的话。她会不高兴,数说我的不敬。

  平常是平常,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年夏天下连雨,连下了3天,房顶漏雨,地里的庄稼也淹了,祖母烧香磕头,那回我听清她嘴里说的什么,她是在祈求龙王爷别下雨了别再下雨了。

  龙王负责兴云布雨,在河北民间,尤其在祖母这样的出生在民国年间的家庭主妇看来,雨多了雨少了都是龙王在做主。20多年前在许多村没有了统一的民间祭祀活动,但在民国年间,许多村还有这样的祭祀活动。这可以从民国年间编撰的县志得到证明。

  民国年间的县志多有这样的记载

  龙神之祀,亦甚普遍,各村皆有,农民祀之甚虔。因其职司云子,故每于初秋献戏三日以外,因天旱而祈雨,若降甘霖,临时献戏者亦有之。(阳原县志)

  天旱的时候乡农聚众祈雨由来已久,“祈雨,先跪香三日,家家门首设水坛,坛插柳枝。过三日,遣人赴抱阳山或龙潭或一亩泉,取水供之。乡众接水,人各戴柳圈,舁龙王牌,钲鼓喧阗,几等游戏。会雨降,则以为应验,演剧赛神,名曰谢雨。(满城县志)

  遇天旱,农民求雨,请关帝或龙王像,设坛三日,舁像铙鼓游行,门插柳枝,人戴柳帽,且执柳洒水作雨状,雨降则演戏酬神。(南皮县志)

  求雨时,曝龙王像烈日下,村人不食辛味,信女每日以帚扫床炕。三日后抬龙王像游行。会首事人,会末人从护之,仪仗前导,锣鼓喧天聒耳,观者如堵,群呼求雨口号。(新河县志)

  许多村那个时候都有龙王庙。而今河北叫龙王庙的村有十几个,这些村之所以叫龙王庙,即因村里当年有座龙王庙。

  有些村不叫龙王庙,也跟村里有龙王庙有关。临漳五龙庙原叫张家庄,有几年闹旱灾,村里人在村西北水坑求雨,嘿,雨真就下了,龙王真就显灵了,于是建了五龙庙;还有白龙庙原是两个村,那年漳河发大水,冲来一个白色木龙头,人们说龙王显灵了,于是两村合成了一个村,建了座白龙庙。

  (本版照片均为刘学斤摄)

  图片说明:

  保存在宣化的砖雕五龙壁。

  鹿泉龙泉寺遗存 经幢

  在围场下伙房发现的玉猪龙。(资料照片)

  正定隆兴寺,最初叫龙藏寺,还叫过龙兴寺。我们发现做名字用时,很多时候“龙”和“隆”是相通的。

  文化内涵丰富的封龙山,又称飞龙山,“山势如伏龙,欲飞举状,峰峦泉石,回环错列,称为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