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占领男厕所引围观 无性别厕所是否可行/图

2012年02月20日17:27
女生占领男厕所
女生占领男厕所

  “请镇定,不要惊慌。我们不是女"暴徒"。这次"占领男厕所",一不为财,二不为色。只为帮助广大女同胞解决内急问题。”

  “先生,可以稍微等几分钟再进厕所,让女士先用一下男厕所好吗?女厕所那边排的队太长了……”昨日中午11时许,在广州市越秀公园旁的一个免费公厕旁,几名女大学生上演了一场“占领男厕”的行为艺术。她们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引起政府和社会对男女厕位不均衡问题的重视,从而消除女性在公共场所如厕排队现象。

  女厕排长队男厕如空城

  “占领男厕”活动的发起人是女大学生李麦子(化名)。她说,作为一名女性,在公共场所上厕所往往需要排长队,在与朋友聊天时也发现许多女性对此深感无奈。

  李麦子认为:“表面上看,现在男女厕所1:1,是男女平等,但男女生理构造不同,如厕所花时间不一样,实际是不平等。”

  李麦子说,考虑到女性排队如厕已司空见惯,为了唤醒人们麻木的神经,引起社会和政府重视,她和朋友才决定搞这场“占领男厕”的行为艺术。

  昨日中午11时许,李麦子和几名女大学生一起带着“道具”来到了越秀公园旁的免费公厕。此时,女厕旁已经排起了长龙,而男厕门口却没有一个排队的人。李麦子的朋友举起了两个自制纸牌,一个上书“关爱女性从"方便"开始”,另一个则写着“女人更"方便",性别更平等”。

  “先生,可以稍微等几分钟再进厕所,让女士先用一下男厕所好吗?女厕所那边排的队太长了……有人已经快憋不住了……”她们走到准备进男厕的男士面前说了这番话。有的男士摸不着头脑,但经解释后还是同意了。

  女大学生们还向市民派发了《致男同胞的一封信》。她们在信中呼吁: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比例至少应该达到1:2。

  常等如厕妻 男士也赞增女厕

  一位刚刚从男厕上完厕所的黄小姐说,她和男朋友出去玩,男朋友上厕所1分钟就出来了,但是她至少得花十来分钟。

  来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王同学说,广外男女生悬殊,但厕所设置还是1:1,导致很多男厕空闲,女厕人满为患。她建议借鉴香港、台湾等地做法,提高女厕比例。

  在外等候的吴先生表示理解。他说,自己跟妻子去逛商场上厕所时,妻子常常要排很久的队,他也要等许久。“如果真能提高女厕厕位,那是社会的进步。我觉得,女厕蹲位至少要是男厕的两倍才够。”

  据本报去年报道,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提案建议通过地方立法的形式规定新建、改建的厕所,增加女厕的建筑面积和厕位数量,明确规定女性厕位为男性厕位的 1.5倍。

  针对韩志鹏的提案,2011年3月份,市城管委专门制定了《关于提高公厕女性厕位比例实施意见》,提出对今后广州市公共场所新建、改建、扩建公厕工程,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的要求。广州市城管委还将通过立法,制定《广州市公共厕所管理办法》,在《办法》中明确规定,将男、女厕位比例1:1.5作为强制性执行条款。

  专家:满足女性内在需求

  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负责人柯倩婷副教授也大力支持增加女厕,女性排队上厕所,不仅浪费时间,还会引起处在生理期的女性身体上的不适。

  柯倩婷说,“女厕排起了长队,这样对城市文明有影响。增加女厕比例,是一项"内外兼修"的工程,既满足女性内在需求,也给城市文明加分。”

  柯倩婷指出,目前国内增加女厕比例还停留在讨论阶段,远远没有进入法律法规的政策阶段。

  无性别厕所是否可行?

  现场有人提议,可以增加无性别厕所,男女公用,避免浪费。对此,来自广商的一位男同学表示,他认为在公共场所设立无性别厕所还是有不便之处,容易引人偷窥,滋生犯罪。

  针对无性别厕所,柯倩婷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无性别厕所可以用于以下几种情况:一是针对带孩子的人群,有需要帮助的孕妇和老人等;二是比较中性化的人群,因为外形的原因让他们去哪边都会不太方便;三是跨性别的群体,例如异装癖、变性者等;四是用于任一性别的厕所需要排队时作调节用。(广州日报记者林霞虹 实习生初墨品)

  女大学生“占领男厕所”是无奈的行为艺术?

  女大学生“占领男厕所”是无奈的行为艺术?

  早在1989年建设部出台的关于“城市环境设施设置标准”明确规定:城市公共厕所男女厕位比例应达2∶3,至少是1∶1。其目的在于体现男女平等,减少女士如厕排长队的问题。有随机调查显示:由于如厕方式不同,女士平均上一次厕所需用时3分30秒,男士平均上一次厕所仅需1分10秒,如厕平均时间女性是男性的3倍左右。医学专家也介绍,在入厕频率上,女人每天的入厕次数要比男人多。这种说法中外非常相似:在美国,两名纽约市议员起草的一份法案表明,女性在厕所里逗留的时间比男性长,是受生理条件和随之产生的行为模式所限:她们必须解皮带、脱裤子、蹲下、用卫生纸擦拭、穿裤子、束皮带、洗手等好多步,有时还要照看随行儿童等。通过分析,两性小便时在厕所中的平均停留时间:男性为39秒(±6秒),女性为89秒(±7秒),即女性的如厕时间平均为男性的2.3倍。近年来,女性“占领男厕所”行为屡见报端,这一次广州的女大学生采取“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与其说是无奈的选择,不如说是必须的行为艺术。

  解决男女如厕平等,需要这样的行为艺术。每逢节假日,商场、餐厅、旅游景点排队已经成为一大特色,与之可以相媲美的是女厕所前排起的长队。即使不是节假日,如果有大型活动,或者是在大型卖场,你总能看到女厕所门外排起的长龙。而在女性如厕排队的背后,则是同样等待女性如厕归来的男性,可见男女如厕不平等已经不仅仅是男女两性之间的问题,这至少是影响到女性及其家长的问题,进而是影响整个社会的公共问题。从这个角度上说,解决男女如厕平等,需要女大学生“占领男厕所”这样的行为艺术。

  解决男女如厕平等,仅有这样的行为艺术是不够的。香港《星岛日报》曾报道,香港公众场所女厕经常大排长龙,一直为人诟病。据悉,特区政府研究将用作推算商场、电影院及公众娱乐场所的男女人数比例计算标准,由现时1比1.25,大幅提升至1.5,港府更打算正式透过立法,强制发展商日后跟随有关规定。反观内地,我们缺乏相应的科学研究,比如男女如厕时间的权威采样,不同环境下的性别构成,性别构成不同对厕所需求的影响,以及人们在哪种公共场所中经常需要如厕,该公共场所经常活动的有多少男多少女,同样需要分析。所以,要解决男女如厕平等,仅仅有“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加专业的调查与研究,从而形成科学的指导,进而引发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以期改变当下男女如厕所不平等的现状。

  解决男女如厕平等,要超越这样的行为艺术。女大学生“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看似行为艺术,其实更是奈的选择。再优雅的淑女,遇到如厕排队的大军,恐怕也难长久保持形象,这也无怪乎总有女性自发的进行“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几年前,国外就已经出现了女用的站式小便器,去年,陕西师范大学在公厕中正式启用了6个女用站式小便器,校方称,这样既能每天省160吨水,又能改善女生如厕难的现状。但这样的站式小便器受到冷落,女生们表示很难接受,但这种方式的确超越了“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关于厕所女多男少的建筑标准,应当取决于法律而不是取决于意愿。在由政府管理的市政厕所之外,很多室内场所的女厕仍然演习旧例、不敷使用,这些场所由不同单位所有,其设计建设过程全在公共协商之外,它们是否照顾妇女的特殊需求,全看拥有者自己,或者说完全取决于拥有者自身的意愿,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就必须通过立法方式。换言之,女大学生“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不足以改变建筑物拥有者自己的意愿,因此必须超越这样的行为艺术。

  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法律规范,解决男女如厕平等问题,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比例至少应该达到1:2;增设无性别厕所及无障碍厕所,特别是在商场、医院、广场、火车站等地,让男女在如厕问题上得到平等待遇。来源华声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