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同门异向操作 诺安富国华夏轮岗3股有玄机

2012年03月04日03:5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基金现身170只个股“前十大”

  专家称,此种现象与基金不同掌舵人的投资思路有很大关系,但也不排除新进基金掩护退出基金出逃的可能性

  今年前两个月,已有244份上市公司年报陆续与投资者见面。同门基金之间对同只个股前十大“你进我出”的轮岗现象也随之浮出水面。

  数据显示,在244家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中,基金跻身“前十大”的个股有170只,占比七成。今年以来截至2月29日,170只股票股价平均上涨13.17%,跑赢同期全部A股股价平均涨幅12.18%水平0.99个百分点。

  如果选取前两月涨幅超大盘3倍以上的个股以及同期逆市下跌个股共有34只,其中仅有3只股票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基金同门异向操作特征,即“你进我出”现象,涉及的基金公司分别是诺安富国和华夏等3家。据《证券日报》基金周刊观察,一些个股的前十大经历同门基金你进我出“轮岗”后,股价出现异动。其中,2只牛股成就了新进持有基金,而1只熊股则让退出基金免遭亏损。

  华西证券金融产品评价中心负责人刘明军在接受《证券日报》基金周刊采访时表示,此种现象与基金不同掌舵人的投资思路有很大关系,但也不排除新进基金掩护退出基金出逃的可能性。

  基金现身

  170只个股“前十大”

  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已有244家上市公司陆续公布了去年年报,其中,被基金占据“前十大”的个股数量有170只,占总数七成。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今年以来A股市场的震荡爬升,这些个股的股价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分化,区间涨幅最高可达67.24%,而跌幅最深则达16.39%。

  具体看来,上述170只基金跻身“前十大”的上市公司中,宇顺电子在今年前两个月中,股价涨幅最高,达67.24%。据《证券日报》基金周刊观察,该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海富通精选嘉实稳健和海富通收益增长等3只基金,合计持有428.92万股,占该股总股本的5.83%。

  需要指出的是,海富通精选基金新进加入宇顺电子的“前十大”行列,且以200.02万股的持股数量位列该股第二大流通股东,是第一时间享受高收益的基金。数据显示,该只基金在今年前两月中,回报率为4.38%,位列可比135只基金中游水平。与此同时,嘉实稳健基金却减持123.76万股至161.84万股,从去年三季度时的第一大流通股东下滑至其第四大流通股东,虽依然享受到宇顺电子带来的浮盈,但大手笔的减持不禁让人扼腕叹息。

  当然,也有不少基金踩错股票。凯美特气今年前两月内股价逆市下挫16.39%,据该股2011年年报数据显示,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4只基金现身,其中,宝盈系3基金列席。具体看来,这4只年报现身凯美特气前十大的基金在去年三季度时便已在其中,而去年三季度时持有凯美特气61.59万股的华夏蓝筹核心基金则悄然退出了该股的“前十大”行列,逃离了亏损。

  华夏诺安

  “轮岗”2牛股

  不少上市公司的“前十大”在经历了同门基金的轮岗换防后,股价出现异动。《证券日报》基金周刊重点关注前述170只个股中,在今年前两个月里股价涨幅超过同期大盘3倍的12只股票,发现有2只个股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同门基金“你进我出”的局面。

  具体看来,今年前两个月,股价以50.43%的涨幅位列170只个股第3名的重庆路桥 ,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华夏行业新进持有该股290万股,居其第十大流通股股东;与此同时,去年该股三季报中显示的第3大第6大和第9大流通股东,华夏优势华夏蓝筹核心和华夏复兴等3只基金则不见了踪影,而去年三季度时,上述3只基金分别持有重庆路桥691.3万股403.21万股和390.22万股。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受益重庆路桥的高涨幅,华夏行业精选基金账面浮盈2382.58万元,该基金今年前两个月净值回报率为5.87%;而已经抽身而出的华夏优势增长华夏蓝筹核心和华夏复兴等3只基金,同期回报率分别为4.59%7.82%和5.94%。

  深天马A今年前两个月股价累计上涨34.89%,位列170只股票第10名。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同门基金“你进我出”的局面。具体看来,诺安多策略股票型基金新进持有深天马A152.54万股,跻身该股第8大流通股东;而在去年三季度时,持有该股1623.4万股,位列该股第3大流通股东的诺安股票却淡然退出了其“前十大”的行列。凭借重仓股深天马A的上涨,诺安多策略股票型基金今年2个月账面浮盈2669.8万元,今年前两个月回报率为8.74%;而已经抽身而出的诺安股票同期回报率为8.22%,均位列可比基金业绩前1/3阵营。

  富国系2基金

  熊股面前不同命

  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中,上述170只跻身公布年报上市公司“前十大”的个股中,有22只股价逆市下跌。其中,武汉控股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同门基金“轮岗”的局面。而这种不同方向的操作手法,也使同门基金产生了不同的命运。

  具体看来,重仓股武汉控股今年前两个月,股价累计下跌2.19%,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同门基金“你进我出”的局面。富国低碳环保股票基金新进该股116.77万股,位列该股第十大流通股东;而去年三季度时,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型基金持有武汉控股100.09万股,位居该股第十大流通股东,年报数据却显示,该基金已抽身而去。

  若富国低碳环保股票基金至今对该股的持有数量未发生变动,那么,受累于新进前十大的武汉控股,该基金账面在今年前两个月里浮亏35.42万元,今年前两月净值回报率为4.01%,位列可比293只普通股票型基金第188位;而已经抽身而出的富国天惠精选成长,因及时撤离,同期回报率5.2%,位列可比135只偏股混合型基金第55名,即前1/2梯队。

  华西证券金融产品评价中心负责人刘明军在接受《证券日报》基金周刊采访时表示,同门基金对同只个股“前十大”的进出的情况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首先,虽归属同家公司,但不同的基金经理对个股的态度和看法也会有出现分歧的时候;其次,基金进入个股的时间不同,可能公司旗下的1只基金在早前介入个股,已获得了一定的回报,出于对投资组合的调整,退出该股的“前十大”,而公司整体又比较看好这只个股,旗下另1只基金新进介入其中。此外,也不排除后者掩护前者出逃的可能性,但也只能是猜测,因为找不到实质性的证据来印证。

  作者:隋文靖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