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我其实是个文艺青年

2012年03月06日01:0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桃姐》是一个简单而朴素的故事,就是讲述Roger和桃姐主仆两人相互温暖与陪伴的故事。作为一部许鞍华式的文艺片,《桃姐》并不属于那类沉浸在情怀中的清新之作,而是可以打动每一个普通人的诚挚奉献。而这,也是华仔近十几年来首次主动要求出演主角的一部戏。

  记:之前秦海璐出演的《榴莲飘飘》,是陈果的影片,您当年的公司投资的,也很文艺。刘老板看来是个文艺青年。

  刘:哦,我对文艺没什么概念,那我就是了。我外表不像,里面还是很文艺的。现在出现在艺术片中的机会不多。

  记:片中国语版是您自己配的音?

  刘:是啊,我妈(片中扮演Roger母亲的王馥荔)说当初《墨攻》我其实演得不错,但就是因为别人配音没给我奖,这次我就想试试吧。大概花了22个小时配国语版。

  记:片中最后桃姐去世,Roger却没能送别,而是选择了到内地出差。会不会觉得这样的设置有点遗憾?

  刘:有太多的人是因为工作没法陪伴自己的亲人,这是现实。我身边有很多工作人员,他们的亲人去世时,他们就在我身边拍戏。这些事是不能掌控的。梅姐(梅艳芳)走的时候,我在美国,我给她打电话说,我明天回来。等我回来,她已经不能说话了。

  记:《桃姐》口碑那么好,是不是意味着您以后拍电影愿意增加这类电影的投资比例?

  刘:大家都有这个梦想,多做这样的电影,但出来的产品很多时候事与愿违。我这一次是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机缘。

  记:你似乎一直很有兴趣扶持新人导演?

  刘:(大笑)那是因为他们便宜。大家知道的,我扶持的新人,其实远比像宁浩这类出来的多得多,很多不是拍完片子不要了,而是拍一半就叫他别拍了,有心不一定就能做到。现在的我,即使失败了,也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所以不是很怕。

  与华仔合作了11次母子的叶德娴说,多年以后的他,已经从当年调皮的孩子,变成一个很难得的男人。而刘德华在片中朴实无华却精彩细腻的表演,丝毫不逊于老戏骨叶德娴的风采。整部电影,你会忘了他是这么一个大明星,那就是一个为生活奔波,孝顺、善良、懂得悲悯的普通中年男人。

  记:您从30年前与许鞍华合作第一部电影《投奔怒海》开始,似乎一直很有女人缘。

  刘:对啊,我的第一部电视剧《江湖再见》也是女导演拍的。我妈妈有次去求签,说我这辈子靠女人的,这一路我确实得到过很多女人的帮助。哪个男人不靠女人?哈哈……

  记:拍这样一部片子,是不是意味着您已经考虑到老年、死亡这些终极问题了?

  刘:我还真的没想过。老了就老了,这是不能抗拒的。不用努力就可以得到的东西,只有年龄。健康是最重要的。我觉得老了你可以照顾我,但不要可怜我。

  记:您在片中的表演,即便是望向桃姐的一个眼神,都那么真实而自然,是因为到了这个年龄,才对生老病死有很深的感悟吗?

  刘:年龄和经历一定是有关系的。导演让我这样去做,我觉得OK的。

  记:您还有什么样的角色想挑战呢?

  刘:只要导演相信你,就都可以去演,没有什么特别的。最近我喜欢看奥斯卡获提名的那部《后人》,我蛮喜欢演那一类。

  记:拿下金马影帝后,对这届金像奖有什么期待吗?

  刘:我希望所有工作人员都获得提名,我自己反而无所谓。我够了,已经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