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姐》大热,香港文艺片迎来春天?(图)

2012年03月06日04:3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桃姐》大热,香港文艺片迎来春天?

  本报北京专电 电影《桃姐》已荣获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奖,香港导演会年度导演、年度推荐影片及荣誉大奖(许鞍华),香港编剧会最佳剧本奖,也是香港第31届金像奖8项提名的大热门。昨日,《桃姐》在北京举行了全国首映式,对于口碑,片方和主创都很有信心,但对票房,大家都很谨慎。用商业电影的手法运作一部文艺片,文艺和商业如何平衡?《桃姐》正在努力尝试,香港电影人的心态也许正是香港电影的现实写照。

  记者 王峰 文图

  刘德华:我不懂香港电影工业,但我能为它做任何事

  刘德华在《桃姐》里饰演一位普通的香港工人,据说“普通得很不显眼”,没有一点华仔的气息。刘德华觉得,是《桃姐》的“朴实无华”打动了他,“我不想从商业的角度来拍这个电影,只想在不计收益的情况下做一部好电影”。

  从《疯狂的石头》到《打擂台》,再到如今的《桃姐》,刘德华一直在扮演香港电影和青年导演救世主的角色,对于“为何偏爱青年导演”的问题,刘德华说:“因为他们便宜,大导演动不动就开出几千万,哪有那么多钱给他们啊?”他对香港电影则更感兴趣:“我不懂香港电影工业,但我愿意为香港电影做任何事,我没有经验,都是揣摩着去做事。大家现在看《疯狂的石头》很成功,但那一年我同时投资了6部电影,只有宁浩的(这部)挣钱了。”

  对于凭借《桃姐》赢得“文艺青年”的称号,刘德华笑称,自己对文艺没什么概念,他只是想演一部有好剧本的电影。所以,当许鞍华找到刘德华寻求投资时,刘德华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刘德华说:“以前的许鞍华很开放,别人怎么提意见都可以;后来有一段,别人什么话她都听不进去,老是自以为是;现在她又变成了以前的许鞍华……”

  许鞍华:

  你们不要歧视老女人

  从去年9月开始,许鞍华光专访就做了110多场,自己累瘦了一大圈,但为了自己的电影,也得去做。这是不是为了票房而妥协呢?许鞍华说:“谁喜欢接受采访呢?但谁又不想让自己的电影票房好呢?”

  拍《天水围的日与夜》时,她找王晶投资,这次找刘德华投资,如果票房好的话,是否以后的投资就好找了?许鞍华对此表示赞同。有记者问:“如果煤老板、房地产商找你投资,会不会答应?”许鞍华答道:“可以考虑。”但如果要用他们指定的没有演技的女演员呢?“那样就很不合适吧?”谈到以后的打算,许鞍华说:“能拍戏就拍,实在拍不动了,就找一个兼职教书,还是教电影,如果连教都教不动了,还可以去住老人院。你们不要以年轻人的心态觉得那些老人很可怜,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他们过的是日复一日的率性生活,在他们自己看来是很好的。”她表示:老、女人是自己深感危机的两个方面,因为容易受别人歧视,“一是看不起你,二是老是捧你,给你特别对待,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正常交流就好,不要老是对老女人区别对待”。

  叶德娴:

  我是没有票房的人

  长时间远离公众视野,偶尔复出拍一部《桃姐》便获得大奖无数!但这在叶德娴看来不算什么,因为她自认是一个没有票房的人,心态上不会有变化。所以,与刘德华一起接受采访,当媒体都把问题抛给刘德华时,她也能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

  有记者问叶德娴,平日的生活如何?叶德娴便一五一十地相告:“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做做家务,出去散步,然后做中午饭,下午看看书,和朋友见见面,晚上很早就上床睡觉了……我很喜欢做家务,房间要整理得很干净。现在出来见人,要装扮漂亮点,平时我的穿着和桃姐没分别。”

  凭借《桃姐》获得威尼斯和台湾金马奖两个最佳女主角,以后会不会接更多的戏?叶德娴摇头表示不会,“我不能跟刘德华比,我是一个没有票房的人”。

  对于有报道称叶德娴用香港金像奖的奖杯挂帽子一事,当记者现场求证时,叶德娴沉吟片刻说:“物尽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