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陆家嘴:从CBD到ECBD打造大都会(图)

2012年03月11日03:0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高楼倒映在水中 CFP 图
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高楼倒映在水中 CFP 图

  都市时报特派记者 林野 发自上海

  22年的时间,位于上海浦东的陆家嘴金融区,见证了中国经济的迅速腾飞,从CBD再到ECBD,陆家嘴再次发力,打造中国人的大都会之梦。

  中国“耸立的华尔街”

  10日,来到上海的第一天,一个月的阴雨绵绵刚刚结束,迫不及待的上海人拥去外滩,感受太阳再次绽放带来的爽朗和温暖。

  华灯初上,穿过隧道,站在这个神话般的冲击滩地上,感受陆家嘴金融贸易区。

  便利的交通、宽阔的道路、高耸的摩天楼、成片的绿地花园,这如同20世纪著名建筑大师柯布西耶描述的心中理想城一样:“夜幕降临,车灯沿着高速车道划出条条亮线,好像夏至的流星雨,办公室是暗的,立面上的灯熄灭了,这座城好像睡着了。从远处传来巴黎街区的喧嚣,在古老的外壳下延续着。这便是城市中高密度的商业"城"。”

  这是陆家嘴的一面,陆家嘴的另一面则是:光怪陆离的建筑、争奇斗艳的视觉媒介、混乱的交通状况及无序的城市空间。

  中央电视台新大楼的设计者,同样也是著名设计师雷姆·库哈斯是这样描述纽约的:“大都会生活方式的发明和测试及随之产生的建筑被当作一种集合式的实验,由此整岛变成一个人造体验的工厂,真实与自然在这里荡然无存。”

  陆家嘴更像是“癫狂的纽约”在中国的增强版。

  只有外滩上熙熙攘攘的游客们,会像柯布西耶想象的那样从容地欣赏这个现代城市的奇观。

  假如说柯布西耶的巴黎和雷姆·库哈斯的纽约是20世纪上半叶的城市代表,无疑,20世纪末和21世纪则属于中国城市。

  今天的浦东,以492米高(101层)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468米高的东方明珠电视塔和420.5米高(88层)的金茂大厦为代表的高楼群,已成为上海现代化城区的新景观。

  约有400栋高楼耸立其间,600余家中外金融机构落户区内;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等要素市场聚集;300余家有影响的国内外大集团、大企业,如斯米克、汤臣、宝钢等进驻陆家嘴。

  2.5公里长的滨江大道、10万平方米的陆家嘴中心绿地、5公里长的景观道路世纪大道、连接浦西浦东的外滩观光隧道和现代化大楼群,形成上海这个大都市的独特景观。

  已建成的延安东路等5条越江隧道、2号线等5条地铁线及南浦、卢浦、杨浦等过江大桥,在黄浦江上构筑成立体交通体系,再加上浦东机场、虹桥机场、外高桥港等,使陆家嘴开发区不仅与上海市区保持畅通的交通联系,而且同全国和世界也紧密相连。

  根据中央的战略部署,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将在2015年基本形成亚太区域性国际金融贸易中心。

  今日之浦东陆家嘴,现在已是上海最具魅力的地方。曾有媒体报道:今日的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是中国“耸立的华尔街”。

  从滩涂中崛起的陆家嘴

  根据《新民周刊》记者陆幸生的回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浦东采访,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踏上浦东“岸畔”,所感受到的“清冷”景象。

  因为陌生,陆幸生更不知如何能够到达浦东。老报人告知,到外滩,从延安东路的轮渡码头上船,到对面的陆家嘴下来就是了。当年的轮渡,是只比现在的轮渡要小得多的“机器舢板”。

  来到浦东,他看到的是两旁马路没有一棵树。马路狭窄,很是窄小的人行道,沿街的都是“高墙”,反正围墙里面除了仓库,还是仓库。厂子也是有几个的,就是在当时,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

  有卡车或公交车驶过,不断有尘土扬起。于是,浦东给了他一个“黄黄”的视觉印象,而对于当时仅是一片滩涂的陆家嘴,陆幸生毫无印象。

  但就是这片陆幸生眼里“黄黄”的地方,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腾飞。

  上世纪90年代,中央批准开发浦东,当时的陆家嘴街道范畴为:位于浦东新区西北部,东起浦东南路、泰东路,南沿陆家渡路,西部和北部紧靠黄浦江,陆地面积为2.10平方公里,居民2.53万余户6.90万余人,设24个居民委员会。

  在当年的资料中,已被列为“上海发展”内容的,如今看来,真有点“小巫”的含义了:1992年,境内有市属工业26家,区属14家。

  东昌路两侧开设中国农业银行、浦东电话局、沪东商场、常青花店、丽华家电商店、远东电梯厂第一门市部、红江服装店等数十家。东昌路东段的南侧开办了交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等浦东分行,上海信托贸易投资公司、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浦东分公司等金融机构。

  1992年在境内又开设东方航空公司浦东售票处等。

  再看今日之陆家嘴的宏大规模:中国唯一以“金融贸易区”命名的国家级开发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就位于与外滩仅一江之隔的浦东陆家嘴,该区域为黄浦江和上海城市内环线所环绕,占地28平方公里,目的打造一个CBD中心业商业区。

  为保证金融贸易区开发建设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浦东开发之初聘请了世界著名规划设计专家与上海规划专家合作设计了总体规划、交通规划和城市规划。

  经上海市政府批准的陆家嘴金融中心区的规划方案,集中了中、英、法、日、意等国规划大师的智慧,体现了当代规划设计的先进水平。

  根据规划,按功能布局,区内划分为若干重点开发小区:金融中心区、竹园商贸区、行政文化中心等。合理的功能布局,既突出了金融贸易的功能开发重点,又充分考虑了建设现代化都市的需要。

  如今在陆家嘴,几十家著名的中外银行和金融机构分别在区内建造自己的大楼,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办公大楼银都大厦,招商银行上海市分行的上海招商局大厦,中国农业银行的金穗大厦,建筑风格别具一格的上海证券大厦已醒目地矗立在区内,环抱着陆家嘴的中心绿地。

  此外,中国银行的上海浦东国际金融大厦、中国工商银行的巨金大厦、中国建设银行的世界金融大厦、交通银行的交行金融大厦、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大厦、上海银行的上海银行大厦、金茂大厦等也集聚在四周,仅金茂大厦就集聚了数十家中外金融机构,被誉为“站着的金融街”。

  时至今日,由于传统CBD在信息基础设施和智能化水平方面比较落后,已越来越不能适应当今的经济全球化。在这种背景下,革新传统CBD,建立适应信息时代特征的全新中央商务区管理模式即ECBD模式便孕育而出。

  在去年举行的首届上海浦东国际金融核心功能区建设高层论坛上,浦东新区提出,要提升金融核心功能,借助市场化的产业提升和推进功能,通过金融服务产业使金融与调结构促转型联动,与推进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互动。

  陆家嘴的大都市之梦

  早在孙中山先生1919年所著的《建国方略》中就提出过要开发浦东,建设世界东方大港。

  往前的1910年,晚清著名小说家陆士谔完成一部充满幻想的小说《新中国》,小说中主人公陆云翔一觉醒来,与妻子游弋上海。他惊讶地发现,街头的新生事物层出不穷:

  人们把地下掘空,筑成隧道,安放铁轨,电车飞行不绝;中国要举办一场盛大的万国博览会,地点就在上海浦东,因为“上海没处可以建筑会场,特在浦东辟地造屋”;为方便市民与游客往来,人们又建起跨黄浦江的大铁桥、越江隧道和电车隧道,从浦西通向浦东;因为开了博览会,浦东已兴旺得跟上海差不多了,陆家嘴建起了金融中心,中国国家银行在浦东开办了分行。

  这都说明了一个美丽的梦想,一个关于大都市的美丽梦想。

  如今,陆家嘴金融区的开发成功已世界瞩目,但问题同样存在。

  规划专家认为,从城市空间角度来看,陆家嘴并未朝着预期“理想城市”的方向前进。设计中最关键的世纪大道破坏了城市肌理,建筑相互之间的联系在百米的间隔前显得无能为力,过宽的道路和过快的车速使得陆家嘴成为一个快速的汽车城市,而无法提供低速步行的宜人环境。

  城市空间应是为人而建的,一个能激发生气和宜人的场所,配备多样化活动设施的场所,需要让人交流的公共空间。

  陆家嘴曾经有许多良好的条件摆在眼前,除了毗邻外滩大量未开发的低廉土地的优势,还有长久以来的梦想和经验,又有切实的政策和公共投资,但在建设理念上缺少对促使城市生机勃勃细节的考虑。

  但好在陆家嘴高速发展下打造大都市之梦犹未晚。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副区长严旭去年已表态,未来将投入更多的精力在金融贸易区内的环境建设及相关配套设施上。来源都市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