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用潜艇”究竟能潜多深?(图)

2012年03月14日08: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接到订单后,正在赶工的潜艇。
接到订单后,正在赶工的潜艇。
潜艇试航。
潜艇试航。
首艘卖出。
首艘卖出。

  “现在,沿海地区有很多养殖户,靠人工来采集海参等海产品,效率很低,成本很高。”张五一认为,他的民用潜艇正打开这一段市场空白。

  有市场就有前途,张五一也坦言是打了政策的“擦边球”,和最初艰难造成潜艇时一样,将来“民用潜艇”依然命运未卜,但是张五一倔强地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养殖户收益大

  一天能省一万多元

  大连金州区的海参养殖户丛志杰便是花了15万元买下张五一第一艘潜艇的人。张五一打趣地说,“我是第一个造出民用潜艇的人,第一个买我潜艇的人胆子也不小。”

  其实丛志杰并非胆子大,因为买艘简易潜艇是他多年来的心愿。去年,有新闻报道了张五一造出“民用潜艇”后,丛志杰就主动联系张五一,想要定制这么一艘简易潜艇。“我本想开拓潜艇观光市场的,却意外发现沿海养殖户也有需求。”张五一告诉记者,两人可谓是一拍即合,随后,为丛志杰定制的第一艘潜艇便出炉了。

  “定制潜艇造好后,我也是观看了张五一反复升潜,才敢放心使用的。”丛志杰购买的这艘潜艇名为“曙光”号,长7米、高2米、宽2米,可容纳2名成员,理论上可下潜30米,艇内安装了动力及制氧设备。张五一说,“曙光”号所用核心技术是李玉明的“鳍板式潜水器”专利,但各方面性能都已升级。“在设计之初,"曙光"号就偏向实用型,目标就是沿海海产品养殖户。”

  目前,“曙光”号已经投入使用,究竟实用效果如何呢?丛志杰爽朗地笑着说,“用得还蛮好,潜了几十次。感觉就像是在海底开汽车一样,只是没有开汽车那么灵活。”

  即便如此,丛志杰对“曙光”号还是非常满意的,因为它每天都能为自己省下1万元的人工成本费用,这就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丛志杰向记者解释说,往年春节前后,他都要请潜水员下海捕捞海参。一般情况下,一个潜水员下海一次,40分钟能捞上来50公斤海参,每次支付捕捞费1000元。潜水员一天只能下去两趟,且危险系数高,而且在有大潮的时候还不能下潜,特别耽误事。

  如今,“曙光”号按照设计可以下潜30米,但丛志杰从不敢下潜到极限水平,“平常最多也就是潜到20米。”丛志杰认为“曙光”号的优点很多,不受潮水限制,一次可捞10个小时,相当一天请了5个潜水员,5个潜水员可以潜10趟,用潜艇相当一天省1万元。“花15万元买潜艇,大大提高了捕捞海参的效率,买潜艇的成本早就收回了。”丛志杰乐着说。

  吸引投资 并非易事

  第一艘潜艇成功售出并使用后,给张五一打电话咨询的人接踵而来。“最多的是沿海渔民,想用潜艇搞海底捕捞。甚至还有管理水库的,想买潜艇用于闸门清淤。”有个别人还对潜艇提出了特殊要求,“有人要求续航能力达到1000公里,我们造不出,并不是不敢造。而是担心对方万一是拿来偷渡或者走私,这不是违法吗?”

  如今,张五一已经签了三份订单,客户分别来自大连、蓬莱、龙口,都要求在今年交付,其中有的客户已经付了订金。“现在市场慢慢开始打开了,但是,日后发展的问题依然很多。”张五一担心地说,他很清楚靠这样的厂房和设备,根本造不出工业化的产品。现在,他与黄陂区的一家船厂合作造潜艇。那家船厂有特种船舶制造资质,张五一接到订单后,那家船厂就做他的代工厂。“外部构造由他们建造,内部的核心技术是我们弄,不能外传。”

  除此之外,张五一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资金,“现在,一个月能造一艘潜艇,还没有资金。”买家一般只付2万元订金,造好了,验了货,安全没问题,才会付全款,前期投入的资金都需要自己拿。“我四处张贴招商公告,想吸引别人来投资潜艇,先后来了3人,却1分钱也没投。”

  至于为什么吸引不来投资?张五一认为,这种小潜艇,任何一个大船厂买过去都能马上仿造出来,甚至可以造得更好。之所以没有大企业造这种小潜艇,主要因为国家没有相关的标准,大船厂不敢盲目地大规模投入生产。

  但谈到这些,张五一很激动,“哪个创新项目是一开始就能做得顺利的?就算目前没有相关标准,我们正可以闯出一片天地,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嘛。”

  民用潜艇 没有标准

  风险与机遇并存。张五一准备以“潜水船”或“采集船”来命名自家的潜水艇,因为把它们当做“异型船”,或许更能顺利地通过检验。

  “如今,我国没有"民用潜艇"的相关管理条例出台。”也就是说,非要叫“潜艇”的话,那么船只检验,驾驶员驾照,航运管理都会没有标准,自然也就无法审核通过。“现在,我造的"民用潜艇"由于和有造异型船资质的船厂合作,潜艇产品是有相应合格手续的,但是无法上编号,要操作这艘船考的驾照也没有标准。”张五一说。

  其实,在张五一之前,我国也曾有船厂建造潜艇,但都是旅游所用的“观光潜艇”,数量并不多,而且同样面临很多困局,“被海事部门叫停,是因为没有标准,不会轻易支持让其使用。”天津海事局船舶处处长王志毅告诉记者,“现在确实存在"民用潜艇"制造与管理等方面的法律空白。”如果像张五一这样的"民用潜艇"要顺利投入使用,可能各环节的检验要参照特殊船只来审核,“三无潜艇是不能支持使用的。”

  大连海事大学航海训练与研究中心主任刘书评也告诉记者,张五一所造的潜艇或许更类似于“水下机器人”,“原理其实相对简单,并不难造。”但是如果要市场化运作与使用,肯定是要遵循一定规范的,海底也有电缆等东西,肯定不能随意扰乱航行秩序。

  “事实上,这种"民用潜艇"确实有市场需求,我们已经在和有关部门进行商讨,相关部门专家也并没有反对,或许,我们要自己制定一些"民用潜艇"的制造规范,然后在自上而下等待审批,渐渐做出"民用潜艇"的管理规范。”张五一自信地说。

  新报记者 王搏 实习生 张赫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