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月亮:农村不能成为污染“避风港”

2012年03月14日15:3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工业污染、化肥农药污染、畜禽养殖业污染、农业生产残留物污染……”细数农村土地的污染源,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宁波奉化市滕头村党委书记傅企平越讲越忧心。(3月13日《人民日报》)

  这位农民全国人大代表的忧心,并非空穴来风,而道出的是实情:现如今广大农村的污染已越来越严重。

  放眼国内,东西南北中,在农村的广大地区,原本天蓝蓝、水清清的环境,已逐渐被废气、污水所侵蚀。从生活环境来看,据有关数字统计,目前全国农村每年有2500万吨生活污水直排,每年有1.2亿吨生活垃圾露天堆放,相当多的村没有卫生厕所,没有粪便无害处理设施。从生产环境来看,据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统计,化学需氧量、总氮、总磷分别达到1324万吨、270万吨、28万吨,分别占全国总排放量的43.7%、57.2%、67.3%,农村污染排放已占到了全国的“半壁江山”。

  农村成了污染的“避风港”,直接带来两大危害。一是损害广大农民身体健康,催生越来越多的“癌症村”,诸如淮北市杜集区石台镇刘庄,近年有66人死于癌症,当地的水“黄得像牛尿”,被称为“致命水”;盐城市阜宁县古河镇洋桥村,因靠近一家农药厂、两家化工厂,村民睡觉时以湿毛巾捂口鼻,鸭子不在水边而在猪圈里放养,该村近年有20多人死于癌症;余干县新生乡柏叶房村,饮用水含汞量超标3倍以上,10多年来夺去45条生命,另有20多人因此痴呆变残……二是影响农作物数量和质量,一项统计显示,我国污灌面积由1978年的约4000平方公里增加到2003年的3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总灌溉面积的10%,直接带来水土流失、土壤污染、土壤酸化与盐碱化等一系列问题,严重威胁着耕地红线和粮食安全,全国每年仅因重金属污染而减产1000多万吨粮食,另外被重金属污染的粮食每年也多达1200万吨,这么多粮食足以养活整个珠三角4000万常住人口。

  不仅如此,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农村严重的污染环境,必将严重影响城市居民生活环境,加快农村污染环境治理已到了刻不容缓的严重地步。当前的重中之重,一是国家和各级政府要把建设资金向农村倾斜,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大力兴建垃圾中转站、水冲式厕所、污水处理厂等无害化处理设施;二是要为产业发展设置“门槛”,坚决对高能耗、高污染的项目说“不”,同时加快对原有企业的技术改造;三是要大力推广先进适用技术,加快普及资源综合利用和清洁能源使用范围。三管齐下,就不难在广大农村地区营造出天蓝水清的生活、生产环境。

  稿源:荆楚网

  (来源:荆楚网)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