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限度杜绝冤假错案

2012年03月23日06: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最高法解读新刑诉法

  针对“刑事二审案件应一律开庭审理”的观点,吕广伦回应称,从我国的国情和现实条件来看,全部开庭审理既不现实,也不必要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将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政法各机关如何应对新法的实施,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21日表示,法院将认真梳理新刑诉法中涉及人民法院的内容,做好学习培训工作,并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确保贯彻落实新刑诉法。

  死刑案件二审确保开庭审理

  长期以来,我国刑事案件二审开庭率一直低位运转。审判不公开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司法公正。刑诉法修改时提高二审开庭率的呼声一直很高。

  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副庭长吕广伦表示,最高法一直在为提高二审开庭率而努力,如与有关部门出台司法文件,确保三类案件二审开庭审理。即被告人辩护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主要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死刑案件。

  新刑诉法删除了“对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这一规定,而是列举了4类案件必须开庭审理。吕广伦认为,新刑诉法改变了“不开庭审理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的情况下,才能做出是否开庭审理的决定”的不合理状况,放宽了启动二审开庭程序的条件和标准,以更加客观、更加容易掌握的标准和硬性规定的方式强制开庭审理,将有效解决二审开庭率低的问题。

  针对“刑事二审案件应一律开庭审理”的观点,吕广伦回应称,从我国的国情和现实条件来看,全部开庭审理既不现实,也不必要。不现实是因为我国刑事二审案件的基数大,又缺乏行之有效的程序分流措施,有限的审判、检察资源无法应对全部开庭带来的负担;不必要则因为一些上诉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提出的异议并不影响定罪量刑,以及存在进行形式审查就能决定发回重审的案件等。

  犯罪记录封存还需出台细则

  此次刑诉法修改,增设了未成年人“特别程序”一章,并对办案审案人员要求、保障辩护权、审前调查、犯罪记录封存等方面作出了详细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少年法庭指导小组成员马东表示,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程序设计上给予特别关注,是新刑诉法一大亮点。

  新刑诉法引入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可谓众望所归。马东说,新刑诉法实施前,有条件的法院将建立专门的未成年犯罪人案卷资料库,对应当封存的案卷标注密级,单独管理。“犯罪记录封存牵涉多个部门,为更好地落实新刑诉法规定,应当由中央综治办牵头,公检法司和教育等部门联合出台前科封存的实施细则和查询规定,并对违反前科封存规定的行为进行处罚。”马东建议。

  排除非法证据防止刑讯逼供

  新刑诉法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对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吕广伦表示,新刑诉法确立的“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原则以及排除非法证据规则等,吸收了2010年5月最高法会同有关部门发布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内容,而两个证据规定实施一年多来,已在法院系统得到了全面贯彻执行。

  “此次刑诉法修改,我们感受到了国家在遏制刑讯逼供、防范冤错案件方面所做的努力,大大增强了社会对司法公正的信心。”吕广伦坚信,“只要继续坚定不移地严肃执法,始终坚持讲事实、讲证据,今后就一定能最大限度地杜绝冤假错案,司法也会真正取信于民”。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