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政协委员被“诈骗犯”樊崇义直批冤假错案

2012年03月27日15:5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一起刑事案件在二审前为何受到了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以及包括樊崇义、张明楷、杨立新在内的国内法学权威专家的关注呢? 一场特别的法学专家论证会2月下旬在北京邮电大学隆重召开。辽宁省一政协委员董英成因农用机械合同纠纷被法院判决获得赔偿后,又因同样事情被公安机关认定为诈骗,最终身陷牢狱。

  与会法学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一场纯粹的民事纠纷。“我根本就没有诈骗,我没有罪。”3月16日下午4时,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作为不服一审刑事判决的上诉人,董英成身穿号服站在法庭被告席上,为自己进行着最后的辩护。

  一份普通合同惹出两次网上通缉

  今年58岁的董英成被捕前曾是辽宁省庄河市政协委员,他持有制造红薯设备等多项国家专利发明并连续多年被大连和庄河两级政府评为劳动模范、创新能手。一个从农民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乡镇企业家的命运在2005年11月发生了变化。

  作为大连成冬机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董英成与辽宁绿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因一份订购农用机械合同纠纷引发争执。绿龙公司先以民事诉讼索赔损失,灯塔市法院判决赔偿损失。可不久,该法院撤销了民事判决,随后灯塔市公安以“合同诈骗”上网通缉董英成,撤销一次后又上网通缉,经刑拘、检察院批捕、起诉,灯塔法院今年1月判决董英成合同诈骗罪13年。

  就在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二审开庭前两天,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而这起刑事案件在二审前也受到了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及包括樊崇义、张明楷、杨立新在内的国内法学权威专家的关注。

  辽宁绿农公司是一家集红薯、马铃薯科研、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有“中国薯类深加工规模最大的企业”之称。大连成冬机械有限公司其前身为大连市庄河成冬机械厂,该公司多年来自主研发农用机械以及加工工艺的改造,主要经营淀粉机械、马铃薯淀粉等。

  两家公司的合作,源于7年前绿龙公司急需实施加工大量红薯的计划。东北地区入冬酷寒,为赶在上冻之前完成红薯加工任务,绿龙公司有关负责人在2005年夏考察了大连市庄河成冬机械厂的机械设备后,于当年7月21日与董英成签订了一份购销合同,绿龙公司购买红薯破碎机15台、红薯提升机15台、滚动筛120台及配套电机等,购买款项总计85.5万元。

  董英成女儿董小娜告诉记者,合同签订一个月后,绿龙公司拖至8月22日才交订金,此时距交货只有一个月时间,部分配套设备无法按时生产完毕,于是董英成提出解除合同。后绿龙公司提出委托山东厂家从用户手中收购一部分可用的新旧设备,董英成答应帮助办妥此事,并将200台滚筒筛和20台提升机运回庄河,这样设备主机由成冬厂生产。尹厂长9月24日到庄河验货、交款,26日雇车提走。成冬厂按合同约定派技术人员随车去安装调试, 之后,绿龙公司又向董英成借了两台分离机,五台滚筒筛。2005年11月5日,绿龙公司近3000万斤红薯全部加工完毕,并送回成冬厂方四名技术人员,但未支付剩余八万元货款,也未归还设备。在加工完近3000万斤红薯后,绿龙公司于2005年11月7日向灯塔市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董英成单位销售的15台红薯提升机中有10台、120台滚动筛中有80台是旧设备,设备安装后经常出现故障需停机维修,加工生产能力达不到合同约定指标,请求法院判令董英成单位给予赔偿。

  董英成单位对绿龙公司的民事诉讼提出反诉,称该厂“生产的机械设备获得国家专利许可,其产品质量完全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在解释其设备未达到设计生产能力标准以及机器损坏原因时,董英成单位提出:原因在于绿龙公司工人不按操作规程错误使用所致。

  庭审现场检察官建议发回重审

  2007年4月19日,辽宁省灯塔市法院一审判决,判令董英成单位赔偿绿龙公司75万余元,再将已经收取的76.95万元货款退还绿龙公司;判决绿龙公司退还“购买和借用”董英成单位的加工设备及配件;驳回董英成单位提出的反诉请求。

  法院判决生效8个月后,此案进入民事强制执行程序。2008年1月2日,灯塔市公安局以董英成涉嫌合同诈骗罪在网上通缉。鉴于董英成及家属向辽宁省人大紧急求助,公安机关在4个月后撤销网上通缉。事情延续至2009年2月9日,董英成再次成为公安机关网上通缉的嫌疑人。

  2011年7月21日,董英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今年1月9日,灯塔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董英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80万元,董英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记者旁听时注意到,坐在法庭被告席上的董英成除了对控方提出的姓名、住址、公司名称等个别证据不提出异议外,对其他全部涉罪证据均提出异议。此次庭审焦点之一,是一审判决书对于被告人“利用虚假的单位名称和私刻公章签订合同”的指控。

  上诉人董英成辩称:合同签订前,他曾明确告知绿龙公司,原大连市庄河成冬机械厂工商执照已被注销,新成立的大连成冬机械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正在审批之中。他说绿龙公司对此完全知情,仍催促他签订合同,且未对合同上盖有大连庄河市成冬机械厂公章表示不能接受。这枚公章是他在1993年拿着当时的营业执照委托他人刻制的,已使用多年,营业执照被注销后,该公章一直保留在他手中,签订合同时,绿龙公司人员明知上述全部情况而坚持让他盖此公章。

  “我们签的所有合同,都是我和绿龙公司两家协商好的,没有一点隐瞒的事。”董英成说。

  董英成所谓“没有一点隐瞒的事”,也包括针对控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提供外购的不合格产品来骗取对方财物”指控的辩解。

  辩护律师李远祥当庭陈述:合同签订后,为解决制造机械时间来不及的困难,绿龙公司建议且同意并委托成冬公司从山东收购部分旧设备,绿龙公司验收人员注明红薯提升机和滚动筛有旧设备后,验收并付款,请董英成派技术人员安装调试后赶紧投入生产。

  庭审另一焦点与此紧密关联:辩护人针对一审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及鉴定程序提出了多项质疑。辩护律师提出,鉴定程序上,法院通知成冬是黑龙江宏泰司法鉴定中心,但出具报告的却是黑龙江省农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二站(其鉴定权限范围在黑龙江省内),并且该站又转委托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沈阳)进行的鉴定。在鉴定过程中,成冬厂不在场。此外,该鉴定是在绿龙公司长时间保管和使用设备后进行。

  “上诉人董英成在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本案被害人(公司)货款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法定合同诈骗罪所列的任何一种情形,其使用备案公章签订合同、交付部分旧货并收取款项的行为不够成合同诈骗罪,司法机关对其启动刑事诉讼程序违法。”辩护人在最后陈述时表示,此案本应为一起合同纠纷的民事案件,却变成了一起刑事案件,他认为上诉人董英成无罪。

  庭审临近结束,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官表示:“鉴于本案实际情况,公诉机关考虑到认定被告人董英成构成合同诈骗罪的相关定罪的事实存在争议及相关定罪的证据存在不确定性,建议二审审判机关将该案发回原审判机关重审。”

  权威专家:完全属于合同纠纷而不是合同诈骗

  今年2月23日,国内法学界的4为权威专家,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名誉院长樊崇义教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王平教授对董英成案件举行了专家论证会。4位专家在仔细审阅完所有案件材料后,经过充分论证一致认为,合同诈骗犯罪的构成有着严格的法律界定,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本案董英成是为了交易方便私刻公章,并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从完整案情来看,董英成全部履行了合同,根本不构成诈骗要件,完全属于普通民事纠纷,而非合同诈骗行为。

  事实上,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为方便交易,民间交易往往注重交易的实质要件而不重视形式要件,董英成是发明家并不是法学家,其使用“大连庄河成冬机械厂”印章目的是为方便、完成实体交易,而非虚构主体以进行诈骗行为。

  专家们表示,第一,董英成客观上没有实施刑法意义上的合同诈骗行为;第二,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第三,鉴定报告违反同质性原则,且其鉴定人员缺少对本案的鉴定资质,同时存在私自转委托的情况,其结论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董英成构成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

  专家们表示,灯塔市法院在先前民事诉讼中没有履行相应的审判职责和相应的诉讼引导义务,在立案时没有对诉讼主体进行详细审查,在审判、执行时没有查明事实以变更主体,没有尊重民间交易自治以及保护交易原则而僵硬机械的适用法律。正是由于法院责任的缺失,才引发了执行中的问题及刑事程序的启动,最终导致了错误的刑事判决结果。 来源光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