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垃圾的24小时

2012年04月06日02:4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洪山桥垃圾中转场,卡车把垃圾倒入坑内进行压缩。
洪山桥垃圾中转场,工人正在分拣可利用的废弃物。
黑麋峰垃圾填埋场,黑色的膜覆盖着污水池,两山间的坝体就是由垃圾堆积起来的。

  黑麋峰垃圾填埋场,三瓶水样分别是渗滤液,超滤清水和排放水。渗滤液就是从垃圾堆内部渗漏出来的污水。

  
黑麋峰垃圾填埋场的污水处理系统。本组图片/记者沈荣华

  我是一袋用红色塑料袋装着的生活垃圾,住在岳麓区爱民路的槐树坪社区,“肚”里装满香蕉皮、易拉罐、食品包装袋和菜叶。清晨7点多,主人在上班路上将我丢进社区路边的垃圾桶。他忙碌的一天开始了,我的24小时之旅也就此来临。本报记者龙源 长沙报道

  第1站 社区垃圾收集站

  早上8点多钟,小区的清洁阿姨刘师傅把我从垃圾桶中倒出来,10分钟后,我被移送到了社区的垃圾收集站。原来收集站的垃圾裸露在外,一到夏天就臭味四溢;后来经过改造,变成了液压升举式,所有垃圾进入收集站都暂存在地面以下,需要拖运时才升到地面。因为是全封闭,垃圾对社区周边的污染可以降到最低。如今,长沙城区类似的收集站达到了661座。

  半个小时后,社区垃圾收集站外传来了汽车喇叭声,驾驶员李伟钢开着东风牌的垃圾收集车来接我们了。这已是他今天第三趟出车。在全市,从早到晚有359台载重3吨至5吨不等的垃圾收集车,源源不断地从社区将我的兄弟姐妹们转运到位于长沙开福区洪山桥的垃圾中转场。

  第2站 洪山桥垃圾中转场

  一路颠簸,我们被转运到“大本营”洪山桥的垃圾中转场。李伟钢并没有把我直接送进倾倒车间,而是先运进了垃圾分选车间。

  我来自社区,肚子里包含有金属、玻璃。有人说,世界上本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位置的资源”,社会生活水平提高,从我们中能找到的可利用物品就越来越多。我被收集工解开“衣裳”,有价值的物品被回收,果品菜叶则通过传送带,进入倾倒槽。控制室内,中控员张钧点击鼠标,机器设备把被挑剩下的我们从松散的状态压缩成一团,然后推送到大型转运车的车厢。别看车厢只有10多米长,一趟车可承载30吨压缩的垃圾。

  压缩过程中挤出的废水,也被收集起来,转运到附近的污水处理厂,达标后才能排放。

  第3站 黑麋峰固体废弃物处理场

  随后,周国强开着湘A29938的压缩车,用了一个多小时,把被压缩的我们送到了距离洪山桥37公里的黑麋峰填埋场。在这里,伴随着推土机的轰鸣,我们被推到了“悬崖”下方,埋进了地里。为了减少污染,垃圾以6米高为一个单元格进行填埋,填满6米高就用沙子和泥土覆盖一层,防止气味外泄。同时,垃圾堆中设计了导渗管、气体搜集管,最底部有蓄水池、气体回收装置。

  我被挤压的同时,流出的废水通过导流管进入了底部的蓄水池,被送至填埋场旁边的污水处理厂。

  第4站 污水处理厂和沼气发电站

  污水处理厂门口摆放着三只样品玻璃瓶,分别装着渗滤液、超滤清液、排放水,其中渗滤水就是从垃圾中倒入蓄水池的源水,已经发黑发臭;深化处理水则是被处理过后的浓缩液,包含了大量有害物质,还需要进一步处理;排放水则清澈干净。

  污水处理厂的厂长蒋斌和20多个同事负责处理被挤压排出的废水。废水从蓄水池抽入生化反应池,再经过深度过滤。全天24小时可全自动处理1800吨废水,每吨处理成本高达70元。工作人员还在排放水中加入葡萄糖,抑制氨氮。在这里,环保部门每隔两个小时自动抽检一次,以确保排放水达到“一般地区排放标准”。排放水在处理中,有热量的传递,是温水,蒋斌常常用来洗澡。

  同样的,除了垃圾产生的废水需要处理,还有废气。污水处理厂不远处是沼气发电厂,厂长王炳春说,如不及时处理沼气,可能引发爆炸。而将沼气收集发电,则使之成为了一种清洁能源。从2005年该厂投入使用开始,垃圾产生的沼气每天可发电8兆瓦。

  [尾声]

  未来的忧虑与解决之道

  深夜12点,填埋场内已经静悄悄,只有旁边的发电厂、污水处理厂的机器还在轰鸣。24小时的旅程下来,分选、回收、处理全部完成,看上去处理得稳妥。但在现场,管理人员刘斌正为大量涌入的垃圾发愁。原来,按照每天1800吨的垃圾投放量计算,这座填埋场设计使用34年;但使用9年后,每天投放量就超过4000吨。按照这样的速度,10年后这座填埋场就会提前“下岗”。

  目前,长沙市也在对生活垃圾深度处理设施进行整体规划建设,今后将逐步实施生活垃圾深度处理综合利用、垃圾中转场二期扩建、脱水污泥集中处理、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等项目建设。就餐厨垃圾而言,预计今年6月对餐厨垃圾启动无害化处理,减少垃圾填埋量,同时防止被提炼成潲水油重新流向市场、摆上餐桌。经过加工,生产出来的生物柴油将用作燃料。

  作者:龙源 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