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鸡窝到餐桌 鸡蛋身价“三级跳”

2012年04月07日05:4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楚天金报讯 本报记者朱安璋

  编者按:湖北省是农业大省,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经济作物、畜牧业、养殖业、水产品等在全国占有重要位置,居中部地区第一位。

  但实施农业产业化过程中,我省“产”实现了突破,而在“销”、“深加工”的环节比起邻省河南存在不小的差距。为了摸清现状,我们拟从五个主要行业入手,推出《湖北农产品 俏销走四方》深度调查系列报道,跟踪采访从生产链到销售链的全部过程,以及对百姓日常生活的重要影响,对如何提升产业规模、档次、水平有所启示。

  今天推出的是记者千里《贩蛋记》。

  亲历18个小时行程1050公里

  记者下广州贩鸡蛋

  起点:武汉硚口区汉宜路禽蛋批发市场

  终点:广州白云区增槎路槎头蛋品批发市场

  车型:解放牌后八轮32吨大货车

  车牌号:黑BK3681

  行程:1050公里

  耗时:18小时

  路线:G4京港澳高速

  3月2日 凌晨1:05小雨

  硚口禽蛋批发市场整装待发

  每天,狭窄得只容一辆车通过的硚口区汉宜路车水马龙,这里是汉口知名的禽蛋批发市场,做鸡蛋生意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

  3月1日下午4点,做了13年鸡蛋生意的老板韩瑛开始忙着收鸡蛋。当天又有两车鸡蛋从随州运来。她请的小货车跑了两趟,每车拖运160箱鲜鸡蛋,先存放在汉宜路的地上地下三层的租房里。每一车鸡蛋运到,四五名工人麻利地上车搬运。

  记者在韩老板的店面看到,一层和地下室的六七个房间里,堆满了刚刚收到的一箱箱“鲜鸡蛋”“土鸡蛋”,旁边堆放着一些崭新的空纸箱。

  据韩老板介绍,这些收到的鸡蛋会由店里的七八个小伙子,挨个拆开蛋箱子,把一托盘一托盘的鸡蛋拿出来。先分拣红皮蛋和绿皮蛋,绿皮的土鸡蛋好卖,价格高一点。然后还要把破损的鸡蛋拣出来,放在一边,便宜卖给附近开餐馆的,炒菜可以用。

  重新分拣出来的鸡蛋,再由小伙子们放在新蛋托上,装进韩老板定制的新空纸箱。

  “为何要重新换箱子?用原包装不是减少成本吗?”记者问道。“现在生意不好做,我也想降成本,可是原包装的纸箱质量不好,哪能长途运输?这到了广州,鸡蛋还不烂一半?我这箱子是广州批发商指定的,长途运过去,根本不用开箱,直接给二级批发商了。”做生意的韩老板精明之中,带着淳朴和诚信。

  整个一下午,蛋行里的七八个小伙子都在忙碌地倒腾鸡蛋:拆开旧包装分拣鸡蛋装新箱子封箱码起来,当天晚上将送一车货运到广东。

  晚上7时开始,一辆小货车开过来,开始将一箱箱的“农家草原蛋”装上车。由于汉宜路街道狭窄,一辆黑B牌照的大货车,只能停在硚口沿河大道的轻轨下方,靠小货车一车车地转运。

  就这样,一箱箱的鸡蛋先装上车,再转运到大货车上。次日凌晨1点,最后一车鸡蛋装上车,一共860多件。

  经过韩老板的协助,记者以押车货主的身份,爬上了大货车的驾驶室,开始南下贩蛋之旅。

  1:05,东北汉子高峰启动了大货车。

  3月2日 19:10 晴

  一路颠簸豪雨惊梦 18个小时到广州

  高师傅打开车载GPS,大货车沿着汉口沿河大道开往三环线。尽管已是深夜,路上车辆稀少,但载重30多吨的大货车,只能以五六十码的速度行进。

  凌晨2时许,我们终于从市区开上了京港澳G4高速公路。这时,坐在副驾位置上的记者已经困意袭来。“你到上铺睡觉去吧。”高师傅扭头跟记者说。原来,驾驶室的座椅背后还有一个如同火车硬卧的狭窄上下铺,可供双班或者三班司机轮流休息。

  一挨上枕头,记者就沉沉睡去。凌晨3点半,记者被噼啪的雨点声惊醒,这时货车也停了下来。车开到岳阳境内,突降大雨,高师傅和同行的司机两人正在给车厢覆盖防雨布,记者赶紧下车帮忙。

  13点,我们进入广东地界,车辆开始穿越重峦叠嶂岭南山区。两位司机轮流开车,以七八十码的速度开往广州。18点前后,货车在广州境内的太和收费站下京港澳高速,开进运输农产品的货车绿色通道,收费站显示屏显示车重30.6吨,350公里,过路费550元。

  “我们运的是鸡蛋,申请免费。”司机高峰师傅一边下车,一边大声地对收费员说。他在缴费窗口填写了一份绿色通道车辆免费申请表,然后上车直接从收费站开过。在前方,专门设置了一个限高、X光的自动检测系统,车辆缓缓开过。“没超高,没超高……过去了”高师傅一边开车,一边孩子似地嘟哝着。

  “瞧瞧人家广东的高科技检测,根本不需要开厢验货,X光一照,装的货一清二楚。”他乐呵呵地跟记者说。接着下车到检测窗口,拿申请表换取了一张广州高速联网通行卡。

  随后,我们的货车经华南快速干线,拐上广州北环高速,开往增槎路农产品交易大市场。

  此时,夕照西坠,傍晚的羊城华灯初上。3月的南国城已是一片葱绿,尤其刚刚举办过亚运会,广州的交通设施建设令人惊叹,周末的交通也异常顺畅。19点前后,货车下了环城高速,在广清立交上转悠了两圈,才开到增槎路上,货车稳稳地停在全国最大的蛋品交易市场槎头蛋品市场。

  此时,连续乘坐了18个多小时货车的记者,浑身散架似的,终于实实在在地站上了广州的地面。由于收购鸡蛋的蛋行王老板正在卸另一车鸡蛋,我们只能等到半夜才能卸货了。

  探访从随州到广州 转车5次 经手6道

  追踪一枚鸡蛋涨价2倍之旅

  那么,这一车鸡蛋销往何处了呢?从蛋场到市民餐桌,价格变成多少呢?带着疑问,记者在广州继续追踪这车鸡蛋的行踪。

  第二天一大早,记者在蛋行看到,前来进货的老板们络绎不绝。据蛋行的王老板说,他是一级批发商,来进货的多数是二级批发商,负责给广州主城区或者番禺、黄埔、顺德等的小批发市场、菜市场、饭店供货,再由菜场终端销售。

  在蛋行,记者碰到了在广州东站附近卖鸡蛋的老尤,他每隔两天来蛋品批发市场拖一车鸡蛋,然后在林和东路综合市场档口卖鸡蛋。这一次,他以220元每箱的价格,买了10箱从随州运来的绿皮鸡蛋,每箱480枚,平均每个绿皮鸡蛋0.46元。另外,以每箱130元的价格买了40箱(每箱360枚)洋鸡蛋。

  3日下午,在距离槎头蛋品批发市场20多公里外的天河区林和东路综合市场,记者辗转找到了正在卖鸡蛋的老尤夫妇。记者看到,这家菜市场只有三四家卖鸡蛋的,记者“贩运”来的随州绿皮鸡蛋,在这里属于高价的土鸡蛋,12.5一斤,每斤12个,相当于一元钱一个。

  而这批绿皮鸡蛋,从随州唐镇的养鸡场出笼,是0.36元一个。一枚绿皮鸡蛋从湖北随州的蛋场出笼,运抵远在1200公里之外的广州市,身价0.36元跳涨到1元钱,也就是说,这批绿皮鸡蛋,从随州到广州,先后转车5次、经手6道,价格涨了近2倍。

  而在运往广州之前,在湖北省内的三次流通,每次分别加价了0.01元和0.02元/枚,即便是长途运到了广州,也只是增加了0.06元/枚。前5个物流环节,每个鸡蛋也只是加价0.13元。只是在销售的最后一个菜市场环节,价格突然跳涨,从不到0.5元翻倍上涨到1元。

  不过,同样是湖北到广东销售鸡蛋,除了这一种连续经过五级批发的销售途径,还有湖北的品牌鸡蛋直接发送广东超市的。在广州火车东站的吉之岛超市和石牌的好又多超市,记者均看到了来自湖北的鲜鸡蛋。不过与菜市场的论斤卖不同,超市的鸡蛋全部论个卖。

  在石牌的好又多超市,记者看到产自湖北的神丹绿壳蛋,12枚售价26元,平均2.1元一个。也就是说,广州超市的鸡蛋价格,又比菜市场的价格贵一倍。如果这批绿皮鸡蛋也来自随州的话,从0.36元到2.1元,涨价近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