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为何频频伸出咸猪手?原来只为逼走女员工(图)

2012年04月10日10: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杨某曾经用来诈骗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李斌 摄
杨某曾经用来诈骗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李斌 摄

  来看看昨日(重庆)南岸区法院开庭审理的这起服装费诈骗案:以统一着装为由收取入职女员工高昂的服装费,然后用故意刁难、性骚扰等手段,“气”跑女员工。合同中约定的三个月没到,服装费不退,银子自然全部落入了公司负责人的腰包。自2010年9月份至去年4月,杨克均等人诈骗了数百名年轻的求职者,查实的涉案金额达76060元。

  昨日,公司老板杨克均站在被告席上,并不承认“性骚扰”的事实。法院将择日宣判此案。

  认罪

  招人就为了骗服装费

  昨日上午9点30分,南岸区法院312审判室,杨克站在被告席上。自去年4月8日被批捕,他已在看守所呆一年。

  “我认罪。”当公诉人念完起诉书,杨克均承认了自己骗取服装费的犯罪事实。

  32岁的杨克均是巴南区石滩镇天台村人,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很早便进入社会摸爬滚打。

  2009年9月份,他在南坪南路城市之光大厦租了办公室,开了一家汽车饰品公司,主营业务是驾驶员后背按摩器。过了一年多时间,眼看产品堆积如山卖不出去,无法支付员工工资。杨克均与人事部经理张易军(化名、在逃)商量,想出了这个骗求职者服装费的主意。

  张易军对招人颇有经验,他在网上遍撒招聘信息,通过报纸刊登招聘广告,然后主动联系求职人员到公司面试。走完“过场”,杨克均等人便提出公司需要统一服装,让求职者掏钱购买,公司推荐服装厂上门量尺寸。

  其实,自称是八公里一家服装厂的工作人员都是杨克均的“自己人”,选材质选样式都是“耍花枪”,所有衣服都是他们从朝天门花140元买来的,但量身打造的报价高达450元一套,每人得买2套。

  否认

  性骚扰“可能是喝了酒”

  检方指控,杨克均自2010年9月份至去年4月,租用南岸区南坪南路1号三个房间,以“恒鸿汽车饰品公司”的名义,伙同张易军等人进行诈骗活动。

  杨克均等人其实很聪明,900元的服装费不是小数目,所以公司承诺会退回80%的服装费。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新员工必须干满3个月。“自行离开的不会退服装费。”

  为了能在3个月内“赶走”新入职的女员工,杨克均等人花样百出:抱怨新员工“说话时语气词太多,汉语口语不过关”、“工作态度不端正,不礼貌”,用种种借口刁难,甚至杨克均还会亲自出马,对女员工动手动脚。

  “我没有对女员工性骚扰。”当审判长提问时,杨克均耸了耸肩膀,当庭否认。“可能有时候是喝了酒,或者是心情不好嘛。”他辩解,自己只是对员工在业务上的要求比较高。

  因为受不了杨克均等人的百般刁难,许多员工都选择离职。只要写好“自愿离职书”,就和公司两不相欠了。想退服装费,当然也无望了。

  悔过

  希望得到亲人的原谅

  目前,检察机关已查清总共有134名求职者被骗,涉案金额达76060元。但相关部门从杨克均公司找到了400多份录用合同,除了以“恒鸿汽车饰品公司”名义签订的,还有多个虚构的公司。

  其实,杨克均所谓的“服装厂”还真有。是他亲自到工商局缴23元钱注册的。但也就只有一本工商营业执照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服装厂。后来,杨克均凭工商执照,刻了正规的公章。

  “人太多了,叫我一个一个地背名字,我背不上来。”上当受骗的人太多,杨克均连具体赃款得了多少也记不清楚了。他和张易军约定好七三分成,每隔两三天分一次账。

  最后陈述阶段,杨克均称最想得到亲人的谅解。“我想对亲人说一句对不起。”杨克均说,他从被刑拘到开庭已经快一年了,在看守所很疲惫,想早日回到社会。

  昨日,因涉案金额还存在争议,法院将择日宣判此案。

  讲述:老板让我跟他出差 我第二天就辞职了

  这数百名被骗的女员工中,几乎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女孩。

  小可(化名)是2010年冬天接到恒鸿汽车饰品公司电话的。

  面试很顺利,小可被录取了,签了一年的合同。一个胖子面试官告诉她,公司有要求,需要统一工作服。“我自己肯定买不到一模一样的工作服,只有同意公司找服装厂为我定做。”

  当一听服装费的报价,小可傻眼了,一套450元,2套900元。“公司承诺做满3个月就能退80%的服装费用。”

  小可工作才两天,一些始料未及的事情闯入了她的生活。“男老板有点色,经常跟我说些荤段子。”小可说,有时候男老板的“咸猪手”还搭在她的腰上,让她很不舒服。

  一天,老板对小可提出要出公差。“小可,你和我一起去吧。”说完,还笑眯眯地看了小可一眼。第二天,小可就离开了公司,只带走了2套“高级”西装。

  雪梅(化名)也被骗走了900元服装费,上班第一天,老板就“找茬”将她从文员的岗位换到了文秘,专职陪客户喝酒聊天。雪梅不乐意,当天就走了。

  “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还要多受罪。”雪梅庆幸自己上班第一天就辞职了。直到昨天,小可和雪梅才得知当初应聘的公司是个骗子公司。(李淼)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