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县域经济排行榜 增城成状元从化摘探花

2012年04月18日10: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近日由广东省委党校省情研究中心出炉的全省县域经济综合实力排行榜中,广州成为最大的亮点,囊括“前三甲”中的“状元”和“探花”,紧邻广州的山区县市也在崛起,包揽综合发展力、发展实力和发展活力的三重“冠、亚、季军”。

  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县域经济研究与发展促进会会长陈鸿宇教授说,从2010年广东县域经济发展活力分布图来看,广东正在形成一个环珠三角县域经济增长地区,这个地区包括了四会市、高要市、佛冈县、英德市、惠东县、清新县、博罗县、鹤山市、台山市、阳春市、阳东县、海丰县等,也是过去一年广东县域经济快速发展的动力源。在这其中,受广州中心城市带动辐射作用,临近广州的周边县域经济最具活力,也是未来发展潜力最大的区域。这显示出广州作为国家级中心城市的产业带动和城市辐射功能。

  自2008年开始实施《珠三角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以来,广州推进建设国家级中心城市以来已近4年。广州作为中心城市的“领头羊”带动功能究竟有多大?给周边区域带来了哪些影响?而论国家级中心城市定位,广州的辐射带动作用还有哪些欠缺?

  一纸排行榜折射发展实力与未来潜力,本报从2011年度广东县域经济发展力研究报告解析广州国家中心城市的带动力。

  看实力

  增城“状元” 从化“探花”

  广州大环境带动两地实力提升

  记者了解到,《2011年度广东县域经济发展力研究报告》显示,从2010年广东县域经济综合发展力来看,增城市、四会市、从化市、高要市、鹤山市、博罗县、佛冈县、英德市、惠东县、台山市、开平市、清新县、潮安县、海丰县、阳东县为前十五位。

  “广州县域经济区域只有增城和从化,但两个都跻身前三名,显示出了广州的区域经济实力。”陈鸿宇认为,增城、从化市两地之所以能够高居榜单前列,和广州的大环境和经济情况分不开,也与增城、从化两地近年自身的产业结构调整、城市功能提升分不开。

  一方面,广州在推进国家级中心城市建设的过程中,在亚运会、“十年大变”等带动下,城市功能、经济实力、营商氛围和居住环境都进入了新的阶段。一批大项目的带动和城市基础设施的改善,让广州各个区域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另一方面,增城市在2010年进入了开发区“国家队”队伍,重启增城作为广州“东进”城市战略布局的重要角色。在城市功能布局、开发区政策优势、产业优势等带动下,使得增城逐渐形成资本、产业和人才的“向心力”和辐射力。从化方面,随着近年广州“退二进三”的推进,广州中心城区不少工业项目都迁到从化,使得从化的产业结构实现从轻到重,并在一些工业产业领域形成相对完善的产业链工业基地,从明珠工业园区在承接“退二进三”产业转移方面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此外,从化本身也在积极推进自身一产和三产相结合,将农业资源和旅游业整合开发,有效推进了区内一、二、三产结构的优化布局。

  论潜力

  “环广州”经济效应显现

  “潜力股”三强均位于广州周边

  记者发现,从广东省县域经济综合发展力空间分布来看,珠三角的县(市)如增城市、四会市、从化市、高要市等,以及邻近珠三角的粤北县(市)如清新县、佛冈县、英德市以及粤东的潮安县、海丰县等县(市)总体上经济综合发展力居于前列。

  报告认为,粤东西县域经济发展的提升,更多与2010年以来广东连续出台了三份旨在促进粤东西北振兴发展的指导意见有关,这些政策的出台,使得粤东西北地区近年总体上保持了较快的增长。但就2010年广东县域经济发展活力分布图来看,广东正在形成一个环珠三角县域经济增长地区,这个地区包括了四会市、高要市、佛冈县、英德市、惠东县、清新县、博罗县、鹤山市、台山市、阳春市、阳东县、海丰县等,也是过去一年广东县域经济快速发展的动力源。

  陈鸿宇教授是此次《报告》的顾问,在他看来,环珠三角县域经济增长区更多是以广州为中心扩散开的一个经济效应区。最为明显的是,在2010年广东省山区五市综合发展力、发展实力、发展活力三项指标排名上,佛冈县、英德市、清新县这三个广州周边的县市都排在前三名。

  按照《报告》的指标设计体系,县域经济发展实力是基于规模指数与水平指数综合加权而得,它体现了县域经济发展规模大小与水平高低;县域经济发展活力则基于水平指数与增长指数综合加权得出,它体现了县域经济发展的活跃程度和发展潜力。这表明,沿广州周边的县域经济区域显示出较强的发展潜力。

  “从研究来看,广州作为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主要体现在产业集聚的带动和服务业三产的带动”,陈鸿宇认为,在紧邻着广州的县、地级市,这种辐射带动更多是市场自发形成,一方面广州的一些制造业在广州城市功能调整的大环境下已经将产业链的上游环节逐步延伸或搬移到广州周边区域;一方面周边区域也主动抓住广州的辐射机遇,促进三产的发展,比如周边不少区域近年就在不断地开发房地产、开发旅游市场等,吸引广州人到当地投资、旅游消费。

  相比较于紧邻广州的周边区域而言,比如梅州、韶关的一些县、镇等地,则更多是受广州等地的“双转移”、“园区”对口发展所推动形成。但不管是政策导向还是市场自发形成,这种环广州、环珠三角的县域经济增长区已经开始出现。

  问短板

  “大哥”视野要放大

  提升产业链辐射形成发展“共同体”

  “广州建设国家级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力明显,但视野仍要放大一些”,陈鸿宇认为,广州现在正在探索新型城市化道路,要走新型城市化道路就要以世界的眼光来谋篇布局。现在对于广州来说,应该把视野放到广阔的腹地去,不要只看着广州来发展广州,要关注腹地的拓展。并且规划、打通广州与腹地之间的交通网络。这样可以推动广州作为珠三角龙头的带动功能进一步提升。

  要提升广州“领头羊”的带动作用,除了在规划布局上完善,还应该在产业体系、城市功能服务上做好功课。广州市社科院副院长杨再高认为,广州目前对周边区域的带动仍处于初级阶段,下一步,应该从加快现代产业体系建设、推进高端产业及其产业链的延伸和辐射。比如,广州可以借助自身千年商都的商贸业积淀,推进对周边地区的商贸服务业的带动;还可以推动广州在生物医药制造与研发方面的优势,将部分产业链推向周边区域,自己集中精力做高端研发环节,这样腾出更多土地资源出来;广州也可以积极推动辖区内高校、研发机构等科研力量对周边区域的辐射带动功能,形成科研力量的广州“向心力”。

  “这种产业链上的分工合作,也会发过来倒逼广州不断向高端发展,使得广州与周边城市,在辐射与被带动互动中,形成发展共同体。”杨再高认为,广州优化产业辐射的同时,还应该借助海港、空港和南站等全国性交通枢纽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势,从中心城市的城市功能服务上推动对周边区域的辐射。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