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的收藏经历(组图)

2012年04月19日11:3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方竟成
一波三折的收藏经历
方竟成

  多年中利用节假日及出差机会,足迹遍布北京、上海、苏州、南京、南昌、银川、西安、长沙等地古旧书店及文化市场,居然被我真的基本收全了那342期《文艺报》,还有《鲁迅纪念专号》、《庆祝建国十周年专号》(1)、(2)等等。尤其是得到1949年9月25日《文艺报》创刊号的过程很有戏剧性。

  与《文艺报》结缘,是在多年前的国庆长假,我在汉口一个文化艺术品市场一家集邮小店,发现在一叠邮册中,有一叠不像邮册的杂志。经营小店的是一位刚从邮局中退休的老同志,他很热情地将这一叠杂志递给我,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近百本《文艺报》。一翻,频频出现我故乡籍著名文学家如冯雪峰、艾青、何家槐等等,我突发奇想,如能收藏一整套因文革被迫停办,出至1966年7月的总共342期,还有一部分专号的杂志形《文艺报》,保存这些记载中国文学艺术界不平凡风雨历程的文献,即可存史,又可资政,既可缅怀,又可汲取,那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事!

  虽然不少文友劝我,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文革焚书,首先从焚“文艺黑线”之书开始,《文艺报》是首当其冲,存世还会有多少?中国书店、上海旧书店等古旧书籍大店,也许能配齐几套,但价格会高得令人却步。这些分析不无中肯,但我还是“固执己见”,开始了“大海捞针”般的《文艺报》收藏之途。

  一、这时经理叫住了我:前次你不是要《文艺报》创刊号,今天有了怎么又不买?

  多年中利用节假日及出差机会,足迹遍布北京、上海、苏州、南京、南昌、银川、西安、长沙等地古旧书店及文化市场,居然被我真的基本收全了那342期《文艺报》,还有《鲁迅纪念专号》、《庆祝建国十周年专号》(1)、(2)等等。尤其是得到1949年9月25日《文艺报》创刊号的过程很有戏剧性。是在上海多伦路一家上海旧书店分店,我拿起标价5元一本的一刀老杂志翻看,有建国初期的电影画报、“文革”前的《历史研究》和《文史哲》,又有建国初期的《人民文学》与《文艺报》。我见《文艺报》都是1951年的,还有复本,大约10多册,因我已有1951年全年的,就将这10多册《文艺报》放了回去,我一无所获地走到店门口,准备离开。这时店经理叫住了我说:你前次不是要《文艺报》创刊号,今天有了怎么又不买?我惊诧地望着他。他走到刚才我翻过书的书架,又拿起我翻过的那刀《人民文学》和《文艺报》,从中捡出了夹在《人民文学》中的一本《文艺报》。这是16开本,1949年9月25日,作为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机关报的《文艺报》半月刊的创刊号,也是我久觅未遇的一期珍刊。

  二、偶查资料,才知道1949年9月《文艺报》创刊前,在1949年5月4日已创刊过《文艺报》

  我大喜过望。以为已大功告成。不料,偶尔查阅有关权威资料,才知道《文艺报》有二次创刊,在上述《文艺报》创刊之前,1949年5月4日,已有一次作为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会刊的《文艺报》周刊的创刊,周刊出至1949年7月28日,共出13期,主编时为茅盾,编委有胡风、丁民(严辰)。这13期为简装本,印数不多,着重反映第一次文代会筹备和召开情况,应该更具有史料价值,寻觅恐怕更为困难。

  之后一年多时间内,这种简装本的《文艺报》始终未曾谋面。一次,与中国书店一位专家攀谈,他说是有这种简装本,像工作简报一般,一般套红印“文艺报”报头,内容十分丰富,尽是大家、名家写的文章。中国书店期刊资料部仓库里可能有,但是作为资料保存的,不会上市。想不到,就在这位专家谈及的次日,在北京一个文化市场的一个陕西人开的书店里,竟有一套简装本的《文艺报》创刊号13期的合订本。

  三、我终于见到了这种丁聪设计套红报头的《文艺报》

  我终于见到了这种《文艺报》,16开本,每周四出版,封面即首页,居中是丁聪设计,蕴含工农兵、文学艺术内容的套红报头,右侧是加框的目次,有范文澜、茅盾、王朝闻、阳翰笙等名家新作,左侧标有“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文艺报编辑委员会编辑)每星期四出版”等内容。报头之下是醒目的“创刊号”,“1949年5月4日出版”字样。报头部分约占版面1/3,而首页2/3版面是一篇直排的“发刊词”,阐述了创办《文艺报》动因:“多少年来,从事文学艺术工作的朋友们都希望有这么一个定期刊,作为交流经验,交换意见,报道各地文学艺术活动的情况,反映群众意见的工具。然而由于客观形势的阻隔,此种希望,迄未能成为事实。现在,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即将开会,各解放区以及解放区以外各地的文艺工作者都陆续到来了北京……而出版这样一个刊物的客观条件也大体具备了。这便是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决定要发刊这一个《文艺报》的原因了”。

  四、回到宾馆,我才发现这13期《文艺报》缺少第三期

  回到宾馆,我才发现刚才兴奋之际,没有细看这13期《文艺报》。在报头左侧有铅笔注明:缺第三期。一查,果然中间缺少第三期!这真是一波三折,好事多磨,不能算是大功告成!又过了半年有余,也是算一个缘分,在上海一家旧书店不显眼之处,我捡出一册1949年5月4日创刊的简装本《文艺报》创刊号8期的合订本。这次吸取了上次教训,一期一期,一页一页细看。最终找到了1949年5月19日出版的《文艺报》第三期。报头没有套红,直排,墨色。头版头条是彭苹的《谈中国画的改造》。这一期上还发表了王亚平的《民间歌曲的收集与研究》、康濯的《深入一步(冀西农民戏剧活动史话之二)》等重点文章。于是,我如最后完成一篇长篇般的略略陶醉,毫不犹豫地付了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