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改革第一步为全国300万人平反(图)

2012年04月26日15: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1918年,彭湃(右)等3位留日的粤籍学生为反对《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在条约签订之日臂缠黑纱合影。 资料图片
  1918年,彭湃(右)等3位留日的粤籍学生为反对《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在条约签订之日臂缠黑纱合影。 资料图片

  平反冤假错案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声和前提,平反冤假错案推动了思想解放运动,为改革开放提供了必要的干部队伍和坚实的组织保证,无疑也是中国政冶改革的第一步。

  胡耀邦:清理“文革”中案件30余万件

  “文革”前夕,全国干部共有1200万人,其中有230万人在“文革”中被立案审查,占总数的19.2%,高级干部有 75%被立案。“文革”结束时有6000多名中央各机关的干部被“挂”着,还有大量基层非脱产干部未落实政策。“四人帮”左的势力及其帮派严重干扰党正确的干部路线。

  在胡耀邦的直接领导和组织下,1978年~1982年中组部和全党持续进行五年多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平反的冤假错案,分类列举如下:

  1.属于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部门负责人得到平反的有:刘少奇、张闻天、瞿秋白、贺龙、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薄一波、李维汉、习仲勋、黄克诚、邓子恢等。

  2.为“文革”中遭到批判或被诬陷的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委平反,主要有:撤消外联部“三和一少”、“三降一灭”的错误结论;为中宣部“阎王殿”的罪名彻底平反;为统战部和国家民委、宗教局摘掉“执行投降主义路线”的帽子,推翻这些文件的诬陷之词。

  3.为“文革”中各地发生的事件进行复查平反,主要有:武汉“七二事件”;北京“三家村”案;内蒙古“新内人党”案;西藏“小班禅集团案”等。

  4.为“文革”中错判的反革命案件、刑事案件复查改正,对属于冤假错案的予以纠正平反,其中包括以反革命罪而被冤杀错杀的张志新案、史云峰案。

  5.为“文革”前以及建国前的大案、陈案、铁案进行复查,凡属冤假错案都进行平反。为1957年54万“右派分子”改正;为1959年反右倾运动中被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同志平反;为1955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平反,为小说《刘志丹》及其“反党集团”平反等。解决西北党的历史问题、两广及海南等地历史问题等。

  6.为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中受到打击、诬陷、迫害的党外人士平反,其中有马寅初、费孝通、钱伟长、吴晗、翦伯赞、黄药眠、陶大镛、吴景超等。

  7.到1978年底,各条战线上专家、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的冤假错案逐步得到了平反昭雪。同时,还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受到不公正处理的干部平反,并且开始清理“文革”中的所谓“反革命案件”。

  8.对于工商业者、起义投诚人员、华侨和侨眷、旅居大陆的台湾同胞和去台人员,落实中央“爱国一家,既往不咎,一视同仁,量才使用,妥善安置”的政策,为 45万余名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落实政策,为15万受到错误处理的人在政治上平反。

  据1983年7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全国组织工作座谈会的报告》指出:清理“文革”中发生的案件达30万件之多,复查建国前后的历史遗留案件更达110万件。使300多万名干部的冤假错案得到平反纠正,47万多名共产党员恢复党籍,上千万无辜受株连的干部和群众得到解脱。

  习仲勋:平反彭湃冤案

  习仲勋到广东后,按照中央的指示和实事求是的原则,对冤假错案逐一加以平反、改正。习仲勋在平反冤假错案的时候,以处理大案要案为线索,同时带动处理一些规模相对小的冤假错案。

  农民运动先驱彭湃出身大地主家庭,但他散田散产,毁家纾难,周济农民。上世纪20年代,他在家乡海陆丰开展农民运动,卓有成效。1929年,因叛徒出卖,他在上海被国民党杀害。“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江青集团为了反对周恩来、叶剑英,在海丰大反彭湃,诬蔑彭湃是“叛徒”,迫害彭湃母亲及其亲属。在广东南路则大揪“叛徒网”,把当年地下党打成“叛徒党”,因为抗战期间,南路党隶属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南方局领导,林彪、江青一伙企图以此为突破口,以达到诬陷周恩来、叶剑英的目的。1978年7月~8月间,习仲勋考察了海丰县,详细了解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海陆辛县发生的“大反彭湃”问题。

  11月初,习仲勋赴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会上,他对林彪、“四人帮”在广东所制造的冤假错案,进行了揭发批判。关于反彭湃问题,他结合视察海丰时了解到的情况说:他们在海丰制造的“反彭湃事件”,把彭湃同志宣布成“叛徒”,迫害彭湃烈士的90多岁的母亲,把彭湃烈士的儿子彭洪迫害致死,还残酷杀害彭湃同志的侄儿彭科、彭竞等同志,把彭科斩头示众。这一事件造成死 160多人,伤3000多人。

  1979年1月8日~25日,广东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习仲勋在会上宣布:“文化大革命”中,海丰发生的“反彭湃事件”,是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矛头指向周总理、叶副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一次反革命事件。在这个事件中,著名的海陆丰农民运动遭到诋毁,彭湃同志被打成“叛徒”,彭湃烈士的亲属和维护革命烈士英名的干部和群众遭到残酷的镇压,激起了广东人民以至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慨。今天,海丰冤案得到了彻底平反昭雪,被颠倒了的党的历史重新恢复过来了。

  2月11日,广东省委、省革委会决定:平反彭湃冤案,犯有严重罪行的原汕头地委副书记孙敬业,残杀彭湃烈士亲属及群众的反革命分子洪桂文等,被逮捕并交司法机关严惩。

  平反“李一哲”案件

  习仲勋对“文化大革命”期间闻名全省乃至国内外的“李一哲”大字报和反革命集团案件的平反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

  1974年11月,李正天、陈一阳、王希哲3人以“李一哲”的笔名,在广州闹市区张贴大字报《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献给毛主席和四届人大》,列举了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6点要求,包括制定法律“保障人民群众的一切应有的民主权利”;采取措施“限制特权阶层”;采取措施保障“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的革命监督的权利”等。大字报贴出之后,广州为主震动,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和争论。

  1974年12月,中共广东省委决定对李正天等人组织批判,1975年,对李正天等人开展了多达数百场的批判会。由于当时广东省的领导允许李正天答辩,批斗会变成了被批者与批斗者的辩论会。在“文革”那个民主与法制被扭曲的岁月里,“李一哲”们面对万人群众展开辩论,几乎是一种奇迹。“文革”结束后,到清查“四人帮”时,“李一哲”的问题升级。1977年12月中旬,广东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公开宣布“李一哲”是反革命集团,是"四人帮"大乱广东的社会基础”,李正天、陈一阳、王希哲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批与“李一哲”有关系的干部和青年,受到牵连。

  从1978年八九月开始,习仲勋主持省委会数次研究“李一哲”案件问题。省委常委会一致认为“李一哲”不是反革命集团,他们的大字报《关于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不是反动大字报,应予平反,并决定于1979年2月召开大会公开平反。此前,作为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 4次接见李正天等人,诚恳耐心地做他们的工作,其中2月1日这天足足谈了3个多小时。习仲勋语重心长,主动承担上届省委的责任,令在场的人为之感动。

  4月25日,赴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的习仲勋,以中共广东省委名义上送一份报告给胡耀邦并报党中央,汇报了与李正天等人多次谈话的情况。鉴于北京有的单位来函要求调李正天等人去工作,或邀请他们去参加一些会议,报告提出意见:“最好还是让他们留在广东目前的工作岗位上,扎扎实实地经受一些锻炼,对他们的成长较为有利。建议耀邦同志是否在适当的时候和适当的场合说一下,不要轻易调这些人去北京工作或邀请他们去参加什么座谈会。”

  5月8日,胡耀邦在报告上批示:“按广东省委所提意见办,务必不使广东省委感到麻烦难办。”这个批示,表示中央及胡耀邦支持广东省委对“李一哲”事件的处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