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环保组织:北京清河水质已经差得不能再差了(图)

2012年05月10日15: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示意图
示意图

  “每天下班不用担心坐过站,闻到那个味儿就知道到清河了。”这是住在北京清河附近的人都知道的一个玩笑。清河的水臭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而清河两岸居民的治理呼声也已持续多年。仅最近三年,本报就曾多次报道清河之水臭不可闻。清河两岸年复一年笼罩着臭气,而每当夏季来临,两岸数十个小区居民投诉量就会大增。

  清河污染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清河污水口究竟有多少?清河水为何不能还清?随着民间环保组织与北京众多志愿者“乐水行”的采样和记者的调查,清河污水来源的家底被逐渐摸清。

  污染水质达劣5类

  21个排污口

  熏臭清河

  “24号排污口,位置:清河湾高尔夫清河北岸。类型:石头堆砌修饰。大小口径:直径1米。排污状况:排水量较大,乳白色,排水口非常肮脏。”

  “30号排污口,位置:地铁13号线铁路桥下。类型:双管道。大小口径:宽2米、高1米。排污状况:恶臭味,排水量较大。”

  ……

  邵文杰把数据一一展示给记者:“我们调查共发现排水口68个。其中排污的有21个口,采集水样19份。”

  邵文杰,达尔问求知自然社水学院负责人,曾与本报记者一同前往渤海海域调查油田漏油情况,过去半年来组织过多次沿清河两岸的“乐水行”志愿者活动。由于清河之臭在北京闻名遐迩,志愿者们沿清河的“乐水行”,后来关注点逐渐演化成“拍摄北京排污口”行动。

  根据志愿者的摸底调查,清河上游北宫门至德昌桥段,常年排污的仅有3个排污口,且污水检测COD、氨氮偏低,对水质影响不大。记者了解到,清河上游由清河污水处理厂基本解决了排放的生活污水问题。

  而问题最为严重的中下游共有18个排污口天天排污。水样检测发现,有5个污水口COD超过400mg/L,2个口超过300mg/L,1个超过200mg/L、3个超过100mg/L,其余在100mg/L以下。氨氮检测显示有6个排污口数据超过60mg/L,其余在10mg/L到40mg/L之间浮动。“正是这些排污口造成了清河水质的恶化和恶臭。”邵文杰说。

  数据显示,上述提到的清河湾高尔夫等几个排污口,其COD和氨氮均居高不下,属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使用的劣五类水。

  在拍摄排污口、提取水样的过程中,邵文杰曾无数次与这些污水口打交道。“整个河道最臭的地方就是德昌桥至立水桥这一段,经常有人在小区网站上发帖说臭得睡不着觉。”他说,“这些污水绝大部分都是未经处理进入河道。”

  “无论参考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还是参考生活污水排放标准,这些水质都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邵文杰说,对以上排污口,志愿者曾多次举报,但情况依旧。

  生活污水直排

  天通苑边上粪便水形成“黄色瀑布”

  “34号,排放黄粪汤的污水口。”在天通苑小区南侧太平庄东路,邵文杰指着一处排污口说:“就是那个黄色瀑布!”

  错落有致、形状各异的石头修成的出水口,远看确实是一处精心设计的景观,然而记者走到近处发现,散发着恶臭的黄色污水哗啦哗啦地排入清河河道,一溜白色浮子浸泡在黑水中。河道两侧的观景台、两岸盛开的紫花地丁,与臭不可闻的清河形成鲜明对照。

  记者一没注意,在景观石上踩了一脚的黑色污物“石头上很多都是粪便的沉淀。”邵文杰说。

  因为在清河两岸的众多排污口中,34号排污口以污水量大、颜色最黄、污染浓度高,被志愿者们戏称为“黄色瀑布”。而随后的水样检测也证实,这处排污口的COD(化学需氧量)含量高达341mg/L,氨氮含量高达69mg/L。

  “原来是想通过乐水行的活动,来看北京的水环境。后来发现北京水体遭受污染严重,你很难用一般的呼吁来改变北京的水污染现状,必须通过具体的行动来促进水污染的治理。”邵文杰说。

  记者了解到,对于类似天通苑“黄色瀑布”这样的排污口,有关部门并不是不知情。

  昌平区环保局东小口监察大队曾回复当地居民称,此处污水确实未经过污水处理厂直接排出。不是天通苑小区直接排放,是周边其他居民排放。“大家都得用水,要不吃喝拉撒往哪里排?”该负责人士表示。

  “问题是,我们都交了污水处理费了,为什么不处理?”天通苑居民洛女士向记者反问道。

  一位老人的调查

  过去是晚上偷偷排 现在是白天公开放

  据媒体报道,全市餐饮企业、卫生、科研等8万个排水单位,其中九成属于无证违规排放污水,由此造成私自接污水进入雨水管或者污水水质超标等问题。

  北京排水集团表示目前8万多户排水户,仅仅有4000户办理了排放许可证。那么,在清河中下游两岸的众多排污单位和小区是否都属于非法排污?在志愿者和记者的调查中,都发现大量非法排污情况。

  在本报记者的实际调查中发现,清河南岸排水口一般出水较小,北岸则水流量大。据志愿者们解释,这主要与居民分布密集程度有关。很多排水口在十几米开外就能听到水流声,浓黄色污水泄入河中后,往往在河面形成四五米长的白色泡沫带,河里还漂着卫生巾、塑料袋等白色垃圾。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入清河处东北角一处排污口,排污用的是橡胶管。排出的水不仅有臭味,而且水质发黑。我们的水样检测显示,COD为78mg/L,氨氮为10mg/L。”邵文杰说。

  同样,清河润清园闸下游1500米处,每天发着恶臭、绿色泛白的污水从2米宽的排水口排出。

  “我们沿着排进清河北岸的这条污水沟一直走,源头是一堵墙,墙里面传来的是猪的叫声。我们判断墙那头是一处"疑似"养殖场。”邵文杰说,恶臭的污水通过一条约100米的明沟排入清河。

  从去年9月开始,热心志愿者、63岁的老人张祥连续记录了6个月的清河水样。“生活污水直排的情况很明显,卫生纸、卫生巾都从排水口冲出来,直接进了河道。”张祥对记者说。

  “立水西桥海鲜农贸市场对面排污口在晚上8时13分污水大量直排,水声大。”“晚上8时49分,未见清河湾高尔夫俱乐部附近的排污口排污,但能听见排污口里传出的水流声。”这些是张祥的排污监测记录。

  张祥说,在反映水污染问题时,各个部门相互推脱。“环保热线12369说,环保局和水务局是同级,没有监督权,要不你就打12345,这是市政府热线。环保执法大队说,水污染执法权在水务局,不在环保局,你找他们。”

  半个月前,张祥突然发现清河桥东两岸诸多排污口不知何故停排了,清河露出了河底,臭味也小了不少。“谢谢水务部门!”张祥在微博上留言说。

  但张祥高兴了才一天,停排的几个排污口又开始排污了。“特别是永泰庄那个排污口,一直都是直排清河。过去是晚间偷着排,现在是白天排,公开排,这个排污口过年都没停。”

  张祥最后叹口气说:“两岸居民从无奈到麻木。央视的小崔不也说过了吗,说了也没用。”

  劣五类污水浇菜

  “我们不吃,那菜是给你们城里人吃的”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随着气温回升,清河污水量近期明显增大。立水桥南岸出现很多“都市农夫”,不少人在河边种菜浇地,为了实现自己的田园梦,毫不顾忌清河水之脏。

  “水是从小区出来的,肥水啊!”种菜的居民则乐呵呵地表示:“这些菜送给姑娘、儿子家,还送给老乡、朋友,都说比市场里买的菜好吃。”

  然而,记者在咨询了相关专家后却不禁为这些居民的健康担忧起来。

  “目前,衡量水污染的诸多指标中,COD(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含量是主要的两项。”邵文杰说,“而现实情况是,其他指标例如可挥发性有机物含量等很容易被忽略,而后者是纺织废水、印染废水中的常见物质。”

  北京保护健康协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主任赵飞虹教授表示,国际上能够分析的污染物有200多种,不只是COD和氨氮这几种。像清河这样虽然做了河道的硬化处理,但目前的劣五类水体长期还是会有渗漏,其中的重金属与化合物污染对河道周边的土壤影响很难估计。

  而对于清河两岸有居民用污水浇地种菜的行为,赵飞虹教授提醒说:“按照规定,劣五类水都不能用于农业种植,主要原因是污染物太多。”赵飞虹教授说,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即使是粪便水,例如很多老年人都吃药,有的女性吃避孕药,药品的成分可通过尿液排出。因此,像这样不经过处理的水用来浇地种菜,当然是有危害的。更不用说各种含有大量的药物、化学合成物质、洗衣粉洗涤剂表面活性剂、含磷类物质的生活污水,使用后危害极大。”

  赵教授回忆说:“2007年她也曾参加过环保组织的走访活动。走访到一处河流的当地农民时,她专门问了一个问题:“周围的河水用来浇地吗?”对方回答:“自己吃的菜都是井水浇的地,用河水浇地的菜我们不吃,那是给你们城里人吃的。”来源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