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造冰毒4公斤 假军车运货

2012年05月11日02:0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省高院昨日二审此案,8被告人现场“装糊涂”

  成都“火树银花”娱乐会所的老板(在逃),雇佣数人在德阳制造冰毒并驾驶假军车运到成都。在不到1个月时间,他们就制造了近4000克毒品。成都中院一审判处一人死刑、两人死缓,另外五人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

  昨(10)日上午,省高院二审此案,庭审现场嫌疑人纷纷装糊涂,称“以为是生产潲水油,最早不晓得是制毒”。

  案件回放

  8人制毒团伙分工明确

  “火树银花”娱乐会所的老板张进发,雇佣数人到德阳市的一住房内制造冰毒。其中,有犯罪前科、从监狱脱逃的何波负责全面协调,还包括到成都采购原料等;另外,张进发找来“老师”,专门教其中5个雇员制毒技术;而房东周军承担了购买制毒所用矿泉水和放哨的工作;陈鹏则负责“运货”,他驾驶假军车到德阳把制好的毒品运回成都,然后交给张进发。

  从2009年2月19日开始生产,到当年3月5日晚被警方查获,警方共收缴固体毒品甲基苯丙胺3969克。成都中院一审以制造毒品罪、逃脱罪判处何波死刑;其余7人因犯运输毒品罪或制造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刑罚。

  庭审现场

  8被告均称只是“马仔”

  昨日上午9时30分,省高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

  “说是生产潲水油,我过来帮到打杂!”被告人唐明称,他听朋友说生产潲水油缺人手,在家无事可做的他便同意加入。

  “那你工作时见过潲水油吗?”面对公诉人的提问,唐明顿了顿说“见过”。他描述,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容器,里面装的就是潲水油,闻起来很臭……“后来我才晓得是制造冰毒!”唐明说。

  “我不吸毒!”一审被判处死刑的何波,其尿液毒品检测是呈阳性的。不过,在昨日的庭审现场,何波却否认自己有吸毒史。“我天天都在生产(冰毒)现场,呼吸中可能就带了毒品成分!”说起尿检结果,何波这样解释。“你的尿液中氯胺酮(俗称“K粉”)检测呈阳性,但你们生产的却是冰毒,这怎么解释呢?”此时,何波淡定地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整个庭审过程中,8名嫌疑人在庭审中纷纷“装莽”,表示自己只是“马仔”,真正的主谋是在逃的“火树银花”娱乐会所老板张进发。

  经审理,法官未当庭作出宣判。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本报记者 开永丽

  作者:开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