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摩尔:用独特的眼光看世界(组图)

2012年05月11日10:5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和妈妈在自己的画展和装置艺术上。
艾摩尔:用独特的眼光看世界
艾摩尔:用独特的眼光看世界
和妈妈在自己的画展和装置艺术上。
深圳特区报记者 叶志卫 文/图
深圳特区报记者 叶志卫 文/图

  混血儿艾摩尔是深圳实验中学初三学生,他学习成绩不好。

  他爱画画,画作表现着他对人生、社会的思考,这似乎不是这个15岁少年所思考的领域这个年龄的学生,似乎更多喜欢漫画、cosplay。他的画作充满强烈的哥特风格,夹杂着宗教故事、神话故事,他用自己的方式观察着世界。

  目前,艾摩尔已经被美国加州爱德华艺术高中录取,前不久,实验中学为他举办了个人画展《初》。

  “这一幅画,是想表现生命的精彩,下面是鹿的身体,上面是树枝。我想表达的是,不管会运动的鹿,还是静止的树,它们都是精彩的生命。”

  艾摩尔

  “这幅画,是一个面具后面的眼睛流下了眼泪。人活在世上,要扮演很多重的角色,像是带着面具生活,人也需要释放,比如说流泪。但眼泪不一定都是悲伤的,也有开心和快乐的,我用各种颜色来表现眼泪。”

  艾摩尔

  1

  另类学生

  在自己的画作面前,深圳实验中学初三学生艾摩尔表现得比同龄人成熟不少。这个名为《初》的画展,是实验中学第一次为一个学生举办的画展,画展收录了艾摩尔各种类型的画作和装置艺术,作品大部分是他对社会、生命的思考。

  艾摩尔目前已经被美国加州爱德华艺术高中录取,再过几个月就要到那里就读。该高中是美国仅有的三所艺术独立寄宿中学之一,招收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有艺术天分的年轻人,提供出色的艺术教育课程,其不少艺术特长生都能进入美国顶尖大学。

  “艾摩尔的学习成绩在同学当中并不算特别出色。”艾摩尔的母亲田玉文告诉记者,“甚至以后可能考个好一点的大学都有点难度。去年,我们试着向美国的几所艺术高中发出申请,没想到收到了爱德华艺术高中的录取通知书。”该高中评价认为,艾摩尔有相当的艺术热情和对社会的洞察力。

  从6岁起,艾摩尔跟着启蒙老师赵大卫学习了9年的画画,在这当中,艾摩尔曾多次获得内地、香港的画画大奖,对这个学生,赵大卫说,“他是一个另类的学生,敏感,想法多,或许在一些老师眼里可能不是好学生,但他有自己观察世界的方式。”

  2

  尊重个性

  艾摩尔的画作带着很强烈的哥特风格。“他从小都很特别,喜欢看吸血鬼、山海经之类的故事。”田玉文说。

  艾摩尔说,他也不知道为啥,即使小时候他看不懂文字,他也喜欢看书里的图画。田玉文觉得,“他从小都有很好的读图能力,似乎能从读画当中看出故事。其实我反对他看吸血鬼之类的故事,但他是如此喜欢,我选择和他妥协。”田玉文说。

  田玉文是台湾人,而她丈夫是巴基斯坦人,目前从事外贸工作。艾摩尔曾经在台湾、香港生活过,5岁之后来到深圳生活。“他从小就喜欢画画,他小的时候,他的弟弟出世了,我太忙了,经常扔一支笔、一张纸让他自己画,结果他能玩很长时间。”

  艾摩尔回忆说,小时候去餐厅吃饭,他会在餐纸后面画画,有一次忘了把自己的“作品”带回来,他又哭着回去把画拿了回来。

  “实际上,我一直对他没啥要求,刚上小学时,几个家长聚一块商量,说送孩子去学才艺,我跟那几个家长一样,送他去学画画,想他多一个才艺,至于他想画什么,怎么画,从来没有干涉。”田玉文说,直到去年,她考虑到孩子的学习成绩不突出,才想通过艺术特长找一个好学校。

  而让这个家庭主妇最高兴的不过是,画画在艾摩尔小时候帮助他疏导情绪,“艾摩尔小时候情绪相当跳跃,敏感,生气时会把自己关起来,谁也不理。但过一段时间,他会从门缝里塞出一张画,上面写着,"妈妈,对不起"。”

  艾摩尔的启蒙老师赵大卫则说,“艺术在于个性,敏锐感知世界,对孩子来说也是这样。其实,很多孩子都有艺术天分,关键是怎么尊重他们的个性。艾摩尔很敏感,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会寻找自己独特的表现语言,对这样的孩子,不能去打压他,多给他宽松的环境。”

  “实际上,有些家长把孩子送到我这里学习,家长会看看自己的孩子,然后看看别人的孩子,最后很惊讶地说,"啊?怎么你画的跟他的不一样?"我往往会先"教训"家长:画画要是都一样,不如用复印机好了。”

  3

  贵在坚持

  在艾摩尔9年的学画过程,曾有两次中断。

  艾摩尔说,“如果我9年都坚持每个星期五上一节美术课,我想才有我今天的能力,即使我的天赋在别人看来不错。”艾摩尔说。

  第一次中断是在学画画一两年后,艾摩尔突然感到有点厌倦,停了半年,结果,赵大卫一个电话又激起了他的热情:他很早前选送去参赛的画,获得了香港一个比赛的大奖。艾摩尔重新拿起了画笔。

  “很多孩子都有厌倦的时候,即使有天分。但对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应该寻找一些方式,重新激发他的热情。”赵大卫认为。

  另外一次是艾摩尔上初一,他突然迷上了街舞,而他上街舞课的时间恰好和学画画的时间发生冲突,艾摩尔想停下6年的画画,然后去学街舞。但田玉文坚持认为,孩子还要继续,两人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个性敏感的孩子和倔强的妈妈爆发了几次争吵。

  “我觉得在孩子的一生当中,都会碰到很多类似街舞这样的"糖果"诱惑他,但有些可能是三分钟热度。做家长的该坚持还是得坚持。”田玉文说。

  僵持最后又一次变成妥协:一次,艾摩尔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该同学也学画画,田玉文顺水推舟,“你就陪同学去学画画吧。”此外,学街舞的时间和画画的时间也错开了,两全其美。

  艾摩尔重新在赵大卫那里上课。事实上,艾摩尔的街舞热情确实是“三分钟热度”,他很快对街舞不感兴趣了。

  “现在想起来,挺感谢妈妈的。”艾摩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