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顶女大学生陈晨:“登峰途中我看到了遇难者尸体”(组图)

2012年05月27日09:2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走出机场的陈晨受到各界媒体关注。
走出机场的陈晨受到各界媒体关注。
图为伴随陈晨登顶珠峰的登山手表。
图为伴随陈晨登顶珠峰的登山手表。

  此次地大登珠峰过程中,武汉姑娘陈晨作为“登峰4人组”成员,被誉为中国第一位登上珠峰峰顶的在校大学女生。昨日,回寝室洗尽了铅华的陈晨,在寝室楼下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第一印象:

  娇小身材,超人能量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陈晨的寝室同学韩蕾,她将电话递给回寝室不久的陈晨,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电话里她爽快地答应了:“我马上下来。”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陈晨,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娇小柔弱的小姑娘和“登上珠峰峰顶”这几个字联系起来。陈晨骨架很小,胳膊很细,留着娃娃头,说话就露出娃娃笑。

  “不要认为登山就一定是"彪形大汉"型的。”陈晨笑了,“登山靠的是体能和意志,当然还有团队协作。”

  登顶感受:压力很大

  和其他队员一起,陈晨在拉萨和大本营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艰苦训练。最开始,队伍并没有宣布哪几位队员登顶,直到到了6500米前进营地,总指挥董范才召开会议,宣布名单。“当时,听到有我的名字,非常平静,但很快压力就来了。”陈晨说,登山队是一个整体,但登顶只有4个人,这里面凝聚着所有队员的心血,如果表现不好,就对不起大家了。

  最困难事:上厕所

  在拉萨和大本营,都有专门的厕所,陈晨和其他几位女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方便。但是在登顶过程中,这个问题马上就出来了:“山上风很大,上洗手间甚至有危险。只能出帐篷,在营地旁边解决了。上完了,赶紧得回去吸氧。”

  最幸运事:

  例假没在山上来

  女队员登山,生理问题不得不面对。其实,早在去年,队员们在玉珠峰做适应性训练时,陈晨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当时我例假刚来,第二天接到通知要登顶,只好咬着牙上去。”

  这次,陈晨觉得自己很幸运。去了两个月,第一次来例假是在拉萨,之后在山上待了很久,然后下山休养几天,正好第二次例假来了。所以在登顶过程中,没有碰到这个问题。

  “要是登顶正好碰到例假怎么办?”陈晨无奈地说:“来就来呗,还能怎么办?”

  最危险事:

  下山差点歪倒

  专业登山的人都知道,在珠峰登峰,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们登顶的那天,从北坡上去的死了两个,从南坡上去的死了一个。”

  陈晨说,她在下撤过程中,也差点遇到危险。“下来时,突然身体一偏,幸好被周围接应队员拉了一下,要不然后果就严重了。”

  在上登过程中,在8700米处,大家排队等着。突然,她看到身边有一具遇难者尸体。“第一反应是恐怖,我都不敢看。然后就是敬畏和尊重。”

  最想吃的:油焖大虾

  昨日,陈晨在上飞机前和下飞机后,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同时,亲戚好友也有人打来电话祝贺。“我现在最想吃的是油焖大虾。”陈晨说。

  回到学校,陈晨又要面临着自己的专业和课程。“我还有几门课都没有考试呢,还得准备复习。”学校会不会考虑免考?陈晨说,现在还不知道,应该不会。

  最专业设备:

  能上珠峰的手表

  在采访时,记者注意到陈晨胳膊上戴的一块手表。“这是这次登顶的时候发的,可以显示气压、海拔高度等信息。”陈晨介绍,这块手表在她登顶的时候起了很大作用,她可以随时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

  记者在网站上查到,此表为专业的运动手表,网上售价在7000元左右。

  高中学弟学妹到机场迎接陈晨

  昨日,在武汉天河机场,迎接珠峰登山队员们的除了地大师生、媒体,还有一个特殊人群:江夏一中的10名体育特长生。他们是特地到机场迎接师姐陈晨的。

  该校副校长胡开华介绍,陈晨是江夏人,曾是江夏一中的学生。“她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学校的体育特长生,后来考到地大。”

  文/记者 翁晓波 图/记者 李少文 何晓刚来源武汉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