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通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渠道:鼓励应与监管并重

2012年05月29日14: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打破金融业垄断、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门槛,一直是业内关心和热议的焦点。中央近期强调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国有领域,铁道部等部委也陆续发布了相关制度条例,这意味着民间资本将会拥有更多的发展机遇,民间金融的发展对我国金融运行以及实体经济将产生重大影响。所以,深入推进金融改革、畅通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渠道已迫在眉睫。

  近期,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改革实践动作频频:继温州成为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我国民间金融的发展逐渐走上正规化的道路后,日前,央行和浙江省政府决定在丽水市进行农村金融改革试点,此次试点将加快发展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积极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民间金融领域。随后在北京召开的温州金融综合改革部际协调会上,央行行长周小川指出,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增强信心、减少管制、鼓励民营、支持创新、大胆探索,积极稳妥地推动改革顺利进行。对此,业内专家表示,从今后的发展来看,推进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重在吸引民间资本的进入,未来需形成多元、有序的市场竞争格局,为民间资本开辟畅通的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金融体制改革是我国未来金融发展的必然趋势,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设立可以说是应运而生。打破银行业垄断、提高银行业的竞争性是我国目前金融改革的重要一环,而民间金融机构是真正意义上自负盈亏的经营主体,其作为银行体系的竞争者,能够为市场注入竞争因素和市场因素,促使正规金融机构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和服务效率。同时,民间金融也是推动我国利率市场化的重要力量,民间借贷活动往往能够比大型正规金融机构更为准确反映资金供求关系,从而制定更具市场化的利率水平,加快我国利率市场化的进程。

  要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需要建立适合民间资本发展要求的金融体系和机制,构建平台,实现民间资本的转型。有业内专家建议,引导和优化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既要鼓励发展和加以引导,使其规范化、公开化,又要加强监管,有效规避金融风险,从制度规则、渠道和监管等多层面加以理顺。

  在加强监管、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放开金融市场准入。此前温家宝总理在广西、福建调研经济运行情况时明确要求,要“切实打破垄断,放宽准入,营造各类所有制经济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制度环境”。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分析说,当前急需降低资本准入门槛,打破金融准入的隐形“玻璃墙”,加大民间资本准入力度,推动小金融机构组织及服务方式创新。

  合理引导民间资本流向,更加侧重“疏”的作用。郭田勇建议,要切实改善实业投资环境,鼓励引导民间资金直接投资,更有效地支持民间资本进入产业领域。加大投资体制改革的力度,建立储蓄投资转化核心机制,加快资本市场发展速度,积极为民间社会资金顺利进入投资领域拓宽渠道、扫除障碍。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何广文认为,可以考虑引导民间资本参股本土性的私募基金、投资基金、专业资产管理机构、担保公司、典当行等机构,这样既能把民间资金引向实体经济,也会对本地金融业长期化、多元化的发展起到助推作用。

  完善监管机构对于民间资本的风险控制能力和监管能力。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金融业对内开放的过程中,可以借鉴国外成熟、先进的监管理念和监管制度,对民间资本的进入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监管,在事前、事中、事后都能加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监管和防范,既要防止民间资本突击进入金融业相关领域圈钱套现、跟风冒进的短期套利行为,也要积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从长远、稳健的角度出发,提高金融服务的水平和效率。

  制定民间资本入股或者控股金融机构的单一法规或实施细则。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分析师周景彤在接受本报记者连线采访时表示,应明确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后的责任追究和免责制度,制定破产保险制度,保护债权人的利益,维护金融稳定;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成立金融存款保险公司,对小型民间金融机构提供破产担保。此外,还有专家建议,要密切监控和分析民间资本在金融领域的流向,完善统计监测制度,及时掌握民间资本在金融领域的出资及入股情况。

  作者:万荃来源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