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玻璃门”为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铺路

2012年05月29日14:5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专家认为,《实施意见》对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门槛进一步降低了,但从风险防控的角度看,当前的金融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因此只能是渐进的。

  金融业对民间资本开放,应该是指民间资本不但可以参股、控股金融机构,而且可以主导金融机构的经营管理权。

  阻挡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玻璃门”正在被部分拆除。银监会日前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让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投资者看到了涉足银行业的可能。

  多项措施为民间资本

  进入银行业铺平道路

  《实施意见》明确表示,在市场准入实际工作中,不得单独针对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设置限制条件或其他附加条件。同时,必须及时公布有关投资银行业机构的法规、政策和程序,以及银行业市场准入行政许可事项、结果,持续提高银行业市场准入的透明度。专家认为,对民间资本给出与国资和外资一视同仁的准入门槛,这是民间资本的重大利好,非公经济发展的空间将会大大拓展。

  对于村镇银行发起和设立,《实施意见》也有进一步的放宽,即将村镇银行主发起行的最低持股比例由20%降低为15%。回应市场上要求将小额贷款公司转变为村镇银行的强烈呼声,《实施意见》强调,符合规定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依法改制为村镇银行。

  “这明确了小额贷款公司改组商业银行的相应通道,具有重要意义。”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说。

  《实施意见》还明确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商业银行增资扩股,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城商行重组;民营企业参与城市商业银行风险处置的,持股比例可适当放宽至20%以上;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参与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商业银行风险处置的,允许单个企业及其关联方阶段性持股比例超过20%。

  此外,银监会还支持民营企业投资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企业集团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银监会推出三大措施吸纳民资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早从2010年开始,银监会即通过“存量置换”、 “存量扩容”、“增量发展”三大措施吸纳民资。

  2010年以来,银监会系统结合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权改造规划,推进取消资格股、提升法人股比例、培育持股5%以上核心股东、清理规范职工股等各项股权结构优化工作,以“存量置换”引入民资,积极引导龙头民营企业参与定向募股和增资扩股。

  与此同时,银监会还通过推动增资扩股以“存量扩容”吸纳民资。2010年,银监会积极推动平安集团、平安寿险成功认购深圳发展银行股权后,深圳发展银行由民营企业控股;推动湖州银行增资扩股募集股本过程中增加民营资本占比。

  此外,就是加速机构新设以“增量发展”吸纳民资。自银监会推动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试点工作以来,民营资本投资入股银行业再开新渠道。截至2012年一季度末,浙江、江苏、广东三省已组建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中,大部分村镇银行除政策规定的发起行外,其余股份均为民营资本持有,农村资金互助社和贷款公司也由100%民营资本组建。

  数据显示,目前民间资本已是我国银行业资本金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011年年底,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总股本中,民间资本占比分别为42%和54%;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整体股权结构中民间资本占比达92%,其中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权结构中民间资本占93%。

  “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渗透力"得到加强。民营资本加入使得银行业金融机构与民营中小企业直接对话交换需求更为直观坦诚,服务效果大为改善。”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负责人表示,产融结合后民营企业自身规范性有所提升。“如浙江星阁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自入股嘉兴银行后,关联企业对开无真实贸易背景银票、挪用信贷资金等不良经营习惯明显改观。”

  金融对内开放将是渐进过程

  尽管《实施意见》为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亮出积极信号,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民间资本真正进入银行业并站稳脚跟将经历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从整体情况来看,金融改革正在不断向前推进,但推进的速度不会像市场所期待的那样快。特别是在存款保险制度没有建立起来的情况下,商业银行没有市场化的退出渠道,一旦经营管理出现问题,只能由纳税人买单,将给整个社会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所以管理部门在进行资格审批时必然会相当审慎,民间资本很难大规模进入银行业。”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高级分析师杨先道告诉记者。

  “总的来看,《实施意见》对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门槛进一步降低了;但从风险防控的角度看,当前的金融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因此只能是渐进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

  也有业内专家指出,虽然降低商业银行在村镇银行的持股下限有利于激发民间资本进入村镇银行的积极性,但此前一直备受争议的发起人制度并没有改变,各大商业银行仍然在发起和设立村镇银行中居于主导地位。

  “金融业对民间资本开放,应该是指民间资本不但可以参股、控股金融机构,而且可以主导金融机构的经营管理权。反观中国金融业的经营管理现状,即便是"民间资本占比为54%"的地方银行,其主要高管绝大部分也是由当地政府委派。整个治理机制则带有浓厚的行政管理色彩,民间资本的股权比例与其在经营管理中的话语权严重不匹配。”国泰君安高级经济学家林采宜认为。

  看来,只有解决诸多市场基本建设难题,让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行业的同时获得与其资本地位相对应的经营管理权,金融业才能真正实现对内开放。

  作者:周萃来源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