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体校运动员爆料教练贪污奖金 赛前提供兴奋剂

2012年05月29日15: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近日,一位叫李冒林的网友向本网记者发来求助信,据表述,他曾代表深圳市参加过广东省运动会自行车比赛,还取得了两枚金牌。但目前,他腿伤严重,无钱医治。在与学校数次协商未果后,自己不得以求助媒体,并曝料体校为他的户口年龄造假、教练贪污奖金、给自己吃兴奋剂等事情。

  李冒林曾是深圳市龙岗区青少年业余体育运动学校学生,2006年代表深圳市参加了广东省第12届运动会自行车比赛。据其介绍,在备战省运会的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感到左腿剧烈疼痛,并于2006年2月28日进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血管外科进行治疗,当年5月进行了左下肢股动脉搭桥术等5次手术,左腿动脉被切除近20厘米。之后病情还未痊愈的李冒林仍旧参加了比赛,并取得了两枚金牌的好成绩。记者了解到,去年11月,李冒林向深圳晚报等媒体投诉,反映自己的奖金被私分、户口年龄造假,在学校期间留下的伤病也无人过问。

  奖金遭到莫名支取

  对运动员来说,奖金是最重要的收入。李冒林告诉记者,2007年,龙岗区青少年业余体育运动学校给参与比赛并获得名次的运动员统一办理了银行账户,并将深圳市委市政府颁发的奖金存入账户中,他在拿到自己的存折后发现,存折上的奖金已有部分被取出。“这些人有些是省队的教练,有些是相关部门的领导。”

  据悉,李冒林共获得奖金总额为33500元,而存折最终的数额显示19000多元,照此比例计算,李冒林只拿到了56%。“什么人以什么名义拿走的奖金,我都不清楚,但肯定是不合理的。”

  李冒林同时还向记者爆料称,“龙岗区青少年业余体校是一个非常不正式的学校,”据他表示,学校里面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是领导亲戚,这些人没有学历和体育常识,非常不称职。“在比赛期间,教练购买各种物资,之后向上级部门虚报花销。每到年底做账期间,教练还会指使我购买各种发票,金额都在十万以上。”

  伤病后续无人过问

  李冒林称,自己的腿做了手术之后,他一直找校方解决问题,校方曾经承诺承担他的治疗等费用。可是到了2011年,校方开始踢皮球,提出各种刁难他的条件,最终撒手不管。走投无路的他,去年11月份找到深圳媒体对此事进行曝光,之后龙岗区文体局承诺会妥善处理此事。

  但是,从2012年3月份开始到近日,李冒林已经与龙岗区文体局进行过5次“谈判“,每次却都是不欢而散。李冒林无奈的告诉记者,对方以种种国家政策不通为由,没办法解决自己的看病问题。自己再去找校方解决,校方则说,要听上级领导安排,学校没有钱。

  身份证出生日被改小

  除了身体上的病痛外,李冒林还有一件烦心事。他告诉记者,自己有两张身份证,在辽宁老家办理的一代身份证上,显示自己为1989年9月8日出生,而在深圳的二代身份证上,自己的出生日期变成了1992年1月8日。

  “体校给我办理深圳户籍时,在年龄上进行造假,说白了就是为了方便在省运会时参加年龄组别小的比赛,达到“以大打小”的目的。”李冒林说,教练告诉他,这已成为当时深圳参赛团队的潜规则。

  对于目前已从体校毕业,还没有工作的李冒林来说,年龄被改小三岁,不仅影响他找工作的问题、也影响他结婚的问题。“以后还会影响到我退休的问题。”李冒林气愤的说。

  怀疑自己被服用兴奋剂

  在备战2006年省运会期间,李冒林开始超强度锻炼,同时在比赛前3个月左右时间内,每次锻炼,教练会给他提供一种不知名的药物。“据我观察,有前途拿奖牌的选手,都会服用教练给的药物。我怀疑,引起我血管疾病的原因,跟与此种药物有脱不开的关系。”

  李冒林说,自己一开始并不清楚这个药,比赛前的尿检也没有检测出异常,但是后来自己的一位当了教练的昔日队友,对他劝说不要再吃药时,他忽然意识到,这种药物很有可能就是兴奋剂。“后来我就不愿在服从教练的安排吃这个药,但不吃药,教练就会强迫给我打针。”

  向记者陈述完自己的经历后,李冒林说,自己提出的要求很简单,治好病为主,然后将不知道被谁吞掉的奖金发还给自己,“因为那些奖金都是我用命换回的。”同时,他还希望学校能将他身份证上的年龄改回1989年。

  “希望公正的媒体们能够关注,将这些体育界的黑幕曝光,还我们用青春和汗水为体育事业做出贡献,却惹来一身伤病的运动员们一个清白,切实维护一下我们这些可怜的运动员的权益。”李冒林最后说道,

  校方回应

  正在协商解决 否定使用兴奋剂

  昨天,龙岗区青少年业余体育运动学校吴校长针对李冒林的事情向记者作出回应。吴校长称,关于奖金,按照税法规定,应是奖金的20%用来纳税,20%用来奖励相关的后勤人员,包括医生、厨师等人。“所以他到手的应该是60%。”当记者追问,李冒林的存折上最终只剩奖金的56%时,吴校长又表示,“其中一块金牌是集体项目,当时还有其他4名队员配合。所以相关的队员也要拿一些。但具体怎么分,自己不清楚,这是教练管的。”

  关于李冒林的病情,吴校长认为,不能定性为工伤,他说,“据我所知,深圳运动员就他一例得这个病的,我还了解到普通老百姓也有得这个病的,所以不能说他得这个病跟训练有关系。这个事我们还在继续协商。去年10月份,文体局已经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来研究他这个问题。”

  吴校长还表示,体校鉴于李冒林作为队员时成绩不错,校方曾考虑安排他在学校工作,双方签了合同后,就按照社保给他看病。“合同细节有些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也在与他反复协商。”

  至于身份证被改小的事情,吴校长则说,“这个事情时间很久了,我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教练给改的。”同时他还表示,“体育比赛,我们只看骨龄”。对于疑似给队员服用兴奋剂,吴校长进行了否定“我们是基层体校,是不会给学生用药的。”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