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拍脑袋决策制造多少“一次性”体育馆

2012年06月06日09:3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场馆建设一定要有成本意识、公共意识、服务意识。在“生孩子”之前,就想好如何“养孩子”,别让他最后成为“野孩子”。

  建设投入约8亿元,使用寿命却不到10年,6月3日,沈阳绿岛体育中心被爆破拆除。据沈阳媒体报道,这座曾经是亚洲最大的室内足球场被拆除的原因是使用率不高。昨晚,当地官方回应称该馆是民企为主体投资兴建。

  投入近8亿,使用不到10年,号称“亚洲最大室内足球场”的体育馆瞬间被夷为平地,不管是谁投资,都让人感觉“心疼”。当初的眼光再放远点,设计再周全些,就不会有今天的“败家”。和其他早夭的建筑相比,“短命体育馆”多负一宗“罪”,公众健身又少一去处。短缺与浪费,在爆炸中碰撞,公众不免诧愕。

  借管理者慧眼审视,大而不当、空洞无物的“僵尸建筑”,弃如敝屣亦是浪费,与其“至则无可用”,还要花不菲的资金去维护,长痛不如短痛,趁早炸掉,“早死早超生”,“投胎”找个好“人家”。其实,城市大型体育场馆形同鸡肋绝非该处独有,全国皆然。一些举办过国际、国内大型体育运动赛事的城市尤甚!热闹过后,一地“鸡毛”。像南京东郊为“十运”所建的、亚洲最大的“赛马场”,如今就成了“宝马场”,停满各种车辆。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原司长史康成在今年“两会”期间曾说,“目前国内全国性的运动会有好几项,而且这几年在国内举办的国际赛事也不少。为举办这些赛事,各地修建了不少场馆。从总体来看,大型场馆的赛后利用情况不太好。”大型场馆赛后物尽其用、得到公众好评的“个案”亦有,如位于广州东圃黄村的广东奥体中心。但纵观其他城市,也有不少大型体育场馆,或者远离城市生活圈,公众使用成本高;或像高贵的“皇帝女”,普通公众不得其门而入。一些耗费巨资建起来的大型运动场馆,几乎就成了“一次性建筑”,利用率不高还要花大量公帑维护,成为城市“不可承受之重”。

  体育场馆的后续利用是个国际性难题,国外城市或多或少也存在这种情况,但没那么严重。国外城市办大型运动会,必须考虑经济成本,不能随便浪费纳税人的钱。比赛场馆能翻新使用,尽量少另建新馆,非建不可也以实用为上,充分考虑后续使用问题,否则就很难过预算关、民意关。即将举行的伦敦奥运会,场馆建设预算仅为24亿美元,基本上都是临时建筑。新建的几个永久性场馆,奥运之后将为当地社区服务。

  在体育仍未回归游戏、娱乐的社会土壤中,体育承担着许多不属于它的义务。当体育比赛成为一种具有压倒性的任务,经济成本、投入产出比便不在组织者的头脑闪现。体现在场馆建设上,拍脑袋决策,一味求新、求大、求“第一”“世界第一”不行,至少也要“亚洲第一”。至于如烟花般短暂的“盛会”之后,这些场馆何去何从,他们不想管也不必管。哪怕场馆建设大大超支,不担心过不了“预算关”;哪怕以后场馆闲置、炸掉,也不存在“民意关”。

  运动会不能不办哪怕明知是游戏,也是人类交往与表达的需求,场馆不能不建,但场馆建设一定要有成本意识、公共意识、服务意识。在“生孩子”之前,就想好如何“养孩子”,别让他最后成为“野孩子”。来源人民网)